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日期:2008.1.12發行數量:940

  
訂閱 DEEP FOREST  舊報瀏覽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若都沒有發現,可能得換個信箱了…
.這回使用素材網站為

 

S39:連鎖

 

(…………剛剛大蛇通過這下面了,就跟真珠大人說的一樣…不過裡面真的有『大蛇在睡覺的地方』嗎?)

三重離開了真珠的所在地後,在岩縫中尋找大蛇。

(真珠大人說過『應該會有尾巴』……)

三重邊走邊想著真珠的話。

(!!找到了…!!)

三重看到了黑色的尾巴。

 

 

 

 

『…聽好了,三重,那個黑色大蛇,除了被金隸召喚外,其它時間應該都會在那邊睡覺的,你把那邊櫃子左下方的工具箱打開吧』真珠。

「是!」三重正在撿完真珠的細胞後,打開了工具箱,沒想到裡面有一隻短刀。

『用那隻刀,在尾巴的部分稍微切一個口,再把『我的一部分』放進去就可以了,比放入嘴裡還容易』聽真珠這麼說,三重覺得這樣好像會很痛的樣子。

『不要緊的,三重,這麼小的刀傷,對我們而言,只不過就像針扎到一樣』真珠。

 

三重回想起真珠的話,非常意外大蛇對刀傷不會感到疼痛,雖然聽她這麼說,但…三重根本就沒用過刀……。

(可是…)

『喂,你在這裡做什麼…』黑色大蛇突然醒了。

「糟了…被發現了!!我會被吃掉的!」三重才剛想要怎麼做時卻被大蛇發現了。

「不行不行,不能逃走-…」三重想起自己已經跟真珠大人約定好了。

 

 

『你說過『能不能做些什麼?』吧?做為活祭品的代價是,要跟你的母親做朋友…』真珠。

 

 

「……我已經說了…『請跟我的母親做朋友』…必須做到才行!已經跟真珠大人約定好了…!!這樣的寬度一定…!」因此三重想辦法讓自己保持冷靜,但大蛇卻直衝過來。

『咕…』黑曜。

「果然…岩壁的寬度有一定的限制…它過不了,在嘴巴合起來前,放入『身體裡』」三重利用岩壁狹窄的寬度讓大蛇無法往她的地方,並拿出真珠的細胞往黑色大蛇嘴裡丟後,大蛇合上了嘴。不過大蛇的身體硬擠,讓岩壁一部分崩塌了,便繼續追著三重。

(岩石崩塌了!)三重。

『沒用的,你逃不掉的……。…!?怎麼…身體的動力…你做了什麼?你把什麼東西放進來了!?這是什麼…』黑曜。

滾出去!黑石

『…什麼?你是誰…?』黑曜的身體突然發出另一個聲音,三重注意到它的身體漸漸變成白色…。

-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傢伙,我不會把『卯之花』交給你的…!!

黑曜身體黑色部分漸漸退成白色,一瞬間全身退回白色了。

「是真珠大人的聲音…!它恢復成白色大蛇了…!!」三重。

 

 

「咦?這麼說千艸之前就已經跟主匪們連絡上了?」羅貫。

「恩…他們到地面上後,主匪用『三隻眼』找到這裡時我才注意到。我們兩人偶爾會對話,就像羅貫所說的『心電感應』那樣」千艸。

『什麼嘛,你們好差勁喔!只有你們兩個人的世界』聽到虹這麼說,其它人總覺得這說法好像很奇怪…。

「為什麼之前一直保持沉默呢?這麼重要的事…」成重。

「恩?」正當千艸想回答時,主匪與燈二剛洗完澡,走進來了。

「唷!」燈二。

「哦!」主匪額頭上沒有布遮著。

「啊,燈二,主匪也回來了」羅貫。

「我們討論謠言」

「謠言?什麼謠言?」主匪。

「主匪很差勁呢~」秋市。

「咦?什麼啊?」主匪

「你和千鋃沉浸在兩人世界裡-」夕吾。

「你說什麼!?」主匪還搞不清楚倒底怎麼回事。

「恩,就是這樣,我們就是在談這個」沒想到千艸也跟著其它人起哄,逗弄主匪,成重則是覺得主匪很可憐。

「你到底說了什麼啊?!」儘管主匪這麼問,在旁邊身為主匪弟弟的燈二不禁想著:結果到頭來主匪被大家玩弄呢…。

「不是,那個…千艸之前跟主匪取得連絡後這件事,一直沒有告訴我們…」羅貫。

「咦?你沒說嗎?為什麼?」主匪。

「恩………我想若保持沉默的話,見面時一定會很驚訝,就會更加高興吧…所以才不說的……想給你們驚喜,且羅貫說過『人手不足』。這樣…很奇怪嗎?」聽到千艸這麼說似乎讓人出乎意料。

「……不會啊」羅貫笑了。

「嚇了一跳,也更加高興」羅貫。

「這樣啊,太好了」千艸。

「千鋃…怎麼比之前更像人了?」宮與其它人都覺得千艸跟先前見到的人不太一樣了。

「恩」成重。

「是啊…總覺得…」

「變得比較溫和了…」

「啊啊,我知道了」羅貫便伸手摸千艸的頭以表示鼓勵。

看到這樣的情形,大家還認為:變得像小孩子一樣…退化嗎!?。

 

「…啊,這麼說來,千艸,金弦警備隊穿的服裝…千艸最初也是穿一樣的衣服呢,為什麼?」羅貫。

「這個嘛…看到他們後我才想起來,最初醒來時,發現附近有些衣服可以穿,那套服裝也在那些衣服裡,因為那些警備隊從以前就在宮殿周圍巡邏…所以才會有那套服裝。」千艸。

「哦,原來是這樣啊」羅貫&燈二。

「『最初醒來時』?」主匪。

「什麼意思?」宮。

「啊…我沒有12年前的記憶,記憶喪失了」千艸。

「這種遭遇竟然說得這麼乾脆?」主匪第一次聽到千艸原本就喪失記憶。

其它人聽到千艸這麼說,不禁想著:難道千鋃一直不知道自己穿的是金弦警備隊的服裝嗎…搞不好是跟金弦那些人打了起來…一定是這樣的…照他那樣的性格。

「啊,難怪…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呢-不太常見樣式的上等衣服。樣式是很奇怪,不過很適合千艸」羅貫這麼說了。

「早知道脫下別人的衣服就好了…跟我的衣服交換……」千艸嘆了氣。

「要是你真的這樣做就是不折不扣的變態了!」成重。

而其它人覺得千艸變態這部分好像沒什麼變啊…。

 

「換誰洗了…?啊,我們是最後洗的嗎?」

「是啊」

「啊,大家都到了呢!白琵!」羅貫。

「咦?」白琵。

「還有很多事我想知道,你來這邊」羅貫。

「恩?什麼?你要我說什麼…」白琵還沒問完就被羅貫拉過去。

「是關於皇子和金隸的事,告訴我詳細內情!」羅貫以非常爽朗的表情,單刀直入地問了。

「恩…皇子真爽朗啊」

但只有白琶嚇了一跳。

「誰…誰會說這種事啊-!?我說過我是敵人吧!?」白琵。

「咦?所以呢?」羅貫。

「你說『所以呢?』…!?你是笨蛋嗎!?我可以說嗎?在這種狀況下!?」白琶非常訝異。

「不會啦,大家不會對白琶做什麼不利的事啦」羅貫。

「燈二,你告訴他們了!!對喔,因為你是叛徒!」白琵。

「這個嘛,畢竟我是數字之子,詳細內情我不是很清楚」燈二。

「……白琵,你到現在一直跟主匪他們一起吧?」成重。

「咦?」白琵。

「而且還平安無事,若這樣就算回到宮殿,金隸也不會信任你的」千艸。

「…同樣都是叛徒同伴呢,我們就好好相處吧,白琵。」燈二帶點奸笑臉回答。

「……!!」燈二這句話對白琵是一針見血,其它人聽了則是覺得:他們果然是兄弟啊…!!

「好了,總之,白琵,如果在被威脅的前提之下說出來的話…」羅貫仍是一保爽朗的表情說著。

「你…真以為自己的性格很好…?」白琵已經嚇到了。

「恩?是啊,因為我的性格好,所以已經在強迫同伴囉,你已經是被我強迫的朋友了!」羅貫。

「………」白琵說不出來話來。

「這樣說可以吧?各位?」羅貫。

「恩」

「白琵,沒問題的,什麼都可以說,我們也會保護你的」千艸。

(……真的是一群奇怪的傢伙…!!不過…要把我所知道的一五一十說出來嗎…)白琵不禁想著。

「…啊,不過已經十二點了呢」千艸看了羅貫的手錶

「咦?真的呢,都這個時間了,那明天再繼續吧…總之,大家先睡吧」羅貫。

「咦咦!?」白琵才正要準備說。

「啊,抱歉,白琵,還是你打算要說了!?」羅貫。

「好啦,明天再說!!」白琵。

(明天要說啊…真是坦率呢…)警備隊其它人聽到白琵這麼說不禁這樣想著。

「那麼,大家聽著,三個人一組,每小時輪流警備吧」鬨志。

「恩」

「那麼,晚安了」羅貫已經覺得這樣真的像合宿了。

「晚安」

「晚安」

「白琵,明天見啊!」羅貫。

「我知道啦!」白琵。

「晚安-」羅貫。

「晚安!!」白琵的反應有點激烈,讓其它人覺得只不過是打招呼嘛…。

「哦,燈二,一起睡吧!」主匪。

「……應該要這樣嗎?」燈二聽到主匪這麼說,有點不太確定。

「本來就是要這樣啊!你們是兄弟啊」羅貫。

(應該要這樣…?不是很奇怪嗎)白琵又開始再想了。

「當然可以,你就去吧,晚安」成重。

「既然應該要這樣,那麼我和羅貫也一起…」千艸的手開始搭向羅貫。

「不過很遺憾你們不是兄弟呢,晚安」成重立即把羅貫拉過來。

千艸的行徑又讓大家認為他仍然是個怪人…好像還進化了…。

「真厲害呢…兩人之間的應對技巧…」主匪蠻佩服千艸與成重這樣的互動。

「恩,因為一直都是這樣」燈二已經習慣了。

羅貫一行人都各自回房裡休息了。

 

「…到底 跑去哪裡了?」拿著武器的人發現岩石旁的鍊子斷了。

「這邊!快追上去!!」

「找到了!!最後的千鋃!」穿著金弦警備隊們拿著武器這麼說了。

「!」千艸突然睜開眼睛。

「…………」睜開眼睛後的千艸環視周圍,羅貫在隔壁的床鋪,正熟睡著。

(剛剛是夢嗎…)千艸。

「恩……啊,早安,千艸」羅貫醒了。

「……早」千艸。

「…已經早上了?」羅貫。

「恩,快七點了」千艸。

「啊,差不多要到交換時間了」羅貫。

「早安,羅貫,千艸」成重也醒了。

「早安,成重」羅貫。

「早」千艸。

「要起床了嗎?」羅貫。

「恩,警備時順便去摘些早餐用的蔬菜吧」成重。

「恩」羅貫。

(………竟然會看到金弦警備隊啊…)千艸。

「走吧,千艸」羅貫。

「恩」千艸。

(很久沒有作夢了…那是…沒有記憶之前的夢嗎…?)千艸把護目鏡戴上。

 

「早安啊,椿」羅貫。

(早安)椿。

「啊,有想到要叫什麼名字嗎?喜歡的東西之類的…」羅貫。

『顏色?』虹。

「它說什麼?虹」羅貫

『恩…昨天羅貫說過…』虹。

「咦?」羅貫

『以前有看過所以想起來了,青空』虹。

「咦?」羅貫

「原來如此…『不死鳥』是長生不老的…」成重。

『恩,牠喜歡青色喔!而且說還想再看到青空』虹。

「『青』嗎?那就叫你『青椿』吧」羅貫。

(沒問題,那就麻煩了)青椿。

「…會再讓你看到的,青空!」羅貫笑著對青椿回答。

()青椿顯得相當高興。

 

 

「啊…請皇子取了名字?真是太好了」歌珞。

「嘿?是什麼名字?」優歌手中也有一隻椿。

「叫『青椿』」歌珞。

「嘿,好可愛!感覺很像少年呢」優歌。

「皇子大人覺得『椿』很可愛,所以就幫牠取了名字」歌珞。

「恩」優歌。

「這樣啊…有鑰匙的『椿』已經到『金弦警備隊』的所在地了」歌珞繼續傳達青椿傳到這邊的訊息。

「那我們就這樣跟上去吧」沿歌。

「知道了」歌珞繼續與羅貫們藉「椿」對話。

『…就是這樣』虹。

「知道了,那麼從遠處跟蹤他們時要小心,若有什麼情況就麻煩你們連絡」千艸。

「…以上,還說『謝謝歌支的大家』」歌珞。

(他們說也謝謝歌珞)在歌支的椿傳達給歌珞了,讓歌珞相當開心。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呢,雖然分開了,但能同時連繫上呢」絹江。

「對吧」優歌。

「歌珞,往宮殿的鳥兒呢?」歌珞的叔叔。

「恩,他們應該快到了,兩隻『柊』」歌珞。

「我們總算稍微幫得上皇子們的忙呢」沿歌。

「是啊…!」歌珞。

 

「啊,皇子!」

「早,羅貫」

「啊,早安,還有蛇紋們」羅貫。

「蛇紋們的名字已經決定了」秋市。

「喔,真的?」羅貫。

「從右邊往左邊,分別是KIYOSHISATOSHIATSUSHI還有TSUYOSHI

「像兄弟嗎?」羅貫聽起了之後感覺像普通名字。

「沒錯」

「姓就用『蛇紋』,宮用了皇子的道具找了些字」

「咦?字典裡的?」

此時燈二與主匪也過來了。

「因為是『蛇紋石』,所以就用這些字…」說完遞出一張白紙。

羅貫們看了紙上的名字,字是這樣的…

蛇紋騎世士(KIYOSHI)”要求要漂亮的

蛇紋嵯飛使(SATOSHI)” 要求要帥氣的

蛇紋堊鬥司(ATSUSHI)” 要求要很強的樣子

蛇紋告予詩(TSUYOSHI)” 要求要很可愛的感覺

(暴走族兄弟…!!)羅貫忍著笑意。

「我已經盡力了」宮。

「你很努力呢,宮…」鬨志。

「謝謝宮啊」

 

「恩…沒想到會取這麼穩重的名字啊…還以為會取什麼怪名字…」但白琵沒看到字怎麼寫。

看著大家都與蛇紋處得相當不錯,自己想起了ZAKURO

(如果當初能多疼愛ZAKURO就好了…)

 

 

「那麼今天一整天,就在這邊好好地休息吧,明天出發!OK嗎?」羅貫。

「恩」主匪。

因此羅貫們多待了一天,順便繼續欣賞綻放的櫻樹。

 

 

「也不是這個墓…」鈴蕾在鈴鳴墓地附近在尋找某人的墓。

 

『…骨骸?』這是鈴蕾與羅貫們離別前的事。

「是的,鈴蕾應該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幫忙找千鋃的『骨骸』」千艸。

「找骨骸?你要做什麼?千艸?」羅貫。

『是啊』鈴蕾。

「恩…想稍微調查一下,那個『千鋃』的記憶」千艸想知道那個『被殺死的千鋃』究竟是死於什麼致命傷…。

「咦?不過要怎麼調查?」羅貫。

「晤…若可以接觸同族的身體,應該說是骨骸,我想應該可以讀取一些記憶的情報…應該說用眼睛看…」千艸。

「咦?Psychometry-!?連這個也會!?」羅貫。

「『Psychometry』?」千艸。

『那是什麼…!?』鈴蕾。

 

「…啊,若要這樣做的話呢,雖然只能看到一點點…不過還能分辨得出到底是不是本人的骨骸,找到後我會帶過去的」鈴蕾。

(原來鈴蕾小姐也會啊…不愧是幽靈…!)羅貫。

「咦?可是…幽靈是透明的吧…可以拿東西嗎?」燈二。

「雖然說移動速動比較快…」成重。

『較小的就可以拿,不過若是惡靈或太重的東西就沒辦法了…』聽到鈴蕾說到惡靈讓羅貫有點嚇了一跳…。

『不過,千艸,我完全不記得千鋃的墓了…畢竟是兩百年前的事了…這裡大多是無名墓,要找是可以,只是會花上一些時間』鈴蕾。

「不…能找到就好,抱歉,要你幫忙這麼麻煩的事」千艸。

『…不會,沒問題的』鈴蕾看到千艸又笑了。

 

(…果然,比起我所認識的『千鋃』,笑起來才比較健康。這個『千鋃』…千艸會這樣,都是因為羅貫們吧-)鈴蕾回想起之前與羅貫們分開前的事。

「恩,稍微休息一下吧!」鈴蕾就飛到鈴鳴之樹的樹頂。

「…幽靈真是方便呢,因為沒有腳很快可以地到高處!啊,遠處還有櫻色呢,真美…。綠色,越來越深,也越來越廣了…你很努力呢,羅貫。不知道慢慢重新塑造這個世界的人該怎麼稱呼呢…?」

 

 

『呸』大蛇從口中吐出了黑色的石頭。

『…三重』

「!是!…是真珠大人…嗎?」三重。

『恩,沒錯,現在是『真珠』…』聽到大蛇這麼說,三重很訝異…真珠已經從『黑色大蛇奪回來了!?』。

 

『恩…把那些圓珠…即我的一部分放進去後,那隻大蛇就會恢復到『最初』…也就是『我的意識』。』真珠。

「…咦?」三重聽得霧煞煞。

『在深的意識的地方應該會有卯之花的意識,到時我會把它叫出來』真珠。

「這…是怎麼回事?」三重。

「啊…大蛇,很久以前大家跟我是『同樣生物』」真珠。

「咦?」三重。

『雖然身體已經分開了…不過很久以前,我們的意識是共有的』真珠。

「…?」三重。

『在這個時候,各自想出了自己的『名字』後,漸漸地,有了『自我』…因此各自都有『心』了。剩下的只是…大蛇們可以在腦海裡連繫,也可以對話。』真珠。

「是這樣嗎…?」三重覺得非常不可議。

『生物大抵上不都是如此嗎?』真珠。

「呃,不是…人類不太一樣…」三重。

『啊…是啊,人類是不一樣』聽真珠這麼說,越來越覺得大蛇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生物…。

『!…『卯之花』很快就會醒來了』真珠。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三重。

『三重,你做得很好,謝謝你』真珠。

「這沒什麼…」三重。

『這樣你就不是我的活祭品,也不是玩具了。我就跟你的母親做朋友吧,交易成立。卯之花要醒了,那麼我要離開了,再會了,三重』真珠。

「是…」三重聽到真珠這麼說,內心不禁想著:『交易』…是啊,我跟真珠大人有交換條件呢…『若我幫你,代價是,請跟我的母親做朋友』…現在想起來當初只是出自好意才做的…好難為情…。

 

『……你叫『三重』…?』大蛇開口了。

「啊,是!…是『卯之花』大人嗎?」三重。

『…恩,沒錯…從真珠那邊聽到了一些事呢。其它大蛇們的情報也流入腦中了』卯之花。

(『流入腦中』…?)三重

『三重,你似乎『很想見你哥哥』…他還活著,在遙遠的地方』卯之花。

「…成重哥哥!?」三重。

『沒錯,真珠她那可愛的男孩』卯之花。

「還活著…!?」三重。

『恩』卯之花。

(真的!?真的還活著…!?因為別人說他被『神隱』了,還以為他已經死了…)三重。

『…想見他嗎?』卯之花。

「!是的,當然想!」三重。

『那麼交易成立,我就帶你去』卯之花。

「那個…我要以什麼代價來交換…!?」三重在想,怎麼又來個交易了!

『啊,不是啦,三重,這是你幫助我的代價,所以我要帶你去見你哥哥。謝謝你,幫助了我』卯之花。

(真珠大人、卯之花大人…仔細想想,他們真的很好呢!我『一次』可以實現『二個』願望……)三重。

『怎麼了,要出發了,三重。坐在我的背上吧』卯之花。

「是…!」三重想,真是不可思議又溫柔的大蛇大人…。

「!!」三重突然驚覺:她說要『坐在背上』,怎麼坐…!?

『好了,快坐上來』卯之花。

一直被催的三重不禁覺得,而且還有點嚴厲的大蛇大人呢…。

 

 

「………」在宮殿被金隸支開的夜明,似乎一直待在房間裡…進行某些事。

<39回完,40回待續>

 

 

 

 

 

謝謝各位不耐其煩地把這回看完了,到這裡剛好是第13集結束

這回女性角色似乎圖比較多呢~因為這回正是女性角色大顯身手的時候啊!

杉浦老師為此也把這回的標題弄為13集的副標題,當然封面為此迎合副標題了!(S◇13)

下一回的故事可能有點悲傷…所以先讓大家有點心裡準備…

彩頁部分,網站已更新38回與39回的圖,請至DEEP FOREST網站瀏覽~

 

 

 

 

 

儘管上回內容不多,還是有許多訂戶們來評鑑了~(感動流淚)

上回大家看完後對主匪們在夜間賞櫻很嚮往~也很喜歡背景音樂(選對了!!!)

這回三重大顯身手,所以各位要好好讚賞她喔(元月號的評鑑留言已回覆完畢~)

這回仍內容有點缺乏,所以不硬性規定要幾篇,不過更多是最好, 搞不好再一個星期後就可以看到第40回 ?(笑)

您的暱稱:
您的e-mail:
您的網址:
您對這次的評
評價與建議:
管理密碼:
   
  瀏覽其它評鑑內容: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