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數量:1063

發行日期:2009/12/26

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閱讀前請先注意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最新情報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 57回:VS世界

「哇」羅貫。
『那個村子,不要緊吧?』虹。
「真是危險…下面的岩石很快就會崩塌」千艸。
羅貫一行人在前往宮殿的途中看到一個村莊位於在岩山,下面的岩石看似有裂開。
「看到了嗎?」主匪。
「恩…可以看到了。靠懸崖邊吧?」燈二。
「沒錯」主匪。
「讓我稍微補強一下,請等我一下」羅貫。
「恩」鬨志。

「用『根』的種子就可以了?」羅貫。
「對…讓它沿著懸崖側邊」千艸。
「好,拜託了,支撐這座岩山」羅貫讓根之種子生長,從地面延伸到上方的岩山,支撐了上方村莊的岩石。

「…什麼?怎麼地面在搖晃?」
「該不會要崩塌了…?」
「我去外面看看」
在上方的村人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就可以了?」羅貫。
「恩,堅固的根也伸入岩石中,可以支撐著」千艸。
「太好了,謝謝你,『根染之樹』,辛苦了」羅貫。
「………」千艸。
「恩?怎麼了?」羅貫。
「沒有,走吧」千艸。

(…原來如此,鈴蕾說的一定就是這個吧…?)

 

「恩…傷治癒了」千艸看著燈二的眼。
「咦?刺傷治好了?」秋市。
「你的繃帶還真厲害…」宮。
「燈二,你的眼,可以看得見嗎?」羅貫。
「雖然跟之前還是不太一樣,不過可以看見了」燈二。
「真是太好了!」羅貫抱住燈二。
「抱歉,讓你擔心了,羅貫」燈二。
「…呼,治好了啊」白琶。
「對了,謝謝你,白琶」燈二也抱住了白琶。
「我根本什麼都沒說啊!!」白琶才說完,慘遭千艸的「環抱」。
(那個,已經變成他的興趣了吧…)主匪只能在旁邊一邊暗自同情。

「不過,眼睛使用上會比以前麻煩。不論哪個人稍微使用第三隻眼的力量,都會影響兩人腦中的畫面。試試看,主匪。」千艸。
「咦?用第三隻眼?…………」主匪。
「啊,真的耶。景象改變了」雖然聽燈二這麼說,其它人還是難以理解。
「就是兩人共用『三隻眼』?」
「是啊,還是…慢慢習慣吧」
「這種情況下也是得習慣」

「還有一件事,燈二…左眼還是不要經常看比較好」千艸。
「傷的比較嚴重?」燈二。
「恩…還是不要讓眼睛負擔太大比較好。」千艸。
「太好了,我帶了眼罩,給你」羅貫。
「謝謝你,羅貫」燈二。
「…對了,千艸,你沒事吧?」燈二。
「恩?」千艸。
「你的身體還連接著『線』吧?」燈二。
「恩…」千艸。
「要是你反抗星示御言,被他察覺到,不就會出手阻撓?」宮。
「他不是連記憶都可以讀取…?」鬨志。
「啊…沒問題。他的『線』可以感應的地方,我事先準備了就算被察覺,對他是好的記憶,剛剛就在準備了」千艸。
在場的人都似乎還無法理解千艸的意思。
「恩…我這樣說好了…。在腦中,我先把被察覺後就麻煩的記憶變更,再誘導星示御言的『線』,連結固定那一部分記憶」千艸。

(大概…就像把錄製好的電視節目,剪掉不需要的部分加以編輯錄製讓人觀賞這樣的感覺…。但似乎難以傳達)
羅貫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覺得很難解釋給其它人聽…。

「呃…總之就是讓混淆星示御言就對了吧?有效嗎?」
「沒錯」千艸。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羅貫。
「我把『 記憶全部回想起來』、『身體也恢復』、『這就前往宮殿』、『救回成重,阻止皇子』記憶製作起來,至於『破壞月亮』、『可以看見線路』…」千艸。
「改變這些記憶?」鬨志。
「恩」千艸。
「之後,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就會變成星示御言想引導的方向進行,我們的行動就不會被破壞」羅貫。
「這樣啊」秋市。
「話說回來,像破壞月亮這樣的行動,有可能會被阻撓,不過…」千艸
「也是那個時候的事了。」燈二。
「恩恩」宮。
「-…」主匪。

「什麼人?!」千艸、鬨志、燈二還有主匪舉起武器。

「不,我們…」
「抱歉,我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
躲在一旁的兩人看到樹槍,立刻得知是『千鋃千艸』
「不要緊,他們沒有敵意」千艸。
「OK」燈二。
「沒有你還拿槍對著他們」主匪。
「大概啦。你不也是拿著刀?」千艸。

「…那個,我們有事相求,可否聽………我們說?」
「啊…真的是皇子…!和宮殿的皇子一樣的容貌。您可否前往我們的村子?我們希望您能讓花開…沙芽大人。」

「花?」羅貫。

(咦?沒把我們當壞人吧…?)
(沒有,星示御言不是出現在其它村莊,說『宮殿的皇子是妖芽』?)
(啊,這樣啊…這麼說…)
在一旁的其它人低聲交談。

「…我們村莊就在您眼前的山丘,有片矮樹原野…」
「矮樹?還有沒枯萎的?」燈二。
「不…或許是枯萎的…我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每50年才開一次花的樹…」
「每50年?」秋市。
「偶爾會有這種花,這種樹的樹枝不會枯萎,只是沉眠活著。」千艸。
「哦-」燈二。

「村子裡的老爺看到那些花開,一定會很高興,他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
在一旁聽見的人不禁想,真的很嚴重呢。
「也快到了第50年花開的時間,不過這片土地比以前更荒涼,不知道會不會開花…。拜託您了!沙芽皇子大人」
「能否讓這些花開?算是為了老爺…!」

「哦,好,那我就讓它開。沒想到有這種情況」羅貫
村人反而被這麼爽快的羅貫嚇一跳。
「不過先等一下。」羅貫。

「千艸,之前皇子說『站在我們這邊的人可以當成敵人』…」羅貫小聲地談了起來。
「是這樣沒錯」燈二。
「那麼現在呢??」羅貫。
「…我想那個時候燈二的眼睛與皇子連結著,所以才會這樣說」千艸。
「對了,那時地點與人都是pinpoint可見啊…」羅貫。
「pinpoint?」燈二。
『類似精確的意思-』虹。
「現在應該是沒什麼效用了,他看不到這裡的情況」千艸。
「…不過,還是不要太張揚比較好吧?」羅貫。
「沒錯」千艸。
「好,我知道了」羅貫。

「讓你們久等了」羅貫。
「啊,是!」
兩位村人不禁想著:
(真隨和)
(真隨和的皇子…)

「我是可以讓花全部開,不過…如果你們把我們當成同伴,有可能會被認為是敵人。」羅貫。
「咦?」
「所以不要介入太深。羅貫最好是能在一路上不斷地隨意讓花開…。可以不用靠近村子,到那片低樹原野嗎?」千艸。
「可以的,那片原野的對面地形像山丘…」

(怎麼…千鋃千艸不像傳言中這麼可怕)
另外一位村人聽了千艸的建議不禁這麼想。

「為了確保你們的安全,還是不要向其它村人提這件事,拜託了」羅貫。

「咦?可是…」
「這樣勞煩皇子殿下,又讓您做白工…」

「啊,不會,這樣就好,這沒什麼。如果能讓這個世界恢復綠意,我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對吧,千艸?」羅貫。
「恩」千艸。

(啊…他真的是 神之子)

「那麼我們就快點出發吧」羅貫。

(真隨和!!)
這是這兩位村人對羅貫強烈印象。

 

◇◇◇◇◇◇◇◇◇◇◇◇◇◇◇◇◇◇◇◇◇◇◇◇◇◇◇◇◇◇◇

稍微倒退一點時間,位於宮殿。

「───」金隸。
『───』皇子。
『竟然會有這種事…從一開始不光只是被操縱,我,就連你,也都是星示御言創造出來的人偶…』皇子的手不斷顫抖著。

「皇子…」金隸心裡想,竟然連自己都是被創造出來。

(事先準備好的人?人偶?『連結著金色絲線的一族』、『神之絲線』。…那些老好人的叔叔們也是?每一代金弦,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操縱著-……?!竟然會有這樣的事?-如果是這樣,到目前為止,我是什麼?這個心的記憶究竟是-)

『如果真是如此,我應該會見到千鋃千艸。我會和那個死神,引導這個世界滅亡。當時的千鋃在修復肉體。因為剛好千鋃『趕不上』,星示御言要你來代替他。』皇子。

『你沒中獎啊……』皇子。
「皇子……。………請相信我!我確實有記憶,也有心!不是已被選擇。選擇你的是這個我!」金隸。
『…現在這句話,你根本就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你自己說的…?』皇子
「……我知道了。那麼我就離開吧。我不會再說什麼了。從現在起,你就自己一個人思考全部吧」金隸。
『你說什麼?!金隸,你要幹什麼?!』
皇子看見金隸抽出一把小刀,輕劃開掌心,血形成了『布』。套在皇子頭上。
『?』皇子。
「我的血之布,也可以遮蔽空間。」金隸冷靜地回答皇子,又繼續說著。
「…對你有影響,目前只有『光之砂輪』而已,遮蔽頭上的空間,應該可以防止精神干擾」金隸。
『咦?』皇子。
「我被星示御言的線連接著」金隸想,那是斬不斷的線。
「現在我是以我的意志行動。或許線也連結著腦中…所以不要再靠近我。從現在起,你就思考,照你的意思隨意對待這個世界。畢竟我跟你的目的相同。請把我暫時關起來,讓我無法行動,進入沉眠,就用你製造出來的骸骨人偶來監視著我…。重雪大人和圓鷲應該只帶回了成重,照原先預定,把他當成你的人偶,代替我使用就可以了。當你習慣操縱的方法,也用你的妖芽力量,操縱我加以使用。…因為我無法脫離星示御言的『線』……所以隨你高興使用我,皇子, 拜託了。因為之前你跟我一起思考、行動,我不知道我的『線』會造成什麼影響…!你就一個人思考 - 沒問題,你可以的。」金隸。

『金隸,我…』皇子。

「你已經不是人偶了…如果剛才被我的話傷到,那麼你是擁有心的。那是以前,我不曾見過的表情」金隸微微一笑。

(金隸…你也一樣。你的表情-)

『我知道了!從現在起,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為了不要讓你做出奇怪的行為,我把你關在我的房間裡,用骸骨人偶限制你的行動。』皇子。
「對,沒錯。」金隸。
『你最好也別思考,金隸。我會找到切斷你的『線』的方法。等著我,我一定,我一定會讓你自由-…。』皇子。

 

(星示御言,不死的存在,是這個世界的『神』。或許憑我們消滅不了他…。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放棄。這樣下去,也只是隨他喜好被操縱著。或許,就算會輸給他,我也絕對不會順著神的意。我有我的生存方式…!就算他死不了,只要破壞他想要的,我就贏了。已經跟預言沒有關係了。超越預言的程度,就是所有一切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就連全部的人類也是。如果星示御言引導著『羅貫』,引導著人們,重新創造這個世界的話,我就以我的力量改變這個世界的生命,全部破壞殆盡。我要破壞一切!破壞一切!誰都不能叫那個男人是『神』!!)

(要是我死了,這個世界僅存者,只有星示御言一人的話…我就『輸』給了那個神-!!)

『成重!』皇子。
「是,皇子。沙芽大人,請您往沙芽少年過來的方向,培育生命種子之樹,盡您的全力。」成重面無表情地牽起沙芽的手,對她下了這樣的指示。

沙芽伸出了手,水晶般的樹幹急速成長,一瞬間往前延伸。

『……區區一個人偶…!』皇子似乎不是很高興。

 

 

 

 

 

◇◇◇◇◇◇◇◇◇◇◇◇◇◇◇◇◇◇◇◇◇◇◇◇◇◇◇◇◇◇◇

 

「那麼,我去一下,你們就在那邊等著」羅貫。
「恩」燈二。

「抱歉,你們趕著前往宮殿還麻煩你們」

「啊,沒關係,這就像我的工作,所以我要做。」羅貫的發言讓村人再度感受到,他真的很隨和。

「啊,那個山丘到了」
「停下來,KURO」

「啊,真的是一片低樹原野…?」羅貫。
「不要緊,樹沒有枯萎,全部只是沉眠中。因為養份不足,只能呈沉眠狀態…」千艸。

「這樣啊…話說回來,要是連我碰觸之後,因為『還完全不到50年而無法開花』……該怎麼辦…」羅貫。

(-要是真是如此…………)
千艸看著這些樹
(可以看見回路。雖然我沒有培育的力量,不過…大概是有『讓花開』的開關,要是這時押下那個開關,羅貫再培育的話,應該是會開花。儘管如此,這樣是完全不一樣的…)

「算了,總而言之,試著拜託它們看看。拜託你們了,或許還不完全到50年…那邊村子的大爺想再看到花朵」羅貫

(就像平時一樣,習慣性地對植物說話)
千艸淺淺一笑。

「能為我們綻開,我們會非常開心,拜託各位了…」羅貫。

(那樣一定是正確的)

羅貫碰觸後,一瞬間,整片的花綻放了。

「開花了…」羅貫非常高興,樹為他開花了。

「真的很謝謝您…鳴哇,真是美麗!不可思議的顏色」村人。

「花和葉子是淡紫色…還有粉紅色?也有橘色的」羅貫。

(看吧)

「哦!成功了,花開了」燈二。
「真的耶」秋市。
「哦~真漂亮」夕吾。
「一片紫色」
『唔哇』三重。
「嘿,那就是每50年才開的花啊」

「地圖書上有記載每50年開一次的花,是『朝霞之淵』」宮。
「朝霞?像火燒的顏色?」
「…並非像現在我們所看到雲籠罩著天空;沒有雲的天空的夜晚,當黎明時,就會變成那樣顏色。」宮。
「哦」鬨志。
「那樣的顏色嗎?真的像是黎明的天空?」主匪。
「應該是那樣吧」宮。
「…真想看」
「真想看到呢」
「…會看見的,一定,總有一天」秋市。

 

「老爺!」
「…恩?」
「窗戶,我把窗戶打開了,請您看看外面!可以起床嗎?」
一名男子衝進房間,對著一位似乎臥病在床老人這麼說了。

「您看!」男子拿了望遠鏡給了老人。
「是花!像朝霞般…!」

「……真的,真的開花了…沙芽大人,真的來了…」老人。
「他經過這附近了」男子。
「這個世界有救了……!」老人。

「皇子大人,還有千鋃大人,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不用客氣」千艸。
「太好了,花開了」羅貫鬆了一口氣。
「老爺也一定很高興;那邊正對面的房間,可以稍微看到這邊,他在靠窗的房間休息」
「恩,看見了…他很高興」千艸。
「咦?你看得見啊?」村人想,千艸的視力真好。
「恩」千艸。
(咦咦??)
「千艸,待會你看-」羅貫正在叫千艸時,千艸突然停頓了一下,似乎是看到了什麼。
「那名男子,在旁邊…」千艸。
「咦?男子?是開吉吧?常來探望老爺…」
「千艸?」羅貫。

(『線』)
千艸看到那名男子,開吉,胸前有條線往上延伸。
「開吉人真的很好,說一定要讓老爺看到花的也是開吉…。皇子們的所在之處,是開吉用望遠鏡找,才發現的。所以我們就前往皇子們的地方並拜託各位。真是太好了,很快就找到你們了。」

(那是,那一族連結著『星示御言』的線的男子。他說出,每50年才開的花,還有『拜託皇子讓花開』-難不成,這個行動,也是包含在星示御言所引導的流向之中-…?)

「千艸?」羅貫。

「真的…沙芽皇子大人真的存在…就像那位星示御言大人所說的一樣…!」
「!」羅貫與千艸聽到一驚。
「啊,皇子大人知道星御言大人嗎?」
「呃,啊…知道」羅貫。
「該不會那一位是神…?」羅貫與千艸一聽村人這麼說,頓時回答不出話。

在對面的村子,每個人都拿望遠鏡往外看。
「你看,是紫色耶,好漂亮…那不是花嗎?果然是這樣!『朝霞』的山丘哦」一名女子對屋內的人這麼說。
「沙芽皇子大人總算來了,原來是真的存在啊!」屋內開始熱烈討論起來。
「那不就是朝霞之淵?!傳說每50年開花一次…」
「這麼說『正好到開花的時間嗎?』」
「沒想到真的開花了」
「沙芽皇子大人來了呢」
「果然是真的…!」

『…終於來了,開滿一片『紫色』的花』星示御言。

「跟星示御言大人所說的一樣…!」

 

位於羅貫經過的懸崖。
「哇…!從懸崖對面,有樹支撐著…?連這邊懸崖的下方也有樹枝環繞著,這樣就穩固了,沒問題」
「看樣子沙芽皇子大人經過這裡了呢。連對面的綠意也迅速地增加。這邊也順便受惠了,一定是這樣!」
「就如同星示御言大人所說的,沙芽皇子的人真的存在呢…!」

 

「一定是神之子來了。為了拯救我們而誕生,並前來了」老爺。

「就如同星示御言大人所說。要守護我們而賜給我們」

「…難不成」

「難不成」
各地村子的人都在猜測。

「…一定是這樣」
「那一位,就是『在砂中發光的神』………!!」

「………………」
羅貫與千艸聽到村人這麼說,反而開始擔心起來。

<SILVER DIAMOND 57回 完,58回待續>

 

這回皇子與金隸謎樣的對話不少(瞇眼)
不過成重真的變的比較冷酷了…(58回可見)
有任何感想歡迎至: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article/25198093
亦可見此回彩圖
謝謝各位訂戶長久以來的支持與指教
2009年即將結束,所以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2010年也請多多指教^ ^

 

DEEP FOREST網站更新

gallery新增一張桌布!彩扉區亦更新!

直接進入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