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FOREST -news of SHIHO SUGIURA & TOSUISHA-

since 2003-2007

 

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日期:2008.1.1 發行數量:939

 
 
訂閱 DEEP FOREST  舊報瀏覽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這回網頁素材使用MILK CAT
 
 
《報主的碎碎念》
大家一定會嚇一跳為什麼這次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且變得黑黑的(笑)但其實因為這次只準備了S◇第38回,所以就弄的比較簡單,且為了應景(與櫻花有關),所以就搭配夜櫻與輕快的BGM:下弦櫻(byアヤビエ)

BGM相信某些訂戶去年已聽過,不過這首真的非常適合這回的故事,所以又拿出來了,只是這回只會播放一次,若想繼續聽的朋友就麻煩按"重新整理"囉(有人會想聽嗎?笑)

另外,在這裡祝大家 HAPPY NEW YEAR 2008!

 

 

 

《熱門訊息: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第38回:滋潤》

 

「真是大又寬敞的空屋呢」千艸。

「恩」燈二。

羅貫們來到天處國某一處的空屋,剛好可以容納羅貫一行人們。

「屋子裡也有很多東西可以使用呢」秋市。

「待在這邊似乎不用擔心剛才的警備隊也不會追上我們」主匪指著屋子周圍因先前地震造成較大的地表裂縫。

「是啊」千艸。

「那麼就在這邊休息一下吧,我來造庭園景觀吧!」羅貫。

「恩」千艸。

「那我來掃除!」成重的母性開始發動。

「你們去幫他的忙」鬨志叫其它人去幫成重掃除工作。

「我來巡視屋子周圍,以防可疑人物」主匪。

「恩」千艸。

「千鋃-!蛇紋們要安置在哪裡比較好?看守用的」彌式。

「恩…就屋內屋外各兩隻,KURO則待在羅貫身邊。」

「我知道了」彌式。

(好的)KURO

 

「蛇紋來這邊!」彌式。

「那邊的蛇紋也來這邊!」深鳴。

羅貫注意到他們正在叫石之人偶。

「那邊的蛇紋來裡面吧」MITSUBA

「蛇紋過來,也到裡面去」惠司。

 

「……大家說的『蛇紋』是…名字嗎?」羅貫。

「咦?恩…因為白琶用了叫『蛇紋』的石頭作出來的」彌式。

「………若幫他們取名字的話?」羅貫。

「嗯?…幫石之人偶?為什麼?」白琶。

「恩,四匹這樣叫會混亂,雖然都是人偶,但他們也是活生生的。名字就是一個人一個的…」羅貫。

「這樣啊」深鳴。

「那麼就幫他們取名字吧!字的話待會去問宮」彌式。

「恩」深鳴。

「恩?宮嗎?」羅貫。

「他可是很擅長幫人取名字,他會選字」彌式。

「選字?」羅貫

「他很喜歡看書,所以知道很多字」

「啊-原來如此,我記得主匪有說過『主匪』就是宮取的…」羅貫。

「他是說過」燈二。

「我們名字的字也是他換的,那傢伙很喜歡這麼做」

「嘿~」羅貫似乎又聽到關於宮的另一興趣。

『那就是所謂的『文字OTAKU』嗎?』虹。

「你是從哪裡學到的…虹…」雖然這麼問,羅貫也覺得好像可以這樣形容。

 OTAKU?文字OTAKU?」成重。

「什麼是OTAKU?」燈二。

(OTAKU)KURO

『就是-特別喜歡某種東西的人嗎?用來形容OTAKU的』虹。

「恩,好像可以這樣形容…」羅貫覺得差不多就是那樣感覺。

「那,羅貫OTAKU?」燈二指著千艸,就連千艸也指著自己。

「看吧!」虹。

「適合嗎?這種用法?」羅貫臉上出現三條橫槓。

 

此時又到了電子辭典使用時間!

『【OTAKU】……片假名為『オタク』,『只關心特定領域的事物,並了解到異常的程度,但是缺乏社會常識的人』……』虹。(出自岩波書局『廣辭苑』第5)

「真的很適合呢!」燈二笑著對千艸說。

「很適合你呢!」成重也笑著對千艸這麼說。

『對吧!』虹。

「恩…是適合啦…」千艸也不否認。

此時其它人心中湧起這樣的想法:這些人還是一樣恐怖!!竟然毫無顧忌,當著千艸的面這樣說他!

 

「啊!是椿」羅貫看到椿回來了,並傳達一些訊息。

『還有另一隻『椿』馬上會來喔』虹。

「啊…謝謝你,椿」千艸。

「那隻是…鳥…嗎?」倡嗣。

「沒看過呢…」西南。

「啊,那隻鳥原本是一隻大隻的椿,後來分解形成許多小隻的椿」千艸開始解說。

「分解!?……是像石之人偶一樣做出來的嗎?」

「不…只是石頭與葉子形成的生物」千艸。

「這麼說這個椿也是所有『椿』?名字都一樣…」羅貫。

「原本是一隻的」千艸。

「那麼只有一個意識嗎?像性格、心…」羅貫對此有些疑問,於是椿開始跟虹解釋。

『恩…以前是這樣,不過現在每一隻都有點不太一樣呢』虹。

「原來如此,果然每隻都不一樣。」羅貫

「是啊,這個椿是『一直跟我們在一起的椿』啊,跟其它的『椿』是不一樣的」燈二。

「就是啊-…椿啊,想不想要一個只有椿的名字?就是用其它的稱呼叫你…可以嗎?」羅貫。

「恩,是啊,只有在這裡的椿的稱呼」燈二。

(只有我自已的……)椿

『它很高興呢!』虹

「這樣啊,那麼就幫他取吧!」羅貫。

「恩」千艸。

「那…要取什麼呢?」燈二。

「恩…因為『椿』是基本名字,所以就取『什麼椿』之類的…要不要從喜歡的顏色或東西來取呢?椿也可以想一下哪個比較好,然後再決定。」羅貫。

(喜歡的…喜歡的東西?喜歡的東西…嘿…)椿

『它很開心呢』虹。

「嘿-真可愛呢」倡嗣。

「………」白琶很意外羅貫會把那隻鳥與石之人偶視為同等…還特意幫他們取名字,不禁覺得他真的是個怪人…。

 

「那邊的!可以拜託你們打掃浴室嗎?三個人」成重打開窗戶問了在白琶旁邊的左賴與柄光。

「恩,我們知道了」左賴與柄光說完準備進入屋內,但白琶卻待在原地。

「咦?我也要幫忙?」白琶嚇了一跳。

「那是當然的!過來幫忙!自已使用的東西就要自己打掃」柄光拖著白琶,讓成重不禁覺得,他們把白琶教得不錯呢。

 

羅貫開始在屋外種植植物,而千艸在他身邊警備著,至於燈二…則是在警備著千艸。

「喔~你看,植物越來越多了~」蓮士

「每次看都覺得真壯觀」倡嗣

 

「我們回來了!」主匪手上扛著動物,跟在旁邊的夕吾亦是如此。

「啊,你們回來了!哇…真厲害…這是蜥蜴嗎?」羅貫覺得這動物的體積算大了。

「這小型的,通常牠們都棲息在岩洞或是土裡。」主匪。

羅貫還是很善良地先合掌向這些蜥蜴們道謝,感謝他們讓其它人能食用。

「咦?你們拿的黑刀和戴的眼罩是…」燈二看到他們手上拿了沒見過的黑色刀與單眼式眼罩。

「啊,這個啊,帶一些過來的」鬨志。

「從金弦警備隊那邊拿到的!以物易物!」宮。

-回到以物品交換時的情景-

「喂,可以用我們的刀跟你們的交換嗎?」主匪。

「就算我們說不,你們也會拿走吧?」我刀。

「是啊!」主匪看著這群無法出手的警備隊們這麼說。

「那就拿去吧」我刀。

 

 

「這個是眼鏡…眼罩?還是什麼?」羅貫。

「要看看嗎?」夕吾。

「這麼說來,那些人有一半都帶著這個呢」羅貫。

「啊…戴起來看看吧」千艸。

「咦?」千艸立即幫羅貫戴上了,只是距離很近,旁邊的燈二正在思考是不是要阻千艸比較好…?

「繩結綁在下面…好,睜開眼睛」千艸。

「啊,可以看到遠一點的地方…也變得比較亮了!?這是什麼?不可思議的眼鏡?」羅貫在想這很像望眼鏡。

「是望遠鏡」羅貫聽千艸這麼說,與想像中一樣,不過千艸又補上一句出乎意料的話。

「是用妖芽的眼珠製成的」羅貫一聽到似乎頓了一秒鐘。

「…咦?你說什麼?」羅貫。

「喔?是這樣啊?」主匪。

「恩,沒錯,把死去妖芽的眼珠取出後,放著讓它變得像透明的石頭,與其說是讓它乾燥,倒不如說是固定成形…再將它放入眼罩使用」聽千艸這麼說,羅貫心裡想,像是製成鏡片那樣嗎?

「不過似乎就連暗的地方也可以看得清楚…」羅貫。

「恩,利用這種眼珠,可以看到遠一點的地方,且暗的地方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它具有兩種特性,功能相當不錯。」千艸說著說著幫羅貫取下眼罩。

「真厲害」不過羅貫還覺得…這竟然會是用眼珠作成的…。燈二也很好奇。

「千鋃,那這個呢?跟骨削成的刀似乎不太一樣…看起來相當好所以就拿來了」主匪指手上拿到黑刀。

「啊…你說的沒錯,那刀的材質非常堅固,是用死掉妖芽的…」一聽到千艸這麼說,羅貫有種最好不要聽下去的預感。

「身體,融化後製成的刀」聽到千艸這麼說,與羅貫預感一樣,對此系統說不出話。

「啊?身體?你真的知道很多呢!」主匪。

「因為妖芽身體其實都是堅硬的鱗片,就算死後也還是硬的,所以要先燃燒融化後讓它變得柔軟,再弄平做成刀的形狀,這就是黑刀」繼續聽千艸的解說,羅貫腦海浮現出古代製刀情形。

「整把刀都是妖芽?根本就是材料…」羅貫。

「還有妖芽的四肢,死後皮膚也會固定後殘留著,將這些收集起來製成柵欄,還有窗戶的窗欞…」千艸。

「啊…這麼說來,宮殿有呢」宮。

「原來是妖芽的腳啊!那些黑色柵欄」

「這樣啊,就算妖芽碰了也不會枯萎呢」夕吾。

「……」羅貫想到皮膚固定後殘留著,就覺得很像螃蟹的腳,腦中浮現一隻雪蟹。

「恩?怎麼大家聚在這裡…」成重從門探頭出來。

『你們在這裡談什啊?』虹。

「呃…螃蟹…」羅貫。

「螃蟹?」成重&主匪。

「…沒事」羅貫。

「對了,這是肉」主匪把手中的蜥蜴遞給成重。

「啊,謝謝…你們知道選這種?這是上等的呢…」成重

「咦?」主匪。

「選的相當好,怎麼知道要選這種的?」成重。

「是少爺說要選這種的,這是因為宮殿那邊教的嗎?」宮。

「在地底下時抓了不少呢,不過在挑的時候他老是身體不舒服」聽主匪與宮這麼說,成重不禁覺得…白琶真被越教越好呢…。

「羅貫呢?知道嗎?」

「若是魚的話我就懂…但蜥蜴就不太懂」羅貫。

「『魚』?真稀奇呢」宮。

「咦?啊,因為這裡幾乎沒有河川吧…」羅貫說著說著,突然想到。

「這個世界有沒有『海』呢?」羅貫。

「『海』?」千艸&燈二&主匪。

「…是什麼?」宮。

「咦?也沒有海嗎?成重知道嗎?海這個字?」羅貫。

「我也不知道呢…」成重。

『在書上也沒看過呢』虹。

「千艸呢?」羅貫。

「我也不知道」千艸。

「…奇怪了?成重不是有提過『真珠(*MITAMA)大人』…」羅貫。(:為『真珠』日文訓讀)

「咦?」成重。

「字寫成是『真珠(SHINJU)』吧?」羅貫。

*SHINNJU?」成重(:為『真珠』日文音讀)

「真珠(SHINJU)就是…從貝殼產生出來的寶石或是石頭,白色圓色的,很漂亮珠子…」羅貫。

「那貝殼呢?是什麼字?」成重。

「啊,也沒這個字?」羅貫。

「『海』到底是什麼?」燈二。

「恩…比湖還要再大一些…你們有『湖』這個字吧?」羅貫。

「有,有在書上看過。記得之前我們看過的青火沼吧?『湖』比那個還要再大一些,以前好像有」成重。

「嘿-這麼說比湖還大的就是『海』囉?」燈二。

「恩,要說沒有邊際…倒不如說只看到像地面般的『水』,非常寬廣又深的湖…」羅貫。

「咦?」燈二。

「難以想像呢」主匪。

「恩」宮。

「這樣啊,這個世界沒有海啊」不知為何,羅貫以為這個世界有些與日本的世界非常相似,還以為在哪個地方有海。

 

「啊,主匪們回來了」秋市與巧見的手已經捧著一籃剛摘取的果實與植物。

「哦!」

「羅貫,我們摘了這些葉子還有其它的,這些可以嗎?料理用的」秋市。

「啊,謝謝!」羅貫

「我們這邊的打掃也結束了,接下來要我們做什麼嗎?」淕樓。

「那就分工吧,可以麻煩你們燒洗澡了嗎?從井裡汲水」成重。

「啊…那三個地方全部都要嗎?」敦仁。

「是啊,因為人比較多了」成重。

「知道了」敦仁。

千艸注意到羅貫笑了。

「太好了,可以洗熱水澡了!」

「之前在地底下一直都用淋浴的呢!」

 

「你笑了」千艸。

「沒什麼,只是覺得好像集訓時的合宿」羅貫。

「合宿?」千艸。

「合宿…是什麼?」秋市&夕吾。

「恩…就是…」羅貫原本想用社團活動來舉例,但好像很難理解,且現在也不像露營。

「『很多人一起生活』…呃,也不對…啊,就像和朋友們住在一起玩樂…」羅貫

「『和朋友們』」秋市。

「『住在一起玩樂』?」夕吾。

只是現在目前的情形是為了阻止妖芽皇子&回恢復綠色景像而前往宮殿中。

「算了,雖然不能這麼悠哉…不過和大家一起,這樣感覺真的很高興呢」羅貫。

「………是啊,就是這樣呢,感覺蠻開心的~」秋市。

「是啊,這樣很開心呢~」夕吾。

「那,差不多準備晚餐了吧?」成重。

「啊,抱歉,成重,今天的料理可以全部拜託你嗎?要是人手不夠的話可以找其它人幫忙…」羅貫今天出乎意料沒有要跟成重做料理。

「恩,沒關係的…不過羅貫你有其它事嗎…?」成重。

「我還想再庭院裡種一些植物」看到羅貫笑著回答,千艸知道羅貫打算要做什麼了。

「主匪們可以先進屋子裡嗎?」羅貫。

「咦?」

「其它人也是。並且我希望你們把窗和門全部關上。」羅貫。

「咦!?」主匪們很驚訝。

「有什麼事嗎?」

「不能只讓羅貫一個人到外面吧?為什麼連門也要關起來…」

此時燈二與成重都知道羅貫要做什麼了。

「沒問題的,我會一直待在羅貫身邊…」千艸。

「你有別的意圖才叫人不安呢…只有你和羅貫兩人」主匪和宮更擔心了。

「那燈二也一起去吧」成重。

「知道了」燈二。

「…可以吧?羅貫?」成重。

「恩,謝謝,那就一起來吧!要把窗關起來哦!」羅貫說完便和千艸、燈二出去了。

「……要做什麼?」鬨志。

「他們打算要做什麼啊?」主匪也是一頭霧水。

「好了,聽請你們照他們的話,大家都進來吧,還有兩個人跟著,沒問題的」成重。

「恩,若這麼說的話…就進屋子裡…」主匪。

「?」宮。

 

「啊,變得越來越暗了呢」羅貫。

「我很喜歡夜晚的景色,很漂亮」千艸。

「我也是,因為有燈花啊!」燈二。

屋子那邊傳來窗戶關起來的聲音。

「啊,他們把窗戶都關起來了」燈二。

「盡情地去做吧」千艸。

「恩!」羅貫

 

在屋子內成重正在教其它人怎麼處理食材,像是剝皮、搗碎種子、切碎葉子等等…相當於今日的料理長。

 

「恩?名字?」宮。

「要幫那些石之人偶取的」彌式。

「那四隻啊」MITSUBA

「教我們一些嘛,宮」惠司。

「名字的音呢?寫在這裡」宮拿出羅貫的筆和白紙。

 

「這個的話可以用這些簡單的字,像這個,這個,還有這個,覺得如何?」宮。

「有沒有更帥氣的字?」彌式。

「那我要感覺可愛的字!」惠司。

「我要強一點的字!」MITSUBA

「那我們要感覺漂亮的字!」深鳴。

「……你們…要求真多…是可以啦,只是很花時間」宮。

『喂,宮!』虹這麼一開口還是讓西南與恆葉很訝異蛇能插入對話。

『這裡有樣好東西,你看!』虹指得是羅貫的電子辭典。

「哦,這是羅貫的不可思議道具啊…」宮。

『這個音就按這裡,這個就按這裡…』虹在鍵盤上按出來後,讓宮看了一下。

「嘿,這真厲害呢!?真棒!真方便!!」宮馬上就開始玩起搭載的漢日辭典功能,文字OTAKU的勁來了。

 

「浴室現在沒有人用,換誰進去洗?」秋市與敦仁剛洗澡。

「咦,主匪…你還沒洗嗎?剛剛去洗的都是年紀比較大的」秋市。

「不,我待會再洗,我要跟燈二一起洗」聽到主匪這麼說,白琶不禁覺得毛骨悚然,疑惑:為什麼要指名燈二?

「這樣啊!」敦仁。

「原來是這樣啊」秋市。

(咦?公認的?…果然是那個嗎!?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傢伙跟燈二果然就是那個…男色…。)白琶聽他們這麼一說,思考跳到這個層面了。

已察覺白琶想法的倡嗣,竟然還繼續解釋:「而且他們竟然還是兄弟喔!」

「什麼?竟然還是兄弟?」白琶。

「應該說『正因為是兄弟』!冷靜點!」在一旁的鬨志已經快看不下去了。

 

 

「嘿-這個也可以知道文字的意思啊?」

「真厲害的道具呢」

『是啊』虹。

「啊,那羅貫的字怎麼寫?」恆葉。

「這樣寫,澤 羅貫」宮。

「澤是姓嗎?」恆葉。

「沒錯」宮。

「果然很奇怪呢,姓只有一個字,澤是什麼意思?」恆葉。

「恩?」宮還沒說說完,門就打開了,是羅貫和千艸。

「喔,是千鋃」

「皇子!你回來了」

「讓你們久等了!你們可以把屋子外走廊的門全部打開嗎?全部」羅貫。

「咦?可以打開了啊」主匪。

秋市們便把門都拉開,緊接著眼前儘是一大片開滿花的樹群。

「咦?是花?!」每個人的目光都被這片樹吸引。

「這是…什麼樹?淡紅色的葉子…?」

「那個是櫻花,是花的一種!再遠一點也有!今天大家就一邊賞花,一邊吃晚餐吧!以前有說過賞花,像這樣就是賞花!」羅貫。

「………………」第一次看到櫻樹的警備隊仍注視著這片景象。

「『澤』這個字,就是『滋潤』的意思」聽千艸這麼一說,恆葉們有點嚇了一跳。

「什麼嘛,千鋃,這原本是我想說的呢」宮。

「啊,抱歉,因為我看起來像羅貫OTAKU」千艸。

「羅貫OTAKU?什麼意思啊?」宮。

羅貫們與其它人就這樣一起享用晚餐,一邊賞花。

 

「真的很漂亮呢」成重。

「恩…」不過在一旁的恆葉與西南認為成重也很漂亮…。

羅貫拿了鈴鳴之樹的果實分給大家。

「……之前說過想讓你們看的,所以羅貫就種了」燈二有點不好意思。

「這樣啊…謝謝」主匪。

(什麼啊…真的是兄弟啊…嚇我一跳)白琶。

「白琶!花很漂亮吧!」秋市。

「恩?」白琶。

「很漂亮吧!」秋市。

「算是啦…鳴哇,幹什麼?!好重!」夕吾突然背靠在白琶的背。

「這個給你,羅貫給我的,他說是飯後點心」秋市拿出一小枝結了鈴鳴之樹果實的樹枝。

「這很好吃喔」夕吾。

「是不錯啦…」白琶。

「聽說羅貫的姓,是滋潤的意思呢」秋市。

「是嗎…」白琶。

 

 

「…恩…我還是喜歡夜晚的櫻花啊」聽千艸這麼一說,羅貫、成重與燈二微笑了。

「千艸,你有『喜歡』的感情了呢」羅貫。

「恩?…是嗎?恩,有白天櫻花的景象和夜晚櫻花的景象吧…」千艸。

「啊,沒錯,下一次,我會讓你看見在藍天下的櫻花!」羅貫。

「…恩」千艸心裡想,總有一天,一定會貫穿這世界佈滿雲朵的天空,就跟那邊世界的天空一樣…。

 

 

「…咦?皇子大人的寢室有『怪物』?」

「是阿,聽說有人看見像怪物的東西…」

「好像是從來沒看過的大型怪物,打算爬到屋頂的樣子」

「皇子大人沒事吧?

「呃…關於這個,聽說用自己的力量阻止那隻怪物了」

「皇子大人嗎?」

「不愧是神之子…!」

「不過怎麼沒看到黑曜大人呢?金隸大人的僕人,黑蛇大人」

「怎麼會這樣呢?發生了什麼事?風之龍出現時他不是出現了…?」

宮殿的女子們正在討論關於那隻『怪物』與黑曜的事。

 

時間倒退到『沒看過的大型怪物』出現以前,甚至比風之龍出現還要再早一點前-……

 

 

『三重!』真珠。

「!是!」三重。

『你有跟我說過吧,若自己必須當活祭品,條件是要我跟你母親做朋友,還有『能不能為我做些什麼』吧…」真珠。

「是!有想要做什麼嗎?是什麼事?」三重。

『……金隸呼喚那隻『黑曜』的黑色大蛇,我希望能讓它恢復到原本的『卯之花』,一隻白色大蛇。』真珠。

「咦?讓它恢復?要怎麼做…」三重。

『稍等一下』真珠回到門廉後,在身上某一處咬了東西,丟給三重。

「這個是…?」三重覺得像是漂亮的石頭或是石板,白色的在發光…。

『從我身上剝下來的鱗片』真珠。

「咦?不會痛嗎!?」三重。

『恩,把它弄破吧』真珠。

「咦?」三重。

『拿高往下丟』真珠。

「咦?可是…」三重。

『照做就是了』真珠。

「啊,我知道了!」三重立刻聽真珠的吩咐,把鱗片弄破。當鱗片破裂時,一顆顆的珠子掉下來了。

(變成圓珠了…?閃閃發亮呢!好圓,還是白色的,好漂亮的珠子…)三重。

『這是我的細胞』真珠。

「……細胞?」三重從未聽過這個名詞。

『………就是我身體的『一小部分』。『卯之花』現在…沒辦法看得很清楚,它身體裡有『黑色石頭』,所以意識被奪走了,就連身體也變成黑色了…三重』真珠。

「是」三重。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簡單,我要你把我的一部分…一顆放入那個金隸的僕人,『黑曜』的身體裡』聽到真珠這麼說,三重有疑惑:…放進身體裡?。

『在那之後我的意識會奪走『黑曜』,讓『卯之花』的意識恢復…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喔,三重,你辦得到吧…?』聽到真珠這麼說,三重雖然是答應了,但還是在想:這真的會是這麼簡單的事嗎-!?

<38回完,39回待續>

 

 

這回只距離上次發報一個禮拜而已,所以不算整套,下回應該也還暫時不是整套()畢竟上回的評鑑有達到標準,所以也照約定~

另外這回真是愉快的群體夜宿啊~

白琶也很順利的適應了群體生活,可喜可賀()

下一回就是三重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三重得爭氣點~女性角色的場面就靠你撐了!

 

 

 

 

《評鑑與指教》

謝謝上回給評鑑的訂戶們,還有新朋友喔,不過訂了那麼久都不出現可是讓我更想認識~快點出現吧(笑)

當然一直給予評鑑的訂戶也是默默地支持這個報,謝謝各位^ ^(12月號的評鑑留言已回覆完畢~)

這回因為內容有點缺乏,所以不硬性規定要幾篇,不過更多是最好, 這樣搞不好5天後就可以看到第39回吧(笑)

 
您的暱稱:
您的e-mail:
您的網址:
您對這次的評
評價與建議:
管理密碼:
   
  瀏覽其它評鑑內容: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