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數量:1082

發行日期:2010/02/14

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閱讀前請先注意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最新情報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 58回:預言

「!」
成重把皇子的血喝光。

『喝下皇子的血 你就會變成皇子操縱的僕人』

「………」

(體內與腦中,有什麼漸漸變得模糊不清。喝下的皇子的血,似乎漸漸與妖芽的力量產生反應-…)

「!」

(對了,至少- 至少!)
「……重雪大人!我只有一個請求-…請轉告『夜橋夜明』,『葎可大人因為你的藥而倒下了,那個藥會致人於死地』-你被金隸和皇子利用了,請您…」成重還沒說完,就被皇子制止,昏過去了。

(…成重,你竟然把多餘的情報丟給我。如果處理不好,我就會在這裡為了封口而被殺掉吧-…)

『……』皇子回頭看了重雪。
「皇子,我可沒有像背叛這種行徑。不必要的事絕對不會說。我可是很珍惜自己的性命…。從一開始,其它人會怎麼樣都與我無關。而且,也請您不要忘記,『重華』的存在對於沙芽的調整是必要的。」重雪。
皇子聽了重雪的話,手揮了一下。
(『退下嗎…』?出乎意料 他能理解)
「那麼我先退下了…」重雪。

 

...........

 

「星示御言大人一定是這樣的」
「是照耀沙漠的神吧…!」

(啊…這實在太困難了
現在無法否定
也沒辦法說明
星示御言的『光之沙』散佈沙地裡…!)
羅貫與千艸只能聽村人說,什麼都不能說。

咚!
「!」千艸
「!?」村人
「鳴哇,對面的山…」羅貫。
「漸漸崩塌了?」村人。

「喂 那邊」燈二。
「山塌下去了…」主匪。

「不好了,羅貫」千艸。
「咦?」羅貫。
「那座山頭的沙地,有成群的妖芽,往附近村子…」千艸。
「抱歉了,我們要去那邊」羅貫。
「啊,是。非常感謝您,皇子,請小心」村人。
「要回去了,KURO」千艸。

 

「山崩塌了…」
「已經平靜下來了嗎…」
「再靠近太危險了,搞不好還會塌下去」
「山真的塌下去了…咦?」
「怎麼?那邊一團黑的…」

「沒辦法到對面…!青,這個拜託了」羅貫。
「那些黑色是妖芽?看起來只是像是黑色的土還是岩石…」鬨志。
「哪個?鳴哇,超令人不舒服的?!」主匪。
「咦?鳴哇,真的」燈二透過主匪的眼睛也看到一大群妖芽。

 

「…是妖芽!」
「成群的妖芽?!」附近的村民看到妖芽朝向他們。
「連窟窿裡的都過來了!怎麼辦…」
「數量太多,太危險了,不要靠近!」村民剛說完,從天下落下許多子彈與箭,直擊妖芽。
「!?」
「箭?」

「千艸,數量太多了」燈二。
「來不及了」主匪。
「鬨志,槍拜託了」千艸把槍給了鬨志。
「這樣比較快吧,虹!暫時借用一下,成重」千艸拔出刀子一揮,大多妖芽被砍成兩半。

 

「!?」
「怎麼,妖芽…被擊潰了?」
「有什麼人在對面?」

撲通。
青椿丟下一顆種子,樹枝隨即佈滿地面。

「?!」
「這是什麼?」
「妖芽出不來了」
「是樹?那麼,這是…」
「你看,在對面」
羅貫在對面培育了一座橋。

「!?」
「是樹」村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樹生長成宛如一座橋般,讓村民一眼就知道,是沙芽皇子大人,如同星示御言大人所說的一樣。

 

「…咦?」羅貫
『剛剛青巡視村子回來時,到處都在談星示御言的事。連羅貫出現在這裡的前幾天,似乎說了朝霞之花會開的事,『如同星示御言所說』,附近的村莊正為此時騷動不已』虹。
「咦?這麼說…」燈二。
「星示御言在創造『預言』?」秋市。
「-不是。………我想是使用了『線』」千艸。
「線?」主匪。
「啊」宮。
「拜託我們讓朝霞之花開花的男子們,是有『線』連接著的一族。」千艸。
「鳴哇,真的?」
「那麼,星示御言為了要我讓花開,誘導那名男子?」羅貫。
「恩」千艸。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燈二。
「對星示御言而言,是想要事情流向這樣的情形吧?」主匪。
「…朝霞之花,是書上記載的傳說:『正逢開花的年份就會有好事』吧。若讓這樣的花開,能讓大家更高興吧」宮。
「『好事?』」秋市。
「你看,『好事』」深鳴。
「就變成『世界獲救』的預感」宮。
『實際上照這個情況來看,大家都很高興。大家都會認為『一定是沙芽皇經經過了』…』虹。
「像預言後,就會變成『沙芽皇子是正統』的印象吧」主匪。
「就會變成『不愧是神之子』」宮、鬨志。
「-大家的確是會很高興…。但這不就是像事先安排好的事?被誘導讓花開。」羅貫。
「進行得很順利呢」燈二。
「…………」千艸。
(大概,星示御言的目的是-)
「-話說回來。其實我很想說,那並不是神…。但是剛剛他們提到『神』是那麼的高興,還是讓他們感覺有更多希望比較好……」那兩位村人斷定星示御言是神,還說得很高興,就說不出口了。

(…這樣嗎…)白琶。

「算了,因為也沒辦法說吧,要是被星示御言聽見就不妙了」鬨志。
「也是啦,不過…」羅貫。
(…雖然情況這麼困難下,還能看到這樣的笑容,不過的確無可奈何)千艸。
「讓千艸這麼痛苦,一想到他是神就覺得火大。啊-真想破口大罵。」羅貫越想越火大。

「哇…你的發言真勁爆啊,皇子大人。」某些人對羅貫如此發言有感而發 。
「…羅貫能為我這麼想,我這樣就可以了」千艸。
「千艸」羅貫。
「謝謝你」千艸對於羅貫總是為他生氣而感到高興。
「待會我再聽你罵」千艸。
「恩」羅貫。
「皇子大人…」

「那麼,可以了吧?青椿?」千艸。
(請)青椿。
「咦?什麼」秋市。
「做了什麼?青?」深鳴。
「啊,就是,青可以把聲音傳過來-」燈二。
「把聲音傳過來?」
「說是聲音…」燈二。
「倒不如說椿們有這樣的開關,看見回路後可以讓我們切換」千艸。
「是怎麼樣的事…?」其它人聽得又是一頭霧水。
「皇子大人?聽得見嗎?」從青傳來女性的聲音。
「鳴哇,青在說話了!?還是女孩子的聲音?」
「歌珞!」羅貫。
「咦?歌珞?」秋市。
「鳥的朋友嗎?」深鳴。
『聽見了,我是羅貫』羅貫。

「啊,皇子大人…」歌珞。
「哇,真的耶」優歌。
「是皇子大人的聲音,真厲害」絹江。
(鳥在說話)歌珞的父親。
(聲音真爽朗)歌珞的叔叔。
『謝謝你一直協助我們』羅貫。
『歌珞,我是千鋃』千艸。
「啊,聲音真好聽」優歌。
(鳥的聲音…) 歌珞的父親。
(變成像專門拐騙女孩子的聲音了…) 歌珞的叔叔。
『這個開關,鳥兒們本身可自行切換。這個方法要透過『椿』們,也請其它的鳥兒們協助。』千艸。
「好的,我會轉達」歌珞。

「在同樣名字的鳥之間,他們鳥中都有共有的情報。在這其中,某隻鳥聽到聲音,每隻鳥就共有這個聲音,並能再生。別的名字的鳥也是一樣。」千艸。
(總而言之,就是像錄音機吧!兼行動電話…他們大概無法理解吧)羅貫。
「…總之,就是便利就對了?」其它人只能理解到這樣。
「恩」千艸。
「這樣就可以輕易得知其它地方的情形吧?」主匪。
「可以聽到對方的話?真方便-」燈二。
「如果有出現關於『星示御言』的話題,青椿可以到處收集聲音」千艸。

(這樣的話…)羅貫。

「這樣不就可以跟宮殿的皇子對話了?」聽到羅貫這麼說,千艸突然沉默不語。
「很奇怪的景象」大家不約而同的同意。
「雖然是很奇怪!不過皇子不是一直被星示御言操縱著?或許金隸也是…」羅貫。
「羅貫,青給你…」千艸。
「實際情況是怎麼樣,我們是不清楚,不過就算跟他們說星示御言的事,或許不能理解…」
「我想如果真的送青到皇子那邊,應該立刻就會被摧毀」鬨志。
「啊!對啊」羅貫。
「現在就算讓鳥飛往宮殿,也會因為『永遠生命種子之樹』陷入沉眠,力量被吸取了」宮。
「不管要作什麼,就算傳話給金隸或皇子,他們會不會好好的聽也是個問題…」主匪。
「雖然皇子看起來的確是像人偶…不過我想金隸原本的個性應該是那樣吧…」燈二。
「等破壞月亮,切斷星示御言的影響後看情形再說吧」主匪&宮。
「恩…」羅貫。
(但是,如果那兩個人完全被星示御言利用,不就太可憐了…)羅貫。

「…羅貫!」千艸。
「恩?」羅貫。
「從宮殿那邊過來了」千艸。
「咦?」羅貫。
「那是-…」千艸。

...........

咔噠 咔噠 咔噠 咔噠
夜明快步前進,想起重雪對他說的話。

『咦? 葎可大人?』夜明
『恩,成重說的』重雪。
『葎可大人被抓住了…?被千鋃他們!?』夜明。
『藥的效力似乎弱了點,下一次,加強藥效比較好』重雪。

「打擾了 金隸大人 有件事從重雪大人那邊-…」
(…什麼,怎麼有奇怪的氣息)

「金隸大人…!? 這是,皇子做出來的骸骨人偶…!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金隸大人被抓住?」夜明靠近金隸確認情況。
(與其說是睡著了,倒不如說沒有意識?)
「金隸大人!」
(該不會,是皇子把金隸大人-…?)
「金隸大人…!」夜明在呼喊金隸時,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後方。
「!?」一瞬間被成重從後方重擊。

 

...........

「怎麼了?千艸」燈二。
「有什麼東西來了?」羅貫。
「…像人在跑步般快速,逼近這裡,不斷成長,從宮殿那邊來的。是永遠生命種子之樹。長著刺,刺入大地。」千艸。
「宮殿那邊的永遠生命種子之樹!?」羅貫。
「正逼近這裡?」宮。
「正在成長?」主匪。
「再過兩天,你們就可以用肉眼看見了」千艸。
「可以從第三隻眼看到嗎?」主匪。
「啊,看到了」燈二。
「這麼靠近這裡?!」秋市。
「為什麼突然這麼快…一邊吸取人的生命來到這裡?」羅貫。
「羅貫…是宮殿的沙芽在培育」千艸。
「那個沙芽?」燈二。
「咦?她應該是給皇子補充養份用…」白琶。
(跟媽媽一樣容貌的那個沙芽,正在培育…?
-吸取人的生命的樹?
果然,跟媽媽不一樣。
雖然是理所當然,她真的沒有像人的感情……)羅貫。
「…千艸。那個沙芽,真的是像人偶的植物…?」羅貫。
「…啊…該怎麼說,現在在宮殿,-只有人偶」千艸。
「咦?」燈二。
「這是怎麼回事…」羅貫。
「倒不如說,除了沉眠的人,還有在動的人,只是意識封閉。如果看得更清楚,就會被皇子發現,所以沒辦法看清楚。沒有人的心。…現在在宮殿移動的人都像『人偶』」千艸。

...........

倒在皇子與成重身邊的都是金隸的直屬部下,除了夜明,還有圓鷲以及真綻綻杜。

「『你們從現在開始都是皇子的人偶,藉由皇子的血,遵從重華成重的聲音』」成重。

(沒有人能相信,除了金隸以外。在地底下,還有多的『數字之子』,把這些剩下的人作為我的人偶。這個世界所有的生命都將成為永遠生命之樹的養份。吸取的所有養份將成為我的妖芽力量…以我的力量,將一切破壞殆盡)

(來吧,『沙芽皇子』)

...........

「宮殿那邊,有奇怪的東西…」
「那是什麼!?」
「越來越靠近了?」
「在成長…?」
「而且那個變的更大了!」
許多村莊都已經發現從宮殿過來的東西了。

「喂,大家!快到外面,又出現了!」

 

「!」千艸似乎發現了什麼。
「大家,到外面!」
「咦?」羅貫。
「那邊的森林入口…出現了。星示御言…!」千艸。
「!」千艸。
「出現了…」燈二。
「…………星示御言大人!」青椿發出了聲音。

「鳴哇!」羅貫。
「是星示御言大人。果然砂在發光。星示御言大人出現了。」青椿再度發出聲音。

「啊,原來如此,是其它村民的聲音…」燈二。
「就像以前宮殿的皇子的幻影啊」秋市。
「恩…」

『…不可以靠近』星示御言。

「…?」
星示御言一說完,身影立即消失。
「星示御言大人…!?」
「!?影像改變了…?」
隨即出現的是許多如水晶般荊棘的景像。

「那是什麼?給人很不好的感覺…!?」翠陽。
「這麼大的荊棘?」

「是永遠生命之樹」千艸。
「真的,變得這麼大片了…」羅貫。

『那個,從宮殿延伸,不斷地擴大。是奪取生命的石之荊棘。』星示御言繼續說了。

「…荊棘!?」
「奪取生命!?」
「那種東西在宮殿…不斷在擴大!?」
「那個就是我們在對面看到的東西!」
「不是要朝這邊來了!?而且還是奪取生命…」
「該怎麼辦才好,星示御言大人」
「要怎麼做!?」
「要怎麼逃離…我們會死嗎!?」
「請幫助我們,星示御言大人」
「神啊」
「神…!!」

從青椿不斷傳出各地村民的聲音。

 

「…一樣嘛,跟宮殿那些人」白琶此時發聲了。
「白琶」燈二。
「在這樣的情況下,都希望自己能獲救。變成接連不斷的依賴。拜託『神』,而自己不會去思考呢」白琶。
「………!」羅貫。

『暴風,即將到來』星示御言。

「暴風?」村民。

『最後的暴風,將從宮殿襲來』星示御言。

「暴風…就是宮殿的皇子提到」村民。
「『預言』裡有…?」村民。
「最後?」村民。

『大地被摧毀』
『世界將變成殘破碎片』
『流沙裡出現妖怪』
『水之大蛇吞沒足邊』
『風之龍蜷局齜牙』
『荒野招來昔日群鬼』
『黑雲終將形成布幕,遮隱天空』
『暴風降臨』
『攪和這片土地所有一切』
『天空裂開,綻放七道光芒-…』

村民都想起皇子預言的內容。

(…恩?說到那個預言…這麼說,仔細想想,是被星示御言操縱的皇子所下的預言?那麼就是星示御言的預言…了?)羅貫。

『讓暴風降臨,是妖芽皇子和金弦之子』星示御言。

「…啊,果然」
「原來是這樣啊…」
「完全被皇子與金隸大人騙了…!」

『而將鎮住暴風,是沙芽皇子和最後的千鋃』星示御言。

(這也是『預言』?)

『這個世界,將被沙芽皇子所拯救-…』星示御言。

(還是你的理想『流向』?)
(或是,對我們的『命令』…?)
羅貫開始思考究竟星示御言的目的為何。

(……是命令。感覺到了,連接在胸膛的星示御言的『線』,有『操縱』的力量。甚至是現在,也是這樣操縱著…)千艸可以感受到星示御言的力量正對他影響。

「啊,對了」
「沙芽皇子大人來了呢…」
「太好了…!」
「我們會獲救」
「神之子會幫助我們」

『神的孩子』
『真的很感謝您』
『星示御言大人』
『謝謝您,神…!』
『果真是神』
『神…!』

(…啊啊,我了解了。這麼模糊的理由,竟然是這麼簡單…。星示御言,並不是製造出對我們有利的流向。那個人,是要作出稱他為『神』的流向。恩,應該就是這樣…)千艸。

(就算是無意識地,或許也不是這樣,一定一直都是這樣誘導-…。)羅貫。
(只要對『神之子』是有利的事,星示御言就會被稱為『神』)千艸。

「太好了,多虧了神呢。沙芽皇子一定也會阻止暴風…!」青椿再度傳來其它村民的聲音。
「!」羅貫。
「還有我」千艸輕搭了羅貫的肩。
「…恩」羅貫。
(恩,這麼做吧  就照你說的阻止吧。我不是被星示御言操縱,而是照著自己的意志守護這個世界,讓你看拯救這個世界-只不過)千艸。
(最重要的就是先破壞星示御言的月亮,要切斷千艸、妖芽皇子,還有金隸的連結…!或許就算切斷了,妖芽皇子和金隸可能不會有什麼改變-…)羅貫。

...........

皇子走向永遠生命之樹,吸取一小部分力量,似乎對本體毫無影響。
手上的血隨即滴向地面,很快地,地面形成一灘血。可飛行的妖芽立即出現。

「連接血之主人的意志,去搜索地底中沉眠的人偶,帶著主人的血,攪和至土壤-…」成重。

(就連星示御言操縱的人偶,我都要全部奪取。讓那個男的,無法操作這個世界。………或許,會有暴風,在那之前,我會讓所有一切結束-我,已經,不會再被那個『預言』操縱了-…!)皇子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58回<完>,待續。

 

新年快樂~~~
好像講這個有點遲?(笑)
不知道各位除夕是否吃的很開心、很豐盛呢?
接下來幾天的春節假日,也希望大家過得開心
當然最好是每天都過得很愉快

 

回歸正題,第58回似乎沒什麼太大進展(除了成重之外…)
不過第59回倒是閃光連連,套用某k友人的一句話:59回才放猛閃光,之前被矇騙的男性讀者情何以堪:P
3月號就會揭曉

雖然遲來的春節賀禮桌布,但還是請各位笑納(*僅個人使用,請勿隨意轉載張貼至其它地方)

800x600 1024x768 1152x864

 

 

最近要開始再訂購冬水社的明信片,如果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寄到alexiel0927@gmail.com  詢問
將於3月中旬統計數量

SILVER DIAMOND(A)

SILVER DIAMOND(B)

八犬傳(A) 八犬傳(B)

GDEFEND(A)

守護天天使(A)

007(A) 007(B)

H&H(A)H&H(B)

 

以上圖片來自冬水社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