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數量:1058

發行日期:2009/11/2

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閱讀前請先注意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最新情報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56回:優先順序

『總算來了呢…很久沒有新的活祭品了…』大蛇。

蛇…?!
這麼大…?
為什麼在這個地方?
活祭品?
我?
是活祭品…?!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
我怎麼會遭遇到這樣的事…

『今天一起出去吧』

啊啊
原來如此
果然……

覺得
『今天很溫柔』
因為第一次
一起出去

高興過頭了…

真像笨蛋啊…

這個情況下不可能逃走

就算有機會到門口,外面閂著門閂,沒辦法立刻打開

『你是數字之子嗎?』

怎麼辦…該怎麼做才好?

「不…不是…」成重。
『這樣啊,太好了,可以吃呢』大蛇。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算了
就算死了
就算我死了
也沒有人會悲傷

一直不把我當一回事…
那個人也是
每一個人
每一個人-…!

『重華之男是毀滅預兆』
『不祥之子…!』

但是我還不想死
在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做
要怎麼做-

「…你 喜歡吃人肉嗎?」
『不喜歡…也不討厭。只是為了保持身體,必須取得養份』
「…把我當養份,不會太小了嗎?」
『說得也是,是有點小了呢…』
「那麼讓我再活一陣子呢?」
『…意思是,是等你長大一點再吃?』
「是的」
『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如果你讓我活著的話-…」

◇◇◇◇◇◇◇◇◇◇◇◇◇◇◇◇◇◇◇◇◇◇◇◇◇◇◇◇◇◇

「好…可以了」千艸。
「結束了?千艸」羅貫
「啊啊」千艸。
「?喂-千艸。這片森林外面有『光之砂』吧?」燈二。
「對…」千艸
「這樣就會一直被星示御言看見吧…?」燈二。
「沒錯,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會在他的掌握中。所以出了這片森林,話不要隨意說出口。」千艸。
「哦」主匪。
「必須說在嘴裡才ok?」燈二。
「因為你們沒有『線』連結著」千艸。
「這樣啊」宮。

(『線』…咦?這樣的話…那時看不見的線究竟是什麼?難不成也是星示御言的『線』?還是告訴千鋃比較好…)
鈴蕾想起在當時在混戰時看到羅貫將毒花培育解毒花時他的周圍有奇怪的線。

「『你的名字是真珠,血之主人是白河白琵』」
「『敦仁』」
「『夕吾『』
「『秋市』」
「『深鳴』」
「解血的言語,變大,混合,現身。你有四足,眼在正中間,以及載著主人們的身軀與力量…完成了。」白琵。
「哦哦」
「真厲害」
「跟蛇紋們一樣的形狀」
「再取名字吧,去拜託宮」
「…不能和之前的一樣嗎?」白琵。
「可是那個騎世士就是騎世士啊…只是像死去的那個啊!」秋市。
「…那麼去做墓吧,蛇紋們的…就算是紀念的」
「羅貫」
「千鋃」
「恩…就這樣…雖然是人偶,但他們載我們到這裡呢,就做四隻分」
「好了,讓花照料他們」羅貫
「在墓前要這樣-讓他們平靜地沉眠」燈二拍了雙手。
「這樣?(啪)」秋市與其它人都合掌。

(啊,那是合掌祈禱)羅貫

「在附近種鈴樹,可以讓空氣變得較乾淨。」鈴蕾。
「我知道了,鈴蕾」羅貫。
(………這樣啊,總算了解了,原來如此…)鈴蕾。

「那麼葎可就跟宮的真珠一起…主匪就跟燈二一起騎KURO」千艸。
「恩」
「『光之砂』影響較強的地方,就避開,我會邊看邊前進」千艸。
「啊啊」
「……你果然適合短髮」雖然羅貫覺得剪短有點可惜。
「真的?」千艸。
「恩,以前的『千鋃』適合長髮…不過『千艸』市適合短髮,就性格方面上」羅貫。
「…恩,我也比較喜歡短髮」千艸。

(…對了…就是這樣,這就是我的『千艸』的個性-…)羅貫乖乖的讓千艸抱了,而千艸似乎非常高興。

「你在做什麼啊?千鋃!!」秋市。
「快點剪掉啦!頭髮!!」

「那個,一直都是千艸的癖好吧…看見了嗎?」主匪。
「恩,大概是羅貫教育出來後變成那樣了吧」燈s二。

「千鋃」鬨志。
「恩?」千艸。
「不能到…空屋嗎?你也看過吧,壁都混入光之砂」鬨志。
「去一下是可以,不過最好是不要住下…」千艸。
「這樣啊」鬨志。
「好,出發吧!讓你們久等了」千艸。
「那麼先去空屋吧」鬨志。
「咦?」千艸。
「找衣服」鬨志。

「糟了」大家才驚覺半裸的千艸竟然讓人完全沒有異樣感。

(…呵呵,是這樣呢。我所遇見的千鋃適合長髮,雖然是『同一個人』,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咦?……)鈴蕾覺得身體好像有變化…。

「鈴蕾?你的身體怎麼變淡了…」羅貫。
「我,要消失了呢。漸漸地…」鈴蕾意識到力量用盡了。
「咦?鈴蕾要消失…」羅貫。
『這次似乎是最後見到你們了,要跟你們道別了呢』鈴蕾。
「咦?」秋市。
「鈴蕾」千艸。
「鈴蕾小姐…」羅貫。
『只是消失,不是死去啊,我已經死了。我知道,即使死去也會留下某些事物。』鈴蕾。

那是,肉眼無法看見的,並且也有新生的事物。

『羅貫,只要你保持這樣下去,這樣,一定會一直延續下去』鈴蕾想起,就像剛剛的雪之葉大人…。

不是星示御言,創造這個世界-是以你的方式喔,羅貫。

『雖然我的形體會消常,不過你們會記得我,只要看見鈴樹,就會想起來,那就是我哦』鈴蕾。
「恩,我知道…!謝謝鈴蕾一直幫助我們…!」羅貫。
『能幫上忙真是太好了呢,也受成重照顧了』鈴蕾。
「嗯」羅貫。
『加油啊,『皇子』』鈴蕾。
「…我會的…!」羅貫。
「鈴蕾…那時,許許多多的事…真是謝謝你,鈴蕾,你一直對我很好…!」千艸原本想道歉,但一想到以前鈴蕾問他為何要道歉的事,就不再說第二次。

『就是這樣,不是道歉哦。…在最後,能遇見你實在太好了,千鋃現在還活著喔,而且變得很幸福了…』鈴蕾親了千艸的臉頰。
「鈴蕾」千艸。

(…某處在呼喚我?)鈴蕾消失之前突然有這樣的感覺。

「鈴蕾」燈二。
「幽靈消失後會如何…?」秋市
「雖然我不知道,不過…我想會留在大家心中…」羅貫。
「…好,出發吧」千艸。
「恩」羅貫。
「啊…」

( 請 各位 一路 平安 )
儘管羅貫們早已確去,蛇紋們的墳墓圍繞著這樣的訊息,。

◇◇◇◇◇◇◇◇◇◇◇◇◇◇◇◇◇◇◇◇◇◇◇◇◇◇◇◇◇◇

…為什麼我會忘了?

『可以讓我活著嗎?如果你讓我活著,我會再帶來一個活祭品,若是你希望的話,更多人也可以,我會帶來獻給你,在那之後…你就把長大的我吃了,拜託你,請再等一下…我無論如何』
無論如何!
『在這世上,有想殺掉的人,在還沒殺掉那個人以前,我不能死……!』成重。

『…真是有趣的孩子,我喜歡。給你刀蛇吧。』真珠。
『刀蛇…?』成重。
『要殺人,還是用刀比較好。那麼來交易吧,我讓你暫時活下去,代價是,你要為我增加活祭品-…』真珠。

……沒錯。我作了這個交易…『交出母親和其它人』
代價是讓自己暫時活下去
最惡劣的人性……。

『我請真珠大人跟母親作朋友…』

三重  你真的是個 好孩子呢
被那樣的母親這樣對待,還會擔心她…雖然性格有點被扭曲了

和我完全不一樣,也和羅貫不一樣
-真好,真想變成那樣……

『你是繼承了金弦血統的孩子唷』

…真是殘酷。這個事實真是殘酷……
這是真的嗎?……不,現在這時根本沒必要說這種謊言。
我的確是可以聽見皇子的聲音。…但是燈二也聽得見皇子的聲音…?為什麼?為什麼?

『跟我一起來吧』

…太大意了…

─────並不是

伸出手的是   自己

『你是必要的孩子唷』

那一瞬間  伸出了手─────
不就是因為自己  才會這樣嗎?  
我………!

『在這個世上,有想殺掉的人』

──────說到這樣的程度,也和真珠大人交易了

現在這個樣子真是令人厭惡…!!

…就算主匪他們知道我是『金隸的弟弟』,應該不像是會在意
雖然我了解

但那兩個人出現在,立刻砍殺他們就沒事了
我在猶豫些什麼……
────……這種背叛的行為。

『如果你讓我活下來,我再帶一個活祭品給你』
『金弦之子』
『毀滅預兆』

────────現在 實在是非常厭惡自己
為什麼自己會是這種人呢…?

 

(咔吱)
「成重。藥效應該退了吧,完全清醒了吧?」重雪。
「……唔…!…為…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成重開始緊張。
「我已經說過了吧,你繼承金弦的血統,是很貴重的血統啊」重雪。
「…為何,那麼為何一開始不說呢?在我被稱為毀滅預兆前」成重。
「不可能說的啊…父親是誰原本就是祕密,金弦血統本來就不能外流。況且有著金弦血統,又是毀滅預兆的『男孩』,太不吉利了。你的運氣不錯,為何大蛇讓你活著…?」聽到重雪問了這句,成重不禁顫抖了一下。
「雖然把你拋到了異世界,但你為何又回來了?」重雪。

啊,果然
是這個人拜託金隸,把我拋到異世界…

「…那麼,為什麼,為什麼現在又把我帶回來…?」成重。
「你在敵方陣營,不利於我的立場」重雪。
「…啊?」成重。
「會讓皇子與金隸大人對我的印象不好,不是嗎?不過真是太好了,有稍微正當的理由把你叫來…」重雪。

繼承『』的金弦血統,以及把我當活祭品獻給大蛇,又把我拋到異世界。
在我回來後,為了不讓自己的立場處於劣勢,以繼承金弦血統的理由叫我回來。
利用…
──────自己的孩子
不只一次
就連第二次
捨棄的孩子
不,正確來說,這是第三次────…

「成重,來,把這個喝下去」重雪。
「………?…」成重。
「這是皇子的血,你不喝,就會被殺掉哦」重雪。
「咦?」成重。
「雖然說是貴重的金弦血統,不過總不能把身為敵人的你就這樣留在這裡吧?你喝了這個,就會變成皇子操縱的僕人。不要緊的,不是致人於死地的藥。你的金弦血統、身體是必要的,就許多方面而言,還有可以聽見皇子的聲音的耳朵…這樣就有用處了,做為皇子的人偶」重雪。
「……………那個,重雪大人」成重。

不要聽 不要聽 不要聽

「……你 有在乎過我嗎…」成重。

不能聽!!

「一點也不在乎」重雪。

那麼你 是什麼?
…這個人  這個是什麼?
生物嗎?
…我
…我是 什麼?

 

『我會再帶一個活祭品過來』
『我給你刀蛇吧,要殺人,就用吧───…』

…咦?
殺了  這個人 不是比較好?
因為我跟大蛇大人約好了
快點殺了這個人   必須獻給真珠大人才行──……

成重近似崩潰了。

 

 

 

(咔咔咔)

(啪!)

「!羅貫…!?」成重看見一進門的髮型,但臉上卻是冷酷的表情。
『───…』
「…皇子」成重。
「皇子?」重雪。
皇子急速走向成重,將成重的頭強壓住。
「!?」成重。
『正好,你來代替燈二』皇子。
「咦?」成重。
『……沒有重要的情報呢。千鋃千艸倒下來了?反正到最後那個男的會立刻讓他『恢復原狀』…』皇子。
「…!」成重。
他在讀取我的腦?是記憶!?『代替燈二』!?

「讓宮或鬨志來接手!我立刻叫他們過來!」燈二。

那個時候,突然地,在那樣的情況下獨自離開的燈二
可以聽見皇子的聲音的燈二───…

「皇子治好了我的眼睛!」成重想起燈二以前說了這件事。

對了,『眼睛』,是皇子『治好』燈二───…

『皇子一直可以看見這裡…?』白琶。

…該不會?
「該不會…皇子,到目前為止,你一直透過燈二的眼睛看到我們這裡─────…?」成重。
『……那又怎麼樣?從現在開始,你是替代品,作為我的人偶,成重,算是代替金隸,為我行動』皇子。

「咦?我才不要」成重想,『代替金隸』!?
『你的選擇,就是喝下我的血,不然就是死,就這兩個而已…!』皇子。
「…成重,乖乖的喝下去,你想死嗎?」重雪。

我是想死  現在也是
─────但是,在這之前,我想殺掉那個人
只有你,不管怎麼樣,都要比我先死…!

成重狠狠地瞪著重雪。

要殺了你!

只有這個,絕對

 

 


糟了

沒帶來

───不  這樣也好

不想用虹殺人
刀  其它的刀
有什麼刀───…

 

『成重』虹
『早安 成重』羅貫

我想見

『成重』千艸
『成重』燈二

…我想見

想再次  見到 大家……

但是我想殺

──可是,如果殺了這個人,就再也無法見到羅貫。
殺了人,是沒有資格見到那個孩子。
但我想殺
不管怎麼樣,不管怎麼樣,我都無法原諒……!!

『選擇吧,成重,要喝下我的血,還是死在這裡…?』皇子
成重流下了眼淚。

我想死
我想殺
我想見

────再一次

 

完全地 變成背叛者。

…各位  對不起
雖然很任性
………請讓我相信你們

如果是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做些什麼。

『…成重,不要讓我再等下去了』皇子。
成重打開蓋子。

羅貫那孩子絕對會幫助千艸,一個人切開胸膛,握住心臟。
千艸絕對不會丟下羅貫就這樣死去。如果是為了羅貫,就連命運也能改變。
若燈二發現了他和皇子的『連繫』,也一定有所行動,絕對不會輸的…!

如果,就算我被操縱了,千艸、燈二,還有主匪們也不會那麼輕易被我殺掉。
不要對敵人手下留情,絕對要守護羅貫。

…對不起,我相信你們一定有什麼辦法────
即使是一瞬間也好,讓我從皇子的人偶恢復過來。
只要再一次,見到大家,看到大家的臉。
…在闖下大禍後,在我殺了那個人後
這樣 即便足夠了。

成重含著淚,喝下皇子的血。

 

 

◇◇◇◇◇◇◇◇◇◇◇◇◇◇◇◇◇◇◇◇◇◇◇◇◇◇◇◇◇◇

「打擾了,金隸大人,重雪大人有話要我轉達給您──── …。?」

夜明。
有什麼,不尋常的氣息…是什麼?
夜明一推開門,發現皇子作出的骸骨怪物不在────?!
「金…金隸大人…!?」夜明發現金隸被骸骨怪物抓住,像是睡著了。

 

 

◇◇◇◇◇◇◇◇◇◇◇◇◇◇◇◇◇◇◇◇◇◇◇◇◇◇◇◇◇◇

『……………………總算  來了,綻放一片的───花……』星示御言。

<56回完,57回待續>

 

 

 

 

 

成重…
就某種程度上而言,比千艸來得黑暗?

但被操縱的他…有什麼機會復原嗎?

對於這回有任何感想,歡迎至這裡留言
彩頁也是要往上面那個網站看哦(笑)
另外57回彩頁可以搶先看: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

還有,DEEP FOREST網站新增桌布!
新網址:http://deepforest.ftp.cc
歡迎新舊朋友來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