訂閱 DEEP FOREST  舊報瀏覽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若都沒有發現,可能得換個信箱了…
.這回使用素材網站為MILK CAT

 

 

 

主要介紹      

其它訊息

網站事務

SILVER DIAMOND連載介紹,及其相關訊息
冬水社其它作品訊息
 
關於DEEP FOREST網站事務(請務必瀏覽)
 

雜語雜言

讀者評鑑

報主的雜唸與書籍分享
對於電子報的感想或問題的提出(系統復出!)
 
 
 
 
 

 

SILVER DIAMOND銀色鑽石第33回:黑與白

羅貫一行人擊退了「風之龍」後,繼續前往宮殿,途中又找到了一間空屋子,打算借宿一晚。在屋子到處逛後發現一間滿是黑色書本的房間,但在羅貫的眼中宛如一間黑暗圖書室。

 

 

 

 

歌珞的鳥們分別將「包翼之樹」的種子及羅貫的信帶到其它村莊,避免「風之龍」襲擊其它村莊。不過白色的紙張與會成長的植物令收到的人們感到訝異。

 

「這樣啊…這個世界的紙張普遍都是黑色的啊…」羅貫剛看到黑暗圖書頓時以為是像被咀咒的筆記本,不過這間的圖書資料卻是相當豐富,有各種書籍,村莊的記錄、藥草等書籍。「有料理的書嗎?」羅貫相當興奮。「我想應該有」成重。「要找嗎?」千艸。「你要用『眼睛』找?」羅貫。千艸將護目鏡往上移動,開始使用透視能力,立即找到料理的書籍。「謝謝」羅貫從千艸手邊接過書本。「是怎麼找的?」羅貫。「恩…首先用透視,讓書櫃和書本透明化,只讓文字殘留,從殘留的文字列中找『料理』的字,就是字形。」千艸解說完成重仍是很難想像,虹似乎又學到了東西。「真厲害呢,千艸」羅貫覺得像是網路搜尋般。千艸盯著羅貫,等著羅貫的回應-摸頭,以表示稱讚。

 

「有什麼比較趣的書籍?」燈二。「說的也是…燈二說的應該是像日本傳說的東西吧…」千艸繼續找。「這麼說,燈二認得字囉?」羅貫。「嗯,趁眼睛看得見時趕緊學了」燈二。「嘿~吸收速度很快呢~」羅貫。「這麼說我頭腦也很好囉?」燈二。「是啊」羅貫。「我也被稱讚了」燈二非常高興,但一旁的成重認為燈二有時連不必要的事也吸收了…其中一個原因就出在虹…。「來,這本」千艸將書遞給了燈二。「噢,謝謝」燈二接過書與羅貫一起看。千艸也開始尋找關於「千鋃」的資料,想說不定有些不為人知的記錄。「會不會太多了?這種黑色的書」羅貫覺得很奇怪,其它三人似乎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個世界確實在沙漠化後,直物開始枯萎了,『紙』變得貴重了…所以將用過的紙張染黑後再使用吧?」羅貫開始提出一些疑問。「嗯,聽說是這樣的…」成重。「是什麼時候的事?」羅貫「咦?大概是這10~20幾年間才把紙染黑,並沒有看過像這樣全部都把書染黑的情形…就連本白紙張的書本都沒有…」成重開始解釋。「這個世界開始沙漠化是何時的事?」羅貫繼續問著。「我聽到的是你出生後就全枯萎了」燈二對成重這麼說。「是啊」成重並不否認,並繼續說著:「原本綠色逐漸減少,太陽、月亮已經被雲遮蓋藏起來,不應出現在重華的男性出生了,最後一個沙芽也消失了,綠色便消失殆盡,所以我就被人視為『不吉利的信號』與『滅亡之兆』」燈二一聽到趕緊向成重道歉:「抱歉,剛見面時說了過份的話」成重絲毫不介意這件事,並笑著回答:「沒關係,你從人們那邊聽到的就是這些吧?」

羅貫突然問起:「成重今年幾歲了?」「恩…21歲」成重。「這麼說成重跟真正的『滅亡』一點關係也沒有囉?就算成重沒有出生,30年前太陽被遮蔽,一般的植物也會逐漸枯萎的!什麼『滅亡之兆』、『滅亡的信號』?根本只是找藉口,成重真可憐。」成重一聽便抱住了羅貫,向他道謝。不知為何,燈二看到這樣的景像,拍了千艸的肩膀,指著羅貫和成重。千艸當然順勢抱住了兩人。虹這時給了燈二一個機會教育:「那就是所謂的『性搔擾』」成重除了忽略了千艸的鹹豬手外,開始擔心燈二學了有的沒有的。「燈二,你竟然…好歹我是你的長輩吧…」成重知道燈二是刻意的。「咦?你21歲啊?比我大呢。」燈二趕緊轉移話題。「那燈二幾歲?」羅貫開始好奇大家的年紀。「我19,羅貫呢?」燈二反問羅貫。「17,千艸呢?」羅貫繼續問。「恩…大概12…」

 

 

 

 

 

 

 

 

此時大家的表情只能用像被雷襞到般震驚,但千艸又繼續說了:「年的記憶還有印象,我想應該是25~30間吧?」大家才恍然大悟,不然…就是犯罪了。()

 

「如何?」羅貫。「這本有記載50年前的事」成重邊翻邊確認。「這本有60年前的」燈二找到較久的記錄。「恩…這裡有100年前的」千艸找到更久的記錄。「這樣看來這裡的書籍至少有記錄到100年前了?」羅貫。「似乎如此」成重。「這麼說那時就已經開始沙漠化了?所以紙就必須再使用了…」燈二提出自己的看法。「恩,那原本就已經有沙漠的存在了,說不定並不是大家所想的,當時全部都是一片綠景…」羅貫說完突然想到一件事。「『沙芽』的寫法…」羅貫寫了「沙芽」兩個字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沙』確實是『砂』的意思…若把『沙』跟『芽』拆開,看起來很像『沙漠中的植物』吧?」羅貫。「恩?不過,之前有看過寫成『紗芽』」千艸。「糸字旁?」羅貫。「說不定最初的字就是如此,由於沙漠漸漸增加,自然地就使用了『沙』,音也相同,似乎改變了姓氏…」成重。此時宛如讀書會般討論起來。「改變姓氏的字?」燈二。「確實有這回事,很久以前,有一族住住在『河岸』邊,但因地形的變化,河水乾涸,於是把姓氏中的『水』拿掉,就是現在的『可岸』的姓氏」成重開始對羅貫進行知識指導。「我的姓也是有改過,變成『鎖鍊』的意思」千艸。「金隸原本是從金令改成過來的…為了服侍皇子而改變了意思。」羅貫聽成重這麼說不禁想:果然是有這樣的關係…那個金隸。「這麼說,主匪他的名字也改掉了呢,不過跟現在討論的不太一樣」說完羅貫突然想起主匪提起京(MIYAKO)寫成宮殿的事。「那宮殿也是由京(MIYAKO)轉變成宮殿(MIYAKO)囉?」羅貫。「因為『皇子』的出現,表示神之子(KAMINOKO)所在處,即為宮殿(MIYAKO)的意思」成重。「這樣啊,原來如此」羅貫。「咦,那神在哪裡?」燈二很好奇。「要說有沒有存在,倒不如說幾乎人們都相信著神的存在…恩…」成重。「是觀念嗎?」羅貫「對,就是那樣」成重。「也就是說,與其說存在這個世界的神,倒不如說是這裡的人所信奉的『神』?」羅貫。「大致上來說,存在於天空的神都被喻為『皇神』,神不只『一位』,而是『全體』」千艸。「全體?」羅貫。「太陽、月亮,在天空中的,眾人認為是神的一部分,『光』也是」千艸。「另外『高天原』為神的世界,在下來的『天處國』為人類的世界,死後的世界則是『黃泉國』」成重。「『黃泉』?『高天原』?」羅貫一聽覺得與日本神話有相似之處。「該不會有天照大御神、伊邪那岐、伊邪那美?」羅貫舉出幾位日本的神名,但成重說這邊的神是沒有名字的,因為是天。場所名即地名的現象讓羅貫覺得很有意思。「那,這個國家『最初』是什麼時候開始?恩…今年是『幾年』?」羅貫。「這個…一千…」成重末說完千艸立即回答:「1018年」。羅貫覺得出乎意料地短。「那0年…不是,這個國家的第1年是怎麼開始的?」羅貫。「最初有『金弦』、『千銀』、『重華』。」成重。「這麼早就有這族了?好早!」羅貫。「啊,剛開始都是個人」羅貫聽成重這麼說發覺其實對以前的歷史不是很了解。「最初『金弦』的男性是能聽到神的聲音。『千銀』的男性…抱歉了,是被稱作『怪物』。」千艸聽成重這麼說並無感到不悅。「『重華』則是生產『沙芽』的女性,這些是最初的紀錄。」羅貫與燈二就像在聽傳說神話的授課靜靜地聽成重的解說。「還有『圓水』、『真』、『白河』、『夜橋』等等,這些族大部分都還留在宮殿」燈二聽到白河就想到白琶…。「一千年前這些人形成自己的族群,並繁延到現在,真了不起。」羅貫。「是啊。」成重。「這些『記錄』是在白色紙本上的?」千艸。「嗯,是卷軸,都放在真珠大人的房間裡。」成重。「那金弦空開始就是很偉大囉?像是『神的使者』?」羅貫。「『神的代理人』。『金弦』字面上意思為『神的線絲』。」千艸。「也就是說金弦一族可以聽見『神的聲音』?」燈二。「記錄上記載最初的「金弦」是如此,不過實際上沒人知道『神的聲音』是如何,說『可以聽見神的聲音』可能只是個人主張,隨口說說,也是有可能自已想出來的。」羅貫聽了成重的見解不禁覺得成重像是超毒舌的講師。「只是,大家認為『神無法與人直接溝通』,所以『神的代理人』的存在才會如此偉大。」成重。「現在地位最高的是『皇子』吧?」燈二。「恩,可以看得見的『神之子』出現了」成重。羅貫才知道原來『皇子』是從『皇神』之子來的,『神之子』的地位…這樣群眾對此深信依賴…就像『超能力者』。一陣拍翅的聲音響起。「啊,是椿,歡迎回來,其它的鳥呢?」羅貫。虹替椿代言:「都分配好了」「種子都播種了嗎?」羅貫。「都種好了。」虹。「太好了,有向其它鳥道謝了嗎?還有歌珞?」椿點點頭。「風之龍似乎不只有一個呢,有歌珞的鳥在真是太好了。」燈二。成重發覺羅貫似乎有話想說的樣子…。「怎麼了?羅貫?」成重。「啊…沒有…那個『信』…果然…超怪異的吧…?」羅貫。

 

 … … … …

 

歌珞的鳥將種子散播在各地的村莊,而「包翼之樹」的種子以驚人的速度成長並包圍著某個村子,形成外圍牆。從屋內出來的人仍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看到的人只說有鳥把一些種子和白紙帶來。接到白紙的人一攤開來看,內容如下:「初次面,午安,我叫澤 羅貫,很抱歉突然寄信給各位,或許各位不相信,我是沙芽。」村人一看到是沙芽都以為是宮殿的那位女性沙芽,但信裡的『我』卻使用男性用語,似乎驚嚇了這些人。村人繼續閱讀下去:「當各位收到這封信時,鳥在播種的種子成長後會變成外圍堅固的牆壁(大概吧…),至於鳥種在牆內的是鑑蔓草,會讓人類消失的草」當村人看到這句每個人的臉色大變,但信中又提到:「這不是會殺人的草,是無法從外面看到裡面,不可思議的草。若金隸所說的『風之龍』靠近的話,就在牆內避難,也請用鑑蔓草纏繞在身上,這樣從外面就看不見身影了。」羅貫之所以寫這段是聽千艸說除了身影被消除外,就連氣息也是。信的內容繼續提到:「『風之龍』有能感應到人類的性質,若沒感應到有人的地方似乎就不會靠近。附在信件的種子請種在牆內較空曠的土地上,植物會生長。」村人看完仍是半信半疑,不過還是照信中所說,把種子種在土裡,一瞬間植物茂盛的景象出現在眼前,村人確定這的確是來自一位沙芽的信。「接下來?還寫了什麼?」其中一人問拿著信的人,拿信的人趕緊往下看。內容如下:「這個可以食用,葉子可以生吃,不過較硬的部分還是加熱煮一下比較好。根部成熟後果實可以蒸、煮、烤、炒等方式烹調食用…」以上為羅貫的推薦烹調方式…。村人繼續往下看:「我就這麼說了,我會到處增加綠色景象,不讓這個世界結束,還有,我不是宮殿那位沙芽,雖然突然這樣說真的很抱歉,不過在宮殿的皇子真正身份是妖芽,金弦金隸早已知情,打算終結這個世界,請多加小心」在結尾地方羅貫投下這炸彈宣言。「那麼,請各位保重,打擾了,澤 羅貫」以上就是羅貫託歌珞的鳥所傳送的信。村人看完實在說不出什麼話…。

 

… … … …

 

「果然…內容非常怪…」羅貫很難為情,總覺得內容像是怪異宗教在招募信徒或是發廣告郵件之類的…讓人困擾的信。「不過若不作某些程度上的說明就無法讓大家知道了…」成重趕緊安慰羅貫。「若被以為是宮殿的沙芽就傷腦筋了,如此一來反而讓群眾更相信皇子與金隸。」千艸。「恩…」羅貫。「寫『沙芽皇子』很好啊~」虹。「自己加上皇子這個稱呼讓我很猶豫…像傑●斯那樣的人比較適合…」羅貫。「傑●斯?」燈二。「一群美男子團體」虹。千艸發覺到羅貫為此事煩惱著…。

 

… … … …

 

在其它地方的村莊也收到羅貫的信,人們也是半信半疑:「宮殿的皇子實際上是妖芽…?說金隸大人打算結束這個世界…這是為什麼?真的是如此嗎?」雖然有種種疑問,但看到周圍生長茂盛的植物,的確是沙芽之力,沙芽大人是不會說謊的…但仍不知道羅貫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歌珞的鳥使用嘴尖端在地面刻了幾個字:「沙芽皇子。」「沙芽皇子?」村人在心中產生出另一個疑問。

 

天處國的另一個村莊,正面臨重大危機,風之龍來襲。「是『風之龍』!怪物…!」一看到強大的風來襲,村人往包翼之樹裡面避難。「果然…感應到人就會逼近了!怎麼辦?」「總之,大家先進來」「這個草纏繞在全身?真的沒問題嗎?」「也只能相信『沙芽的信』了…」正當村人打算把鑑蔓草纏繞全身時,從地面的裂縫中出現了一條大蛇,朝風之龍的方向並阻止前進,一瞬間風便消散了。「風之龍消失了…!」「那隻大蛇是…?」「它救了我們了?朝這邊來了!」「那是金弦大人的部下吧?他說過會來拯救我們的…」「不對,這隻是白色的,金隸大人的部下應該是黑色,叫黑曜。」這時白色大蛇發出聲音了:「我叫雪之葉,那隻黑色並非叫黑曜,金弦金隸並非是神的線絲,宮殿的皇子是禍害,並非神之子,真正的皇子名為『羅貫』,最後將帶來一片綠景的沙芽皇子。」「『沙芽皇子…?』」村人。

 

… … … …

 

「是『發光的沙子』啊…」主匪一行人進門後,地面充滿發光的沙子,周圍都是白色的岩壁組成,非常明亮,是宮殿常見的岩石。「那個像老人的聲音究竟是什麼人?」宮說完,那個聲音又響起了,旁邊有又有一扇門便打開了,那個聲音叫他們進來。一進門後,發現一位老人,有著金弦一族的特徵,金髮與深色肌膚,這名老人自稱HOSHIMINOKOTO(ホシミノコト)「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主匪拿起刀子準備防備,但老人看了他們,便對他 們說,應該是說他的聲音進入大家的腦中,左手舉起來往旁邊指:「你們的皇子在那邊,上去後從門出去往左邊,再往右,最後一直往左…」但白琶的聽到的聲音卻是如此:「你持有的石頭名為蛇紋。」白琶非常驚訝,不過再看看其它人正在討論羅貫的所在地,發覺他聽到的內容跟其它人不一樣。老人又繼續對他們說:「大概還有一個時辰,你們先待在這裡,風之龍這期間將平息…」說完便消失了,讓大家以為是幽靈。主匪一看時鐘果實,已經過了2小時,叫大家準備離開這裡。「這樣相信他?不要緊嗎?」「那幽靈爺爺到底是誰啊?」其它人仍是很懷疑。「不知道,不過他不像在說謊…」主匪。「確實有風聲啊…」風聲從上面傳來。「就算是幽靈說的,不管哪條路都必須要走上去,走了。」主匪。不過大家的話題還是在那位老人打轉:「不過外表看起來很像金弦一族的人…」「但名字完全不一樣。」「HOSHIMINOKOTO?」「HOSHI是『星』吧?」宮。「『星』是什麼?宮」其中一人問了宮。「在晚上的雲層裡會發光,在書上看過」宮。白琶確認主匪他們聽到的內容與他完全不一樣,想起他撿起的ZAKURO石,若老人所說的都是屬實,那他就可以用混有妖芽皇子血液的ZAKURO石作出新的石偶。

 

… … … …

 

「黑曜,趕緊去阻止並回來。」金隸小聲地對黑曜發出命令。「是,金隸大人」黑曜接到命令立即阻止了風之龍。「消失了!黑曜大人,風之龍消失了。真厲害,不愧是金隸大人的僕人,真是漂亮的黑蛇大人…只要待在宮殿就可以安心了。」在宮殿的人們親眼見到黑曜阻止了風之龍。黑曜返回途中,躲在岩縫的三重看到這條黑蛇,非常清楚:「那是卯之花大人!」

 

金隸坐在可俯視整個宮殿的位置,將血滴在地面上:「你的名字是『鱗珪』,四片翅膀包圍,石根為足,在高空中捲起螺旋狀的風。」石之人偶形成,金隸將能在空間移動的『布』蓋在石偶上:「往人多的地方前進,『東北東』、『赤石沼澤』。」石偶便出發了。金隸站了起來,環視破碎的大地,心裡想:「沒想到會是這麼的無趣…。」而被困在房間的皇子仍在努力思考如何逃確這個石偶「天青」的束縛…。

 

<32end>待續

 

 :::::::::::::::::::::::::::::::::::::::::::::::::::::::::::::::::::::::::::::::::::::::::::::::::::::::::::::::::::::::::::::::::::::::::::::::::::::::::::::::::::::::::::::::::::::::::::::::::::::::::::::

 

看到這個部分即11集結束。第12集的日文版要到1020日才會出版,中間將有一段時間需等待…。第11集的後面有附三小篇的短篇漫畫,都在敘述千艸變態行徑(),中文版出版後請別錯過。

 

 

 

 

 

這回…因為上次發過了…所從缺^ ^a

   

 
 

之前租用的DAXP空間應某些因素而將停止營運,故DEEP FOREST也將搬移到另一個空間:Q168 故網址也會將改變,但簡址仍不變,所以還是提醒一下各位朋友,為了預防這類的事發生,請一律記http://walk.to/deepforest這個網址,不然以後很難找到…^ ^a。不過若知道我的blog網址也是可以,因為大小雜事或變動要件都會poblog上: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 

 

Gallery新增第33回彩扉~

 

照一位朋友kis的要求,將32回的彩扉製成桌布了!也請至Gallery瀏覽~

 

 

 

 
 

 
純碎碎念…

 

這回除了主內容之外,真的不多…(反省)

 

 

MANGA雜記

 

 視覺系王子重返:路德維希革命(2)/由貴香織里/東立

路德維希在出外選新娘之旅期間,國內正有重大事情發生了,就是國王將外面的佩卓妮拉與兒子朱里烏斯接回來了,並打算將他們母子冊封皇后與王位繼承人…然而佩卓妮拉與朱里烏斯也打算趁這個期間把在外面的路德維希處理掉…。這回路德維希將遇到長髮公主、瑪琳公主等姑娘,哪一位會是他的準新娘呢?

 

去年推出中文版全一集後,由貴老師又陸續推出了這一系列的連載,這回其實搞笑部分比第一集還多,不過殘酷的故事也比上一集多,但這兩種元素在這集的分配其實剛剛好。不過新出場的第二王子朱里烏斯…那種笑法真叫人不敢恭唯…另外路易王子的青蛙形也很可愛~()想知道的朋友記得去翻翻吧~

 

 

幾乎可以與BL漫畫劃上等號:我和她的XXX(4)/森永 愛/東立

千本木對桃井(裡面其實是上原)突然冷淡起來,讓她覺得很傷心,到最後覺得已經沒有心力再去追求桃井(目前在上原的身體裡),決定與長久以來的好朋友千本木開始交往…變成女生後的8個月開始有了男朋友。

 

呃…該怎麼說…這樣就變成男性與男性交往的校園故事…雖然另一對是女性與女性…。這種故事不知能繼續下去多久…?()

 

 
 

系統復出!歡迎對此報做批評與指教~越多意見對電子報內容的充實度增加~^ ^

 

 
您的暱稱:
您的e-mail:
您的網址:
您對這次的評
評價與建議:
管理密碼:
   
  瀏覽其它評鑑內容: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