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行人:酷企毛 |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 發行日期:2007.12.23 | 發行數量:937  |

 
 
訂閱 DEEP FOREST  舊報瀏覽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這回網頁素材使用MILK CAT

 

熱門訊息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第37回
其它訊息 冬水社11月與12月新刊
網站概況 目前網站更新情況
報台雜事 報主近況&閱讀筆記
電子報贈禮 聖誕節特別禮物
評鑑指教 歡迎對這份報給予意見與批評,這回仍有新規定(笑)

 

 

 

 

S◇第37回:真實

椿將口中的箭給千艸。

「…箭頭塗了安眠藥啊…」千艸。

(對不起、對不起,我睡著了,吃石頭時突然被刺到了)Kuro哭著道歉。

「比起這個,傷口不要緊吧?」成重。

「沒關係的,Kuro」羅貫。

(嗯,不要緊)Kuro

「羅貫!」秋市。

「這邊結束了」鬨志。 

「皇子!」

「好久不見了,大家都沒事吧?」羅貫。

「皇子!」

「羅貫!」

「噢!一路上有很多綠色景象!」秋市。

「唷!羅貫,你看起來氣色不錯,太好了!」主匪手搭在羅貫肩上,像是半擁著羅貫。

「主匪!太好了,大家都平安無事…!」羅貫

「!!!?咦咦--------------!!?」警備隊看到了一幕不得了的景像:千艸正擁抱著主匪與羅貫……。

「黏在羅貫旁邊就會變成那樣喔!」唯獨秋市完全不吃驚,並開始解說。

「既然知道就早說嘛!秋市!」主匪此時動彈不得。

「沒空說明啊」秋市。

「這樣啊…那要小心點」宮。

「只要犧牲一人就可以解決,真是太好了…」鬨志。

「喂!快來幫我!你們這些人!!快點把千艸拉開!」主匪。

「燈二,過去吧!」成重。

「咦?恩……」燈二。

「燈二,過來啊,你哥哥呢!」羅貫。

「我不太清楚,像這個時候……要說什麼才好?」燈二。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管什麼都可以吧?過去吧」成重輕推了燈二。

「恩,恩……」燈二。

「──……」成重幾乎也沒和自己的妹妹說過什麼話,所以沒辦法給燈二任何意見。

「唷!燈二,好久不見啊!」主匪走過來向燈二打招呼。

「…………」燈二快速上前,卻突然躲起來了。

「咦?」主匪想怎麼躲起來了?而且還是在那個千艸的背後。

「燈二,不是躲起來,像平常那樣打招呼啊」千艸。

「咦?打招呼?可以打招呼嗎?」燈二。

「咦?怎麼感覺千艸像他的親屬?」主匪似乎有點受到打擊。

「初次見面,你好…」燈二只想到這樣的打招呼方式,讓在場的人似乎在擔心,唯獨宮覺得有趣。

「打岔一下,燈二,不是這樣的…」成重。

「咦?什麼?」燈二。

「你們見過面了啊!」成重

「喔!對喔!」燈二。

「好了,燈二,過來吧!」羅貫拉著燈二並推向主匪。

「噢!」主匪從羅貫接過燈二。

「……怎麼辦,當時把那傢伙推出去後,為了回宮殿從他們眼前飛走,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且跟那群人似乎是一夥的…嗚哇,之前那傢伙說我『性格惡劣』,不知道這次又要說我什麼了。另外,那是什麼情形啊?他們是什麼關係啊?」白琶心裡疑惑為何羅貫與數字之子集團在一起,且老是整他的主匪竟然抱著燈二?!

「!啊!是白琶?!」羅貫看到站在遠處的白琶靠著幾隻石之人偶,使他更顯眼。

「……太好了,原來你沒事啊……!」羅貫。

「…啊?」白琶。

「咦?那傢伙不是你們的敵人?」主匪。

「不,是敵人!」千艸、成重、燈二異口同聲回答,並展開備戰姿態。

「是敵人!」白琶也這麼回答。

「為什麼你們會在一起?」成重。

「在地下時,他突然出現。說是『被金隸拋來的』…」主匪。

「咦?被拋去?該不會你沒用處了?」羅貫。

「太失禮了!!我可是自己飛過去的!」白琶。

「然後搞錯方向……」千艸。

「少囉嗦!!」白琶。

「算了,雖然一直嚷著是敵人,不過他做出了那個,我們才能追到這裡」宮往旁邊一指。

「那個是…!『石之人偶』?」成重。

「沒錯,似乎是金隸作出來的」主匪。

 

「………為什麼白琶要特地做出來?」燈二壓低聲音。

「該不會是趁機想背叛吧…?先成為他們的夥伴後…」成重。

「不,他沒什麼敵意…」千艸。

 

「咦?那些石犬是白琶做的?為了大家?」羅貫。

「!才不是呢!怎麼可能是為了他們?只是恰巧有多出來可以做人偶的石子!而且他們竟然還說要用走的這種蠢話!!只是要做我的人偶時順便做給他們!!別誤會!我還是敵人!!!」白琶這一連串的辯解一下子全部都進入羅貫們的耳中。

「變得不一樣了」成重發現白琶跟以前所見到的似乎不太一樣。

「…不一樣了」千艸也察覺了。

「真的是那個傢伙嗎…?奇怪的傢伙」燈二。

「這樣啊,謝謝你」羅貫。

「不要道謝!」白琶。

「其實你是好人嘛」羅貫。

「我是敵人!才不是為了你們呢!!」白琶。

「之前說你性格惡劣,抱歉」羅貫。

「!…………」白琶聽羅貫這麼一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恩…接下來呢?」羅貫。

「啊…」千艸。

「不能就這樣停留在這邊談話」主匪。

「千艸,這附近有空屋嗎?沒有的話,我就培育一些屋頂或樹之類的」羅貫。

「……不需要了,遠一點有村莊和空屋」千艸

「真的?」羅貫。

「還有一件事,羅貫…」千艸手指一比。

「…我刀大人,他們竟然就把我們擱在一邊…該怎麼辦」一位金弦警備隊員這麼問著。

「啊!我忘了!!抱歉,因為在忙些事情」羅貫。

 

 

 

「-就是這樣…你們可以理解嗎?」羅貫。

「…………」金弦警備隊皆沉默不語。

「…………沙芽少年」金弦警備隊的隊長,我刀開口了。

「是」羅貫。

「我知道你是『真正的沙芽』,我也承認或許你是『皇子的弟弟』」我刀。

「啊,謝謝你能理解…」羅貫。

「但是其它的事我並不相信!你說宮殿的皇子是妖芽,金隸大人要捨棄所有的人,讓這個世界結束…?!」我刀立即提出質疑。

「有什麼證據證明『風之龍』是金隸大人所作?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數字之子』是被皇子捨棄?」我刀繼續說著。

「…………這」成重一時無法回答。

「你們說的石之人偶、刺客的事,只是憑嘴捏造出來的故事吧?」我刀。

「『從別的世界來到這裡』又是什麼?」一名金弦警備隊隊員問著。

「或許真的是這樣,不過並沒有什麼怪異的事啊」另一位金弦警備隊的人也質疑。

「我們認為,你被『千鋃千艸』給騙了!」我刀。

「…!千艸才不會騙我!」羅貫趕緊反駁,似乎讓千艸感到寬心。

「…聽好了,少年,我們邊境警備隊從百年以前,奉金弦大人的命令守護這片土地。」羅貫們開始聽我刀的解釋。

「……巡邏邊境的村子,並分發捕獲的獵物,狩獵妖芽,捕捉盜賊,一直如此。以金弦大人之名,一直保護人民。現在已經到了第四、五代,每個人都盡著這個職責。…就算土地漸漸被砂掩埋了我們還是得去,沙芽逐漸減少,只有妖芽一直增加,我們也是得去…………我們相信著金弦大人…相信著『神之子』,相信著金隸大人-我們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這是我們的驕傲!從一開始,我們就沒有對『金弦大人存疑』的選擇…」我刀。

 

「……大叔,我知道你們是這樣生存過來的,不過『數字之子』被丟到邊境竹丘存活下來也不是謊言,若刻意編造『被皇子捨棄』的謊言也沒什麼好處!」主匪。

「…是嗎?那麼證據呢?」我刀反問。

「開口閉口都是證據證據…你們也是長久以來這樣生存下來的吧?是謊言還是事實靠直覺就可以辨別了!」主匪。

「-你是『數字之子』的首領吧?」我刀。

「啊?」主匪。

「沒有證據卻要首領全盤接受,是會讓同伴們陷於危險的,自己要注意!」我刀。

「!」主匪無法反駁。

「……沒有『皇子是妖芽』的證明嗎?」越來越多的金弦警備隊人紛紛提出意見。

「有的話先讓我們看啊!」

「沒有證據卻一直說」

「對我們而言都只是『胡說八道』!」聽到金弦警備隊的人這麼說,主匪們也沒輒。

「主匪,再說也沒用的…抱歉,本來我的存在就是沒什麼信用可言」千艸。

「不…這是沒辦法的事…」主匪。

「的確在這個時點無法證明『皇子是妖芽』…怎麼看奇怪的是我們。」成重也只能嘆氣。

「恩…他們不相信也是理所當然…沒辦法」羅貫在聽到我刀的意見,不禁覺得這些人真的很認真的過活。對這些人而言,『金弦』是他們真正的驕傲,若說『金弦』是邪惡,那麼這些人會失報去這份的驕傲-……。

「…然後呢?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們!?要殺就殺我!」我刀。

「不會,我們不會殺了你,稍等一下」千艸。

「把他們放在這邊?」燈二。

「先把他們困住,讓他們無法追上我們」主匪。

「不然就找他們追不上的路線…把羅貫帶到已培育出來的樹林裡…」成重。

「……那個,大叔,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羅貫似乎突然想到的。

「什麼?」我刀。

「你相信我是沙芽吧」羅貫。

「……恩,我承認你是『沙芽皇子』,但不承認宮殿的皇子是妖芽!」我刀。

「恩,這樣就可以了。我想拜託你,帶著種子,播種在各個地方,可以嗎?」羅貫。

「咦?」其它金弦警備隊的人愣住了。

「啊!」成重。

「原來如此,『人手』不足嗎?」燈二。

「是啊…」羅貫知道這樣稱金弦警備隊不太好,但還是同意燈二的說法,讓金弦警備隊稍微生氣了。

「你說你們是金弦警備隊嘛?」羅貫。

「沒錯!」我刀。

「這麼說就是要保護這個世界與人民吧?」羅貫。

「當然!」我刀。

「那麼為了這個,請使用我的沙芽力量吧」羅貫這麼一說讓我刀陷入思考。

「不管我到底是不是皇子,宮殿的皇子到底是不是妖芽,還有金隸的企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讓這個世界恢復綠意。不要想我是皇子也沒關係,我完全不在意……我想先為其它人播種種子,增加綠意,光這點我們意見是互相一致的!拜託你了。」羅貫。

「……」我刀與其它部下們啞口無言。

「……啊,我知道了,就這麼做吧」我刀。

「謝謝你!」羅貫。

「……但是,若這些人播種後,會不會說是照『宮殿的皇子』的指示這樣的謊言?沒問題嗎?」秋市。

「!誰會…耍這種手段!」一名我刀的部下為之動怒。

「-不,他們是不會說謊的…這些男人,可是對『服侍於神之絲線』感到自豪的」千艸。

「真的?」

「雖然他們是『敵人』,不過對於守護的人是應該要誠實的」千艸。

「………」千艸的回答似乎讓我刀們出乎意料。

「那麼,大家準備出發吧,千艸!麻煩你和主匪指示大家吧」羅貫。

「那主匪找空屋,燈二也是,要找他們追不上的路線」千艸。

「我知道了!恆葉你們在這裡守備」主匪。

「羅貫把要種的種子準備一下」千艸。

「恩,秋市們需要幫忙嗎?」羅貫。

「我們OK」秋市。

「啊!羅貫,背包借一下,這個可以拿嗎?」千艸從背包中拿出某樣東西。

「恩?是可以…原來我還帶著啊…」羅貫。

 

「……那個是…像千艸一樣可以看比較遠嗎?」燈二第一次看到主匪露出第三隻眼。

「沒錯!對了,燈二,額頭借一下」主匪。

「咦?」燈二。

「讓你看一下」主匪說完就把額頭靠在燈二額頭上,但由於正好背對著白琶,似乎讓他飽受不少驚嚇…雖然宮注意到,但在一旁覺得情況有趣…。

「宮!」一名同伴叫了他。

「就這樣離開…」

「若那些傢伙追上來,情況還不是一樣?」

「啊…在路途碰到較大的地面裂縫後就乘坐石之人偶飛過去,以人類的腳力是追不上的」宮。

「原來如此」

「現在主匪正在找移動路線」宮。

 

「那個是之前用在燈二身上的…」成重看到千艸手中的物品。

「那是什麼?好漂亮」「在發亮呢!」主匪的同伴看到千艸手中的物品是從未見過。

「這是手銬~是羅貫的世界的『道具』」千艸。

「哇-」

「是他爺爺興趣道具,很棒吧?」千艸。

此時突然有這是羅貫的興趣道具的話傳入羅貫耳中,讓羅貫聽起來實在有點討厭…像是把手銬帶著走的奇怪男高中生。

千艸將手銬的用法實際用在我刀手上;我刀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道具。

「…這是什麼?該不會就是你說的『異世界』的證據?」我刀。

「知道這東西的構造了吧?」千艸。

「啊?」我刀說完,手就在背後被手銬銬起來。

「…我總算見識到…你果然是個差勁的傢伙」我刀對著千艸說。

「恩,若被你追上可就麻煩了。成重,只有首領的網子,拜託你了」千艸。

「知道了」成重立即拔出刀,將包覆在我刀身上的樹網斬斷了。

「…?」我刀。

「椿!在我們全部的人都離開後,我會讓這隻鳥會把『鑰匙』送過來,它會解開你的手銬,到時你就可以斬斷其它人身上的樹網,用這些黑刀就可以了」千艸把金弦警備隊的武器沒收擺在一旁。

「…………你真是個奇怪的傢伙…」我刀聽到千艸刻意這麼做的確讓他不解,並思考眼前的『千鋃千艸』,與先前怪物的傳聞不太一樣…。

「我刀大人,這並不能保證他一定會把鑰匙送過來…」我刀的部下壓低聲音。

「喔?…你們,是以『金弦』之名而感到自豪,我以羅貫之名,是不會說謊的…」千艸。

「……你、為什麼要狙擊宮殿的皇子…?」我刀。

「因為那個皇子是妖芽」千艸。

「………」我刀。

「我是沒辦法勉強你們相信我,畢竟我真的那個『千鋃千艸』…不過,羅貫真的是想讓這個世界恢復綠色的景像,請你們相信他…雖然我是『千鋃』,但我真的是喜歡這樣的羅貫,他是我最重要的沙芽皇子」說著說著,千艸露出了溫柔燦爛的笑容。

「而且羅貫很擅長作料理!不過很怕幽靈,還會的叫喔!」千艸還沒說完,馬上就被成重與燈二拖離現場。

「夠了,別說了!走吧!」成重。

「你又在開始在那邊自豪了…」燈二。

「千艸!!你在說什麼啊?真讓人難為情!!尤其是幽靈那部分!!」羅貫。

金弦警備隊的人覺得千艸果然是奇怪傢伙,還是應該說碰上了奇怪集團…。

「雖然說請保重很奇怪……但還請多保重…」羅貫總覺得讓這些年長者們被樹網困著有點不好意思。

「好了,快點走吧!」我刀又被樹網困住了。

「年長?」秋市小聲問著。

「就是年紀大的意思,聽好了,雖然你們一直說我年紀大,但像那樣的大叔才叫作年紀大,我可不是」主匪。

「我們也還很年輕啦!!」我刀聽到了似乎有點生氣。

「啊,還有一件事…」羅貫。

「什麼是?」我刀。

「關於宮殿的皇子是妖芽,雖然你們不相信我們所說…但還是希望你們能記住這件事」羅貫。

「………我知道了」我刀似乎鬆了一口氣。

「剩下的就由大叔們判斷了,再見了」羅貫。

「要留意皇子和金隸!」千艸。

「竟然直呼金弦大人的名字!!」我刀又開始生氣了。

 

「………樹,什麼時候週圍有了…?」金弦警備隊抬頭環視。

「我刀大人,他們真的會交給那隻鳥嗎?手銬的…」

「就算沒來也無所謂,我們也會想辦法脫困」一名隊員想起身。

「那些人沒有把箭跟刀拿走就離開了,真的是奇怪的集團…」

「但那些人要狙擊皇子和金隸大人呢!為什麼不追上去?我刀」

「啊…」我刀目前只想著,鳥和鑰匙會來吧?但內心卻產生了矛盾:他們是不應該相信金弦與金隸大人仇敵才對…。

 

 

『………綠色…?』皇子睜開眼後看見周圍充滿了綠意,還有沙芽。

「皇子?」金隸。

「!」皇子一看到金隸後,雖然想移動身體,但頸部傳來一陣刺痛,無法讓他順利移動。

「皇子,您就這樣躺著,請您靜養,頸部的傷還沒好」金隸。

「………………」皇子不發一語,只是看著金隸,金隸坐在皇子的床邊先開口了。

「………皇子,您之前說想見您的弟弟,怎麼突然割了自己的脖子?請您先好好地思考再行動。要是您死了,可就見不到您的弟弟了」金隸。

『啊,對喔!我都忘了,要是死了就真的會死了呢』皇子像露出了完全沒想過這回事的表情。

「請您不要忘記…這種事情…」金隸聽了實在說不出話。

『不過是你不好,突然說我不重要了』皇子繼續反駁金隸。

「……是啊,確實是我不好,原以為只要把血給我就可以了………」金隸。

『…所以呢?這些植物是?打算讓我恢復後又要奪走我的血?』皇子。

「我不會奪走的,要是你死了會讓我很困擾。因為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了」金隸回想自己看到皇子自殺後,不斷地思考為何他會作出這種愚蠢的行為?為什麼守護自己?但死了以後又能做什麼?死後要守護什麼?嘴裡不斷地叫著皇子的名字。原以為『皇子』只是一個角色,為了裝飾這個妖芽人偶所取的名字,為了能讓他扮演『神之子』的角色…。

『…『不想再看到』?什麼意思?該不會你要說我的全部對你很重要?』皇子。

「我對你,感到很有興趣」金隸。

『『興趣』………?現在?!』皇子似乎有點生氣。

「沒辦法啊…到目前為止,我一直把你當成妖芽人偶利用……」金隸。

『現在呢?』皇子的怒氣似乎還在。

「現在……」金隸又想起皇子割頸的事,又繼續回答了。

「從現在起…我會視你為『皇子』…」金隸第一次才感受到,自己不想失去他的『生命』。

『既然不想讓我死,那麼就要聽我的話!』皇子。

「不」金隸。

『…你說什麼?』皇子。

「皇子,不管是我還是別人,根本就不想當你的僕人。我也有我的願望,根本不可能將我的全部交給你。」金隸。

「………」皇子。

「…皇子,要是以互相利用的形式,你覺得如何?…我和你單憑一人是不完全的。你的『血』若不介由人類…無法與人血、石或骨混合,就沒辦法發揮特殊『力量』吧?」金隸。

「………」皇子繼續聽著金隸。

「我是想要你的血,一直都是如此。若你把血分給我,我會守護你,也會成為你所期盼的力量。若你想見你『弟弟』,我不會再出手阻隢了……你不是說過要把他好好疼愛一番再殺了他?」金隸。

「………金隸…你又」皇子斜瞪著金隸。

「當然,如果我背叛了你,隨你高興處置,不過你背叛了我,我也不會饒恕的。雖然是個人的想法,但這是我真正的心意,覺得如何?」金隸。

「……」皇子。

「是不是在說謊,除了要你相信外,沒別的了…」金隸。

『……我打從心裡就不相信你,不過,不管是謊言也好,實話也好,這樣似乎是很有趣的遊戲』皇子淺淺一笑。

「『遊戲』…是的,兩個人一起玩」金隸。

『…沒錯,遊戲。彼此互相利用,就依照你的希望』皇子。

「是」金隸。

『下次再背叛我,我絕對不會原諒你,我會把你的血搾乾到一滴不剩』皇子。

「我知道了,到那時請便」金隸。

『…就這樣決定了!盡情地玩吧…就我們兩人』皇子。

「是的,將我們兩人的所有的『力量』,把這個世界當作玩具,一起玩吧!」金隸與皇子握手達成協議。

<37回完,38回待續>

 

 

 

 

首先皇子仍沒事真是可喜可賀,加上金隸也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有進步有進步)

不過若被金弦警備隊的人知道他們所侍奉的主人竟是如此想法…一定大受打擊(有點同情他們)

再來就是…接下來羅貫們要與親衛隊()過夜了,笑點會更多喔~(下一回將會有)

 

 

 

 

冬水社11&12月新刊

2007.11  
[書籍]

いち*ラキ2月號:LINK

被神隱藏的少年(11)LINK

守護天使(3)LINK

GDEFEND(8)<文庫>LINK

サクラサク百花寮(3)<文庫>LINK

サクラサク百花寮(4)完結<文庫>LINK

[精品]

被神隱藏的少年電話卡(1/19)LINK

守護天使電話卡(1/19)LINK

GD達庫馬克杯(2)LINK

 

   
2007.12  

[書籍]

いち*ラキ3月號:LINK

銀色鑽石(13)LINK

御來訪淨靈學園(9)完結:LINK

PURE BLOOD(2)完結:LINK

GDEFEND(9)<文庫>LINK

微憂青春日記(1)<文庫>LINK

微憂青春日記(2)<文庫>LINK

[精品]

海之綺士團電話卡(2/19)LINK

八犬傳電話卡(2/19)LINK

八犬傳傳真紙組:LINK

 

若有需要歡迎來信至:alexiel0927kimo@yahoo.com.tw

不過若是電話卡請儘早,以免過了期間限定時間

 

 

 

 

因為第37回沒有彩頁,所以就沒更新啦~(笑)

 

 

 

 

上回說停刊一次結果連續停了兩個月(笑) 希望這回能看到如期的評鑑數 2007年即將結束,謝謝各位訂戶們一整年的支持,接下來的2008年也請多指教

最近網路書店一直做促銷,加上有些被改編成電影,所以不知不覺就買了一些書,反而漫畫變得很少在看了(笑),但荷包也失血不少了(淚) 所以下面的漫畫方面的介紹量也不多,還請多包涵啊(再笑) 最後,聖誕節即將來到,預祝各位MERRY CHRISTMAS~^ ^

 

閱讀筆記

《Trinity Blood聖魔之血R.O.M Ⅴ薔薇王座》
作者:吉田直
插畫:THORES柴本
台灣角川

與教廷接觸極少的北方國度:阿爾比恩王國,正面臨重大劇變。教廷陸續開始與阿爾比恩展開接觸。這回艾絲媞教皇來到了阿爾比恩。對阿爾比恩貴族不滿的襲擊者、令人束手無策的開膛手傑克,還有, 使AX覺得棘手的騎士團首領也即將登場。儘管危機不斷地接近艾絲媞,她的身世之謎卻慢慢地被解開了…。

書裡有提供《亨利四世》、《馬克白》,光這兩部戲劇就足以代表英國,加上《血腥瑪麗》等熟悉的名稱,真的是充滿著英國風格的格局。另外騎士團的大頭目總算登場了,而且還是以那種模樣登場(笑),真的是很可愛
艾絲媞的身世也總算解開了,反正看過第6本封面的人大概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不過之前自己偷跑,先買了日版Ⅵ來看了(大笑)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11)》
作者:葉鳥螺子
東立出版社

櫻蘭學園展開了第一屆盛大的運動會。鏡夜突然公開挑戰環所帶領的紅組,馨突然決定自己一個人待在白組等等,這些事讓男公關部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另外還有「狸貓報恩」以及「小雞」的故事,爆笑劇情持續延燒!

畢竟這部終究是少女漫畫,難免跳脫不出某些少女漫畫的模式。不過男女主角的定位從第一集就已經明確表示,就算到第11集也覺得似乎劇情就只能這樣進行。但照男女主角的遲鈍個性…故事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吧?

 

《新世紀福音戰士(11)》
作者:GAINAX&貞本義行
台灣角川

最後的使徒總算現身於NERV了!沒想到竟然會是…!?真嗣該如何選擇?第三次?還是…?碇源堂也開始執行他自己的計畫,但早已被SEELE察覺,開始對NERV展開行動…。

這部連載了非常非常久了,只是不知道漫畫版結局會什麼時候推出?雖然之前早已見識動畫版,但對故事的中心點「人類補完計畫」還有很多疑問…(還是說年少無知嗎?)


 

 

 

 

 

這次的賀禮是:桌布!非常有聖誕節氣氛的彩圖所製成(雖然那回的內容是有點小小悲傷啦)

請注意,桌布僅個人使用,請勿轉載至討論區、家族或相簿供他人下載

若發現的話…後果可是要所有的訂戶承擔的喔(無奈)

[800X600]     [1024X768]

 

 

 

 


還是要謝謝上回給評鑑的訂戶們,有新朋友,當然一直給予評鑑的訂戶也是默默地支持這個報,謝謝各位^ ^

若評鑑不超過15則, 總字數不超過1000字…報主要閉關一~二個月…即停報一~二回,以做研究與反省…(這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

 
您的暱稱:
您的e-mail:
您的網址:
您對這次的評
評價與建議:
管理密碼:
   
  瀏覽其它評鑑內容: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