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FOREST
 

 

 

發行人:酷企毛 /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 發行數量:997 / 發行日期:2009/2/24

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第49回【連結】

「皇子看到這裡就好…會消耗力量的,黑曜不是已經行動了?」金隸
「是啊,稍微使用過度了…」皇子
「…還要繼續看這些書嗎?」金隸
「嗯,沒問題,快點調查吧」皇子
燈二腦中突然浮現皇子&金隸對話的景像。

千艸身上自動治癒的血色繃帶雖然出現,但底下的傷口卻治癒不了。
主匪從燈二那邊接過千艸的槍,阻止黑蛇,並叫羅貫們把千艸抬進山守著羅貫和千艸。警備隊決定在弓前端放置真珠的細胞射入大蛇嘴裡。
但千艸似乎沒有什麼意識了。
而指二在想為何腦海有金隸的景像,且白琶手上的黑布竟然恰巧消失了。燈二才驚覺,不可以和羅貫們在一起。於是離開了山洞。

 

 

此時千艸稍微恢復一點意識,並向羅貫道歉,竟然這個時候會這樣。許多以前記憶情報浮現,說這個身體已經不行了,生命即將到此為止。簡單來說,就是要切開胸膛的時候了。成重原本打算要切開但察覺空氣有異樣,懷疑是金隸的同伴。於是羅貫決定自己切開,他要幫助千艸。。成重為了保護他們,決定讓羅貫處理,不過預防千艸發狂,先用蔓草固定千艸。

羅貫剛開始還是很害怕,但這裡不是日本,為了救千艸,於是一刀刺進,顫抖的雙手用刀劃開,但雙手仍在發抖,刀子從雙手湡落。羅貫呼吸變得相當急促,儘管知道自己必須快一點握住心臟,手仍無法停止顫抖。正當手要往千艸的胸膛內,羅貫發現千艸心臟的顏色是銀色?!銀色的心臟!


千艸突然呻吟了。手緊抓著岩石,不斷顫抖著,對羅貫說沒問題。羅貫才驚覺,千艸其實是很痛苦…。只能流著眼淚,向千艸說抱歉。千艸卻對羅貫說抱歉,讓他看到這樣的景像。抓住羅貫的手,伸進自己的胸膛,握住了心臟。千艸內心對羅貫充滿歉意與感謝,並想著一定要快點恢復,再次將所有的記憶回想起來。突然地,千艸將羅貫的手拿出,心臟像是種子般長出血色的蔓草。千艸便睡著了。血色蔓草像是要保護千艸似的環繞在他身上。羅貫覺得看起來情況似乎有好些,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在身旁裝著白砂的竹筒處,星示御言的身影又出現了。

黑蛇找著著找到了蛇紋們,便咬碎了他們。主匪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樣的景像。還好黑蛇對KURO沒什麼興趣,沒有攻擊她。

黑蛇仍不斷盤旋找著主匪們,因鑑蔓草的作用,主匪們暫時不會被發現。於是有人提議幾個人當誘餌,讓黑蛇開口。在一旁的三重也想說自己是否能幫上什麼忙,但其它人只要三重躲好,讓他們好好保護就可以了,宮則保護葎可。

燈二看到了主匪想叫住住,但又停止了。立刻遠離,不能讓自己看到…不然會被黑蛇發現。此時也聽到有人往千艸所在的方向。

 

黑蛇仍不斷尋找,突然聽到有人大叫著,是主匪,站在高處的地方。大蛇立即衝過去,鈴蕾突然出現在大蛇的嘴部。

成重有問過鈴蕾是否能把白珠放入大蛇的嘴,因為鈴蕾有說過可以拿較小的物品移動。

鈴蕾往蛇的嘴裡飛入,讓珠子進入其體內。在遠處的真珠感應到「雪之葉」的意識,雪之葉立即恢復原來的樣子。

 

 

 


燈二也聽到了,想說只要不要看到「任何人」就好。毒花對他無效。宮殿那邊無法往遠處看太久,亦無法看得太清楚…。想起千艸說的話:你和主匪一樣,「眼睛與眼睛連結的感應線」。那麼「那個人」也可以辦得到。主匪與羅貫皆曾訝異燈二認得字,仔細想想,根本不合常理。想起剛剛腦中突然浮現金隸的影像,白琶手上的黑布突然消失,才發覺剛到羅貫家時,千艸說過金隸派燈二來收拾死不了的千艸根本就不合理。或許打從一開始金隸根本不在乎是否能收拾掉千艸。當時的千艸與羅貫還不知道回到天處國的方法,或許金隸只是想知道在異世界的千艸們的情況。

燈二的眼在被治癒前曾喝下某種帶血味的液體,大概是皇子的…。接著某人的手碰了燈二的眼。燈二的眼就看到得到了。才想怎麼皇子們會治好他的眼,並對他說:你的出生也是有意義的,原來他是「皇子們」的眼睛而被拋出去,從眼睛可看到一開始,就一直與皇子的眼睛連結著!

 

成重前往空氣異樣的地方。雖然對方巧妙的隱藏起氣息,但成重仍感受得到。突然披著黑布的人拿著短樹槍對著成重,叫他別輕舉妄動,是圓鷲!而另一個人竟然是…重雪!

 

 

 

 

 

 

星示御言出現在羅貫面前。羅貫便問千艸不會有事吧?但星示御言卻說,這樣還是很快會毀壞的…。
<第49回完>

 

 

 

 

 

 

銀色鑽石第50回【順序】

主匪問了白蛇的名字。白蛇回答『雪之葉』,『雪降下堆積在葉子上』,並向主匪道謝讓牠恢復,並對卯之花感到歉意。三重說卯之花大人在最後希望雪之葉恢復原狀,要牠不要自責。雪之葉也謝謝溫柔的三重,腦中突然收到真珠傳來的話。

其它人不知道真珠是誰。三重說是在宮殿的大蛇,把成重哥哥撫養長大的大蛇…大家內心不禁想:的確是有道理…。

真珠對雪之葉說卯之花只是壽命到了,並非雪之葉的錯。像這樣不自然地,有著什麼的自然地流動著,讓真珠看到有某種「順序」…某種牽連。究竟是什麼…?

 

 

 

 

 

 

 

 

 

原本被分配到保護千艸們的警備隊打算進入山洞,卻看到山洞口被血色的植物塞住,無法進入,就連鈴蕾也無法進入。主匪想看裡面的情況卻完全沒辦法…?就連在這麼近的距離?

雪之葉也看不見,就算牠也有與主匪一樣特別的「眼睛」。大蛇們都居住在岩石中,鄰近地面的情形也是可以透過「眼睛」看到…只是有時有些地方想看也無法看見,讓牠們有種壓力感的存在。真珠也曾說過,宮殿金弦一族的屋子,還有重華一族屋子附近都「看不見」。還有雲的「對面」。
鬨志想起千艸也說過他也無法看見雲的「對面」。雪之葉表示,那是人類所說的「神的世界」,即「天」。但雪之葉對神不太了解,只是若用言語來表達的話,目前千艸、羅貫正在「神的領域」中…。

 

 

星示御言說千艸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會毀壞的…。羅貫緊張地問著要怎麼做…。
『…會暫時毀壞,在那之後再培育那樹』星示御言。
『毀壞…?』羅貫
『就是心臟停止』星示御言。
「那麼心臟停止後,立刻培育這個樹讓它生長就沒問題了?!這樣的話…」羅貫
『這樣的話,他全部的記憶會消失,再次開始新的記憶…』星示御言。
「記憶會消失…?我不要這樣!!」羅貫心裡想千艸只記得自己的名字與要消滅妖芽…別開玩笑了…!
「為什麼記憶會消失?沒有讓記憶不消失的方法嗎…!?」羅貫
『……就是讓他所有記憶回想起來。…情報會非常多,多到沒辦法忍受,無法全部容納,所以總是必須要暫時捨棄記憶…』星示御言。
「那麼,千艸的記憶,一半分給我吧…!你不是說『記憶多到無法容納』?那麼兩個人分擔就可以減少了吧?我不能幫千艸分擔嗎…?!我無法接受千艸失去所有的記憶!如果可以的話就分給我吧!拜託你了…!」羅貫。
『…………第一次遇到這樣說的沙芽…。…我就試試看,說不定會成功…』星示御言。
「…!我知道了」羅貫。
星示御言的手碰觸了千艸的額頭,抽出像線的東西,另一手碰觸羅貫的額頭,但羅貫的額頭似乎沒有「線」,所以星示御言說通過額頭就能接受千艸記憶的景像,於是便消失了。羅貫想,或許星示御言真的是神…?
千艸心臟還在跳動,羅貫心裡想,太好了。


「你聽得見嗎?你的記憶要分一半給我!不想一個人背負厭惡的記憶的話,那就兩個人分攤吧,這樣你會變得較輕鬆。不管是多麼不好的記憶,都是千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讓我全部接受比較好…我想知道全部,不管好與不好,我都想知道你的事…如果不知道,就沒辦法安慰你了。千艸,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我都在你身邊,所以把你的記憶分給我,拜託了…不要把我忘了…!」羅貫流著眼淚,將額頭靠在千艸的額頭上。

 

 

 

 

 

燈二從頭到尾想著,到頭來還是「道具」。當主匪們還在盡頭之地,岩石崩塌時,皇子應該也是透過「燈二的眼睛」看得很清楚。還有歌珞讓羅貫喝下的安眠藥,也是透過「燈二的眼睛」將安眠藥送過來?當羅貫的信送到其它村子時,皇子應該沒有調查村人的反應,也是透過「燈二的眼睛」了解,以及剛剛的毒花,羅貫是沙芽,所以無效,千艸體內有妖芽的血,所以應該也無效…而對燈二無效…就是「那個血液」,皇子的血液!
燈二也可以聽到皇子的聲音,是因為體內有了像千艸一樣的「妖芽之血」?不,成重也可以聽見,那麼應該就不是這樣。難道皇子不只是利用眼,也可以利用腦連結?這樣的話所有的思考,連心也被讀取了?這樣不管採用什麼戰略,透過燈二就可以了解了?就連目前千艸的狀況也會被發現?要是真如此,思考也不妙?
『什麼都不要思考!』
『什麼都不要看!』
這樣下去就不能待在大家身邊了。眼睛所見的,皇子也可以看到…!
『千艸、成重、一燈,還有大家,對不起,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到…。』
『羅貫,我的皇子,只有你…!』
燈二回想起與羅貫相處的種種,舉起了刀子…。

 

 

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子被一名男子從京(宮殿)千鋃一族的岩山撿回來,帶到村子裡。其它人說那邊是危險地區,怎麼自己去了?那男子說那邊的岩山沒什麼人在,只有這個小孩子被丟在那邊。不過其它人仍擔心這個罪人一族的小孩會不會對其它人做出什麼事。不過男子解釋小孩子是大人教育出來的,之所以會這樣一定是被壞人所養育吧?且就算是『千鋃』的孩子,這個孩子不是也很可憐!只要好好地養育,就是普通的孩子了!男子的妻子對這名小孩說:從今天開始是你的母親,而男子則理所當然地為小孩的父親。千鋃的小孩似乎注意到遠方有什麼,一直看著。女子突然抱住小孩,問他叫什麼名字,但小孩搖頭,似乎是沒有。所以男子就幫他取了「千種(Chigusa,與千艸同音)」,畢竟是男孩子。千尋似乎太可愛了…。女子才發覺,小孩是男的?
千種的表情似乎很高興。

 

一名比千種稍微大一點的女孩子問千種跑到哪裡去了。千種的父親說到飛石森林了。
「又跑去了?他好像喜歡森林呢」便去找千種。

千種蹲在沙邊的岩石地,看著開在沙裡的黑色花朵,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不發一語。
「千種!你在做什麼?」女孩上前。
「芳澄…這個…」千種指著黑色花朵。
「這個是什麼?沒看過的草…像石頭般發亮呢」芳澄的手伸去碰觸黑色花朵。

村人發現芳澄不見了。
「千種,早上芳澄沒有來飛石森林嗎?」父親問了千種。
千種搖搖頭。所以其它人到別處去找。
千種只是看著開在沙裡的花朵。

「這次是傳幸不見了!」
已經兩個人失蹤了。
村人問千種到哪裡去了。懷疑這個「怪物千鋃」做了什麼…畢竟這傳言不是憑空就有的。千種的父母也說不出話。

「咦?什麼?千種,你想去飛石森林?」一個女孩子這麼問了千種。
「花,很漂亮…」千種
「咦?那邊真的有?那我們走吧!」
其它村人緊跟在後。

女孩子看到花也是伸手過去,花突然合起來,從地底鑽出黑色的樹,抓住了女孩子。
「璃央!」一名村人看到情況不對。
「那是什麼怪物…?」
「千種!難不成你是故意的…!」父親對著千種這麼說。
千種愣住了。
「難到之前的孩子,都是你帶他們來這邊…?!」父親再次問了千種。
『不是…不是這樣的…。』
一名村人救出來璃央後,另一名村人拿拔出刀子,往千種的方向,說他是怪物之子!
千種往沙地跑。


「慢著…危險阿!」母親
「等一下,千種!」父親。
千種才回頭看了父母,但他們卻慘遭黑樹的毒手。
『父親…母親』看到這樣的情形,千種哭了。

 

 

 


「千種,你竟然連你養育你的父母都…!你這怪物!」一名村人便將刀揮向千種。千種滿身是血的身體倒在樹邊,漸漸地,被落葉、被積雪覆蓋。

 

 

 

 

 

當花朵再度從地面生長出來,千種醒來了,身體稍微成長了些,傷口被血色繃帶纏繞著,但卻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他發覺遠處有什麼,便往前走。眼前的下方,是『村子』,有很多『人』在的地方。他聽見有人在說話。
「知道嗎?在高來村,正流行一種不知名的病」
「只要靠近就會被感染」
「也會藉著風傳播嗎?」
「似乎難以治癒」
「已經死了兩個老人了」
「不靠近的話…」

千種看到的村子即是高來村。走著走著,走進村子。沒有人看過他。當村人問起他的名字,他回了千鋃。
大家開始害怕。
「聽說以前的黃波村,有千鋃的孩子殺了人…!」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怎麼辦?」村人們皆驚慌失措。
千種看了四周,聽到人們的對話,警覺若不處理這個村子,病就會…趁還沒擴散之前-!
千種拿走了村人的刀子,看到一種屋子,認定病在那裡,便往屋子衝過去。
「病人在那邊啊…!」
「那傢伙要做什麼?」
「誰去阻止他!是千鋃…!」

 

千種進入屋子,看到躺著的病人,便拿刀刺下,再拿起燈火,倒在屍體上。屋子瞬間變成火海。

此時天處國正流傳著這個訊息。
『聽說千鋃出現在高來村,還是個少年…!只殺病人,然後放火燒了屋子,逃到山裡』
『真可怕』
『果然是『千鋃』一族…』

 

 

正往山裡逃的千種,被追殺的村人的箭射到肩。
『找到你了!千鋃…!你竟然對我父母…我要為他們報仇,去死吧,怪物!!』

『不是的,我不是…。』

 

村人射出許多箭,每隻都刺中千種。

『啊…我想起來了,神啊…為什麼自己總是遭遇到這樣的事…』倒下前的千種不斷地想著這個問題。

 

 

 

當千種再次醒來後,身體又成長了。但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以及自己的名字…。
<第50回完>

 

 

 

 

 

總算…(擦汗)
總算交出這兩回了。
從第49回才知道為何書名叫SILVER DIAMOND了…(心臟的形狀像鑽石)
這讓我想起一本書『黑暗之心The heart of darkness』
我想接下來一回應該也是在述敘千艸的過去(其實比較想知道成重那邊的情況)
不過這樣慢慢地就可以了解千鋃一族的祕密了…吧?(笑)

原本說好要附贈桌布…有先拿給一位S◇FAN試用…結果因設計不太自然而決定重新設計,所以變成下回贈送了…(努力)

有任何感想,歡迎mail至alexiel0927@gmail.com

或是來blog留言都可以~

有訂戶寫信給我了呢~(感動)我會繼續努力的~(握拳)

 

最後是BGM:紅蓮

來自PSC旗下樂團:the Gazette

這首歌曲有著深沉、緩慢的絕望與悲傷,加上有些歌詞的部分與第50回還蠻搭(笑)

請慢慢體會(再笑)


那麼下回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