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網站:DEEP FOREST

發行人:酷企毛

發行數量:1120

發行日期:2010/06/30

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閱讀前請先注意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最新情報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 59回:暴風雨前

(…已經
到永遠生命之樹
還有一點距離

怎麼說呢
如果大概這就是在現實中
不知是不是世界即將要結束之前

這樣的話
感覺上有點
該怎麼說呢……)

沙芽警備隊都已入睡。羅貫醒著,輕撫著樹葉。

 

「羅貫。……你會覺得緊張嗎?」千艸。
「咦?」羅貫。

即將快要抵達宮殿-

 

「…是有一點,不過沒問題,來吧,坐這裡。那麼,你說什麼嗎?」羅貫。
「恩…不是,雖然會對羅貫造成負擔…」千艸。
「咦?什麼?」羅貫。
「該怎麼說,這是我一個人任性…」千艸。
(咦?千艸會任性?!超稀奇!)羅貫
「那,是什麼??快說、快說!」羅貫。
「………」千艸。
「快點說」羅貫漸漸靠近千艸,期待著。
「啊,好…。…我的眼睛可以和羅貫的眼睛連接著嗎?」千艸。
「就像主匪與燈二那樣?」羅貫。
「沒錯,接下來就不會停下來繼續前進。當我看到的情報,我想立即讓羅貫確認比較好。藉由額頭的話會有時間的差距…。只不過連接後就沒辦法切斷了,會一直連接著。當頭腦畫面切換後,對羅貫的眼睛多少造成負擔。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能連接著。」千艸。

(…我是緊張。很快就要到宮殿了-…是稍微覺得害怕…不過就算如此,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如果成功了,可以的話,一直…)羅貫

「這一生,就和我連接著嗎?好嗎…?」千艸。

羅貫對千艸笑了。

(如果可以一直和千艸有無法切斷的連繫就好…)

「…這樣絕對比較好,到現在才說啊」羅貫。
「…大概吧」千艸。
「不過千艸,你竟然對我說你任性了呢,有進步、有進步」羅貫。
「我說過我要把我的一切都給你,就算任性也可以吧」千艸。
「恩,對啊,也可以說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羅貫。
「好像有什麼人說過同樣的話,我也說過吧」千艸。
「…恩」羅貫。

「那麼就快點進行!可以看見回路嗎?…倒不如說,因為我是沙芽,會不會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羅貫。
「或許吧」千艸。
(這個是…)千艸看見羅貫眼睛的回路。

 

 

 

◇◇◇◇◇◇◇◇◇◇◇◇◇◇◇◇◇◇◇◇◇◇◇◇◇◇◇◇◇◇◇◇◇

妖芽鳥停到地面,口中吐出像血般深色液體,液體讓地面的岩石產生變化,開始活動起來。

「有怪物!」
「岩石…!?」
「要怎麼辦」?
「用火嗎?!」
「那個都是土」
「快點逃!!朝這邊來了…」
附近的村民看到這樣的情景都慌張起來。
「!?」
怪物瞬間倒下,手腳被某處射出的箭固定住。

「果然無效啊-」燈二正舉著弓。
「那是什麼?土嗎?」主匪也舉著弓。
「根本就不像生物的樣子啊…」燈二。
「似乎是混了妖芽皇子的血。以前星示御言把岩石、土混入石之人偶作出來的」千艸。
「還在移動」鬨志。
「已經失控了…。不要緊,已經看見了,移動的開關,將它解除!」千艸舉起樹槍朝怪物發射,「開關」被擊破。

「怪物 」
「變得粉碎了」在旁邊的村人目睹這些情況。

「走吧」千艸。
「恩。」羅貫離開前攦了些種子。

「!…綠色!?」
「是沙芽皇子大人…!?」
「皇子大人幫助了我們」
「他真的是神之子」
「神的…」
村人們皆鬆了一口氣。
(星示御言大人的…!)

 

「那裡也有!看見了嗎?」坐在kuro上的千艸指著下方。
「啊,看見了,有什麼從土裡出來…?」羅貫。
「咦?植物?也有像那樣的生物-?」秋市。
「正在動!」
「是像黑敷原一樣的東西,還混入了妖芽的血…!」千艸。
「又是皇子在攪局嗎?」鬨志。
「!有毒」千艸。
「毒!?」羅貫。
「像從花攦毒那類的」千艸。
「就像葎可種的那樣?」羅貫。
「像『用來撒毒』的設定,會動的植物…」千艸。
「哇…真過份」

「我、羅貫和燈二沒有問題,其它人都不要動!」千艸。
「我們過去吧!燈二!阻止它。」羅貫培育出種,給了燈二。
「ok」燈二射出箭後,附在箭上的種子開始生長,包附住有毒植物。
「好,它動不了了…拜託了,羅貫」千艸。
「恩!」羅貫。
(會成功吧?)羅貫心想,並走近有毒植物。
「呃…毒是不必要的,只要毒的部分消失」羅貫觸摸了植物。突然間植物的樹枝正要攻擊羅貫,被千艸與燈二擋下。

「冷靜下來…沒問題。沒問題的。我要改變你裡面的毒…!轉變成沒有毒的樹,扎根吧,在這片土地上…!」羅貫一說完,有毒植物上的花朵慢慢地從黑色蛻變為淡色,平靜下來了。

「啊,顏色改變了…!」秋市。
「那邊看樣子已經沒問題了」主匪。

(咚!!!)
地面又開始發出聲響。

「又是哪邊崩塌了呢…」鬨志。
「是附近的村莊?」羅貫
「不要緊…附近那邊沒有人居住」千艸。
「…大地會變得越來越脆弱嗎?」宮。
「全面性的嗎?」
「有羅貫增加綠意的地方,會有樹根支撐著所以不要緊…但是皇子製造的人偶似乎到處不斷地出現」千艸。
「沒問題吧…其它地方…」羅貫。

 

「有怪物!大家拿出武器!」
「!?咦?是鳥…」一名村人透過望遠鏡看見一支像椿的鳥從嘴裡攦下一顆東西到地面。
「那是什麼?」
「不,那隻鳥…」
鳥攦下的東西開始生長,立即困住了怪物並整個包覆住。
「怪物被樹包覆住了!沒辦法動了!」
「那隻鳥是沙芽皇子的使者…!」
「來幫助我們的!」

 

「太好了,大家似乎都沒事…」羅貫從椿聽見了其它地方的聲音。

“真不愧是神之子!”
“沙芽大人一定是神,星示御言大人的『使者』…!”

(果然…大家都相信那個人……但現在什麼都不能說,沒辦法)羅貫。

「走吧!繼續前進」羅貫。

 

“…歌珞那邊沒問題吧?”羅貫
「是的,我們這邊都沒有奇怪的生物出現。不過靠近宮殿的地方似乎出現很多。」歌珞透過鳥與羅貫們交談。

“都分配全部的鳥,要他們巡邏,如果有不好的生物出現,我們會要求距離最近的鳥立刻投下皇子大人的種子”歌珞。
「謝謝!拜託了」羅貫。

 

「…接著…也拜託白波大人…」羅貫。
『要好好傳話過去哦』虹對青椿說了。
「…羅貫,看見了嗎?」千艸。
「!…恩」羅貫。
「……那是?」主匪
「啊,看到了…!」燈二。
「大家停下來!」千艸。
「!」鬨志。
「到了…」宮。
羅貫們眼前盡是水晶般的棘刺石頭,還不斷地生長著。

「哇…」秋市。
「那是」
「永遠生命種子之樹…!」
「咯嚓咯嚓地生長著…」宮。
「只能放慢速度前進了」鬨志。
「大家都進入那邊的森林」千艸。
「恩」
(啊,那邊沒有『光之砂』)

 

「直直往裡面就是宮殿嗎?這樣要先把棘刺處理吧…」燈二。
「恩」千艸繼續看著這些棘刺。
「────…」千艸。
「看得懂回路嗎?」羅貫。
「是可以看見組成…與其說這個樹整體是有根源的『回路』,倒不如說有像開關的東西在中心部位。『根源』在宮殿…」千艸。
「這麼說還是要到達中心才行…」主匪。
「說到那個,那些像石頭的棘刺,不能將它們破壞粉碎嗎?這樣倒下來的人們就會恢復了…?」秋市。

「不…這個的話,因為吸取人類養份及生氣後,會儲存在棘刺枝幹內側的種子。要是破壞它們,裡面的生氣也會被破壞,在裡面的倒下的人們就會這樣漸漸虛弱最後死去。」千艸。
「首先要先讓生氣回到被奪走的人們身上?」燈二。
「啊,所以要到這個樹的根源『回路』,改變『設定』…!」千艸。
「改變設定?」
「吸取的養份有流動的回路,要止阻這樣的流動,就要『回到在吸取之前』,我會改變回路。」千艸。
「這樣的話,生氣應該就會回到倒下的人們的身上…?」羅貫。
「沒錯,所以首先,對面就是有著『根源』的宮殿…!」千艸。
「讓倒下的人們恢復後接著是『月亮』!」羅貫。
「…可是要怎麼進去?」
「不是被吸取生氣後就會倒下?沒有人可以接近吧…」
「恩,首先,真珠們沒問題,因為是『石頭』」千艸。
(咦?那我呢!?人家也要去-!!)KURO。
「咦…KURO也沒問題」千艸。
(啊,對了,之前…)千艸似乎想起某些事。
(太好了)KURO得意地笑著。
(嘿-真好啊)青椿。
「燈二也沒關係」千艸。
「咦?我也是?為什麼?」燈二。
「之前你喝了妖芽皇子的血吧?」千艸。
「嘿-真好啊-」主匪。
「啊-那個啊?」燈二。
「沙芽是有植物的力量而無效…那個棘刺之樹會『避開妖芽之血』。大概…在裡面的金隸同伴也喝了點皇子的血,這樣就會區別到底是要吸取生氣的人或不要吸取的人」千艸。
「原來如此」宮、鬨志。
「這麼說起來你碰到毒花也沒什麼呢」主匪。
「在奇怪的地方產生作用呢-」燈二。
「那麼…喝了皇子的血就沒問題吧?白琵還有吧?皇子的血!」秋市。
「呃,不…抱歉啊,已沒有了,因為作出真珠都用完了…」白琵。
「啊-」
「…抱歉」白琵。
「不,不是你的關係」
「那麼要怎麼辦?」
「我們就沒辦法進去了!?」
正當其它人煩惱時,羅貫以手比向千艸,千艸也指向自己。
「啊,對啊,你的血…!」主匪說完,大家開始猶豫起來…。
(…不知為何,直接喝感覺很討厭。那傢伙要是讓我們用不正經的喝法也很討厭啊…)

「沒錯,我的血應該是沒問題吧。只是…我的跟妖芽皇子的不一樣 ,跟純粹妖芽的血也不一樣,我想效力應該不會持續」千艸。

「…也就是說效力有可能會在中途就停止?」
「沒錯」

「就算一口氣衝到宮殿中心改變『回路』也…。應該不會太過順利,無法保證到那裡還有效…所以…」千艸。
「!」燈二。
(如果失去效力的話,就在那裡倒下…)羅貫。
「知道了,那就快點給我們吧,血」主匪一臉沒有絲毫猶豫,伸出了手。
「從以前跟著過來,就下定決心了呢」宮。
「快點出發吧」鬨志。

(啊,真是一群好夥伴呢-…)

「那麼嘴對嘴比較快」千艸。
「嗚哇,你這笨蛋!!」主匪。
「可不是下這樣的決心啊!!」宮。
「人數這麼多要怎麼算啊,笨蛋!!」
「就算用想的也不行!!」
「這不是真的吧!變態!?」
「大家可不想這樣!」
「有這種想法根本就是變態吧!!」
大家都呈現集體反對情況。

「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千艸。
「你聽起來像是來真的!!」警備隊們異口同聲。

(真的變得很要好呢…一點都不留情)羅貫、燈二與虹帶有開心及些許同情的眼光望著。

「就這些吧…」千艸在手心劃了一刀,將血滴入竹筒。

「啊,真是的,給你」主匪喝了遞給宮。
「哦,剛剛想像到恐怖的景象了」宮。
「這邊也分點血-」秋市。
「也傳到這邊來」鬨志。
警備隊們輪流喝。
(怎麼覺得有點好笑,好像又不是…)虹。
「青也喝吧,這樣就不會沉眠」千艸。
(啊,好,那我喝了)青。
「千艸,傷口…」羅貫。
「恩,有繃帶,你看」千艸手上的傷口形成繃帶。
「先靠著你吧,補充血減少部分的養份」羅貫。
「謝謝」千艸。
「一口氣衝進去吧」羅貫。
「恩…」千艸。

(………。我也想跟去,但沒問題嗎?該不會覺得我會礙手礙腳…)三重。

「我說,你也喝吧?過來吧」燈二。
「我們會好好保護你」主匪。
「放心吧」燈二。
「……謝謝…!」三重。
(希望哥哥能平安無事…我還沒告訴哥哥…)三重。

 

回到真珠人偶還沒作出來前的時間。
『快點來作石之人偶,立刻往宮殿出發。也必須救出成重。』宮
『哦,對了,三重』羅貫。
『是?』三重。
『我想聽一下…』羅貫。
『咦…?』三重。

『真的?』千艸

 

(哥哥,就連,就連我也不知道母親在想些什麼…可是,就算如此,我對母親…)三重。

◇◇◇◇◇◇◇◇◇◇◇◇◇◇◇◇◇◇◇◇◇◇◇◇◇◇◇◇◇◇◇◇◇

「………。就跟幻影一樣的石之棘刺,難道真的是金隸大人…?」一名金弦警備隊從望遠鏡看見這樣的影像。
「但是沙芽少年和千鋃也都往那個方向前進…」另一名隊員發表了意見。
「我們靠近一點,調查看看……。」我刀。
「!誰?!誰在那邊!?」我刀一回頭,結果是像椿的鳥。
『我刀我藏,聽得見嗎?請回答,大叔』鳥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金弦警備隊感到驚訝:怎麼會有隻說人話的鳥!?

『大叔』主匪。
『大叔』宮。
『年長的大叔』秋市。

(而且,還令人火大…!!)
金弦警備隊的成員大多年紀約40上下。

 

「這是,帶著手銬鑰匙的鳥…!是千鋃千艸和沙芽皇子的聲音!!」我刀。

「啊,大叔」千艸也受其它人影響。
『不要連你這樣叫!!你們一直讓鳥跟蹤我們嗎?』我刀。

「你們也一直跟在我們後面啊」主匪、宮。
「那個,沒錯。我是羅貫。我有些話…」羅貫。
「沙芽皇子…!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還沒相信你們!」我刀。
「當然更別說那個可疑的星示御言…!」我刀繼續說了。

「………」羅貫們聽了頓時訝口無言。

…第一次。遇到說這樣的人-…

「厲害-」燈二拍著手。
「腦筋真好-」主匪也拍起手。
「哇-真敏銳」秋市也拍著手。
「超敏銳」
「不,你真厲害呢」千艸。
「我刀先生很厲害!」羅貫。

『你說什麼?』我刀似乎有點生氣。

「怎麼這些人…?說很厲害!?」我刀。
「這聲音,不是在為您鼓掌嗎?」旁邊的隊員。
「你有什麼意圖,沙芽!」我刀。

『沒有,抱歉。那個…可是也沒有可以拜託的人…所以希望-』羅貫。
「………你又要說人手不足吧?」我刀。
『………』千艸&羅貫停頓了一下。
「人手啊」我刀又開始生氣。

『你們到底把我們當什麼了…!我們可是金弦警備隊!你們的敵人!』我刀。

「真的很抱歉!」羅貫。
「抱歉」千艸。
「老實說,人手是不足…」羅貫。

「你們應該是要去討伐金隸大人與皇子吧」我刀。

「-…」羅貫一聽到『討伐』瞬間沉默下來。
「…我們的確是敵人,但是請不要再追著我們。」羅貫。
『別擅自決定!』我刀。
「請幫助『其它人』。很抱歉,真的是任性的要求。」羅貫正因目前情況危急而人手不足的問題感到焦急。
「你們就此往回走。那個棘刺之樹真的會吸取人的生命,不要靠近!」千艸。
『千鋃!』我刀。

『…就是這樣的原因,拜託了!』羅貫
「喂、沙芽!」我刀一說完,手中的鳥就不再發出聲音了。
「…………!」我刀。

 

「…他們會幫我們吧?」燈二。
「沒問題的」千艸
「因為他們都是好人…」羅貫
「-…」千艸。
「那麼出發吧」羅貫。
「恩」燈二、主匪。

這是
最後的旅程。

 

 

◇◇◇◇◇◇◇◇◇◇◇◇◇◇◇◇◇◇◇◇◇◇◇◇◇◇◇◇◇◇◇◇◇

『-…』皇子看著被束縛住的金隸。
“金隸,我會找出切斷你的『線』的方法,等著我,我一定、一定要讓你自由-!”
皇子回想起自己對金隸的約定。

(…『線』是連我的妖芽眼睛也看不見的線。
金隸的線是有星示御言的『血脈』…。
與千銀的線不一樣
是連接著『金弦血脈』。
若稍微減少『金弦』之血,把妖芽之血分給他,讓他血中的『妖芽』比例增加,應該可以弱化『血脈』和線的關係-。)

『作出小一點吸取血的『天青』,切斷身體一部分。這樣被吸取的血就會一直從切口往外流出-…』皇子把天青的一部分的一端刺入手臂,另一端刺入金隸的手臂。

(金隸
或許這樣
可能沒用…。
我不會把你交給星示御言
…因為到最後
到那時
我要你和我,兩人一起戰鬥)

SILVER DIAMOND 59回<完>

不知各位對這回閃光連連的內容有何感想?(笑)
請期待下回
雖然內容真的沒什麼太大起伏
要等63回羅貫們遇到成重才…(汗)
請期待到第63回^ ^a

另外,雖然每次拖內容拖太久,所以還是先道個歉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這次拖太久
只是從3月份高雄大港開唱後就整個放空(喂!)
加上有訂戶對發報訊息在關心著(感動)
所以7月號60回一定會按時發出!

最後,還是一句老話
如果對這次內容或電子報有任何感想與意見,都歡迎mail給我^ ^
Alexiel0927@gmail.com
或是留言在blog也可以
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
每天一定會去看~
您的意見與感想就是DEEP FOREST進步的動力!:)

7月號再見了~

 

其它冬水社訊息
SILVER DIAMON(21)發售訊息<日版>
預計2010/9/20發售!
看白琶大顯身手(咦?)

sd_vol20-photo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