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人:酷企毛 /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 發行數量:1001 / 發行日期:2009/3/11

訂閱 DEEP FOREST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第51回【千鋃一族】

 

『星示御言?』金隸。

『是什麼人的名字?你知道嗎?』皇子。

『所謂的『指引命運』(註:星=命運),就像在製石之人偶時,以『言語引導』人偶應有的形狀和能力的意思。若『星示御言』是人名,那麼就是像『導引人們的言語』的意思…』金隸。

皇子再度使用「眼睛」透視,從書架尋找,但都沒有發現『星示御言』的名字,就連覆蓋在黑色塗料下的文字也沒有。

「沒問題吧?」金隸。

 

『恩,只是…到處都記載著受金弦一族的協助,並從災難守護著、導引著這些文獻。只是到底受到哪個金弦的幫助,並沒有詳細的情報,到處都是就像是看到夢或是幻覺般那種模糊不清的表達方式。』皇子。

『沒有記載下面的名字倒是很奇怪,金弦一族從最早的金弦開始到我為止的族譜裡,連誰去了哪裡都記載的很清楚。或許那個『星示御言』沒有用名字,以同樣的方式引導著人們…』 金隸。

『那個特徵一看就是金弦的人』皇子。

「像這樣最早的記錄是什麼時候?」金隸。

『七百二十八年前』皇子。

「…果然。『指引命運』這個語言只在『前一個世界』使用…千年前被埋藏的書籍裡…」金隸。

『果然…』皇子。

「就連這個世界的命名也沒有明確記載…」金隸

「也就是說,這個「星示御言」早在千年前就存在的幻影…?如果是有著金弦一族同樣的髮色與膚色,那麼應該和千年前的『金弦』有血緣關係。金弦被稱為『神之線絲』,任務是引導人們…而『星示御言』帶領人們避開災難,為了拯救世界並將其導正,也就沒什麼稀奇了」金隸。

『這麼說他的出現對沙芽弟弟們似乎有利呢』皇子。

「為了要阻止我們毀滅這個世界和人們…」金隸。

『幻影…是幽靈嗎?不是人類,而是接近神的存在』皇子。

「如果…神確實存在的話…」金隸。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所知道的『千鋃』,並沒有骨骸。在我病死後,確實完全被殺死,然後埋在墓裡,我確實看到了,但是,也只有片斷的記憶。」鈴蕾。

在千鋃被埋葬後,過了一段時間,有人從墓裡出現。

 

「…那個『千鋃』,後來死而復生…?」秋市。

「恩」鈴蕾。

「可是千鋃一族不是會治癒傷口?」

「就像剛剛千艸一樣,繃帶會出現治癒傷口,應該不會死亡吧…?」

「…千鋃被分屍,確實是完全死亡了」鈴蕾。

 

 

『千鋃?你是千鋃吧?』鈴蕾的靈魂對著復活的千鋃喊著。

『…那是誰的名字?我必須到那裡才行…』千鋃。

『等等,千鋃!千鋃!千鋃…!』鈴蕾不斷地喊叫,但千鋃沒有回應,只是往前走。

 

 

『那個千鋃復活後卻沒有記憶…』鈴。

「沒有…記憶?」秋市。

大家也想起千艸之前說他沒有以前的記憶。

「-那個『千鋃』的名字呢?」主匪。

『他說他沒有名字…因為千鋃人稱為罪人一族並被隔離,而且反正大家都叫他千鋃,所以名字沒有必要…』鈴蕾。

「主匪…你剛剛看了那本書吧?裡面有什麼內容?」鬨志。

「書?」

「什麼?」

「…那本黑書下,被塗滿黑色顏料底下,記載著千鋃一族的小孩的事。上面記載黃波村的某對夫妻,在宮殿附近,撿到一個年約四、五歲的『千鋃』小孩,取名為『Chigusa』,養育著。」主匪。

「……」白琶

「Chigusa?」秋市。

「字不一樣,寫的是千之種的Chigusa…但是,這個小孩,千種看到了似乎是黑敷原的『怪物之樹』,讓村裡的孩子給它吃了,就連養育自己的父母也被那個吃了。上面寫在那之後,他被村人殺了,屍體被丟到附近的山裡…那是距今兩百五十年前的事了。接著在那約十年後,離黃波村有些距確的高來村,也出現了『千鋃』的男子,外觀年紀約十四、十五歲。這個『千鋃』,殺了得了流行病的村人們,並放火燒了病人的屋子逃走了。也被那個村莊的青年們殺了,屍體就這樣被丟山裡。鈴蕾小姐,你遇到的『千鋃』男子是在何地、幾年前出現的?」主匪。

『正確時間…應該是二百二十五年前,在鈴鳴森林…』鈴蕾。

「從宮殿到黃波村,十年後到高來村,再十年後來到鈴鳴森林…?」

「從地圖來看,可以看出某種自然流動的路線」鬨志。

「難不成,千種這孩子,被殺了之後又復活,然後再被殺了又復活…到了鈴鳴森林又被殺了,又復活,然後喪失記憶,那他往哪裡去了?」秋市。

「『不管怎麼樣都死不了的一族』並非『會自動治癒傷口』,而是『被殺了後復活』…?千艸在喪失記憶前,有說過遇到警備隊吧?宮殿的…在宮殿的『金弦警備隊』,是何時出現?」主匪。

『-據我所知…』真珠。

「咦?真珠大人,您還在啊?」雪之葉。

『宮殿的金弦警備隊出現時,大約是50年前』真珠。

「…難不成現在在這裡的『千艸』,就是二百五十年前那個孩子千種?就這樣…一直持續活著?」秋市。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自己的名字…是什麼?

 

確實是『千鋃』!

 

恩,我記得這個。

這裡…這個世界是『天處國』。

對面那邊有個高來村。

我知道…

為什麼呢…?

 

看到了,也聽到了。

附近的村子,有很多人在談話。

所謂的「千鋃」,是繼承了最初在這個世界「怪物」的血脈。

從以前似乎被稱為罪人一族。

「十年前」

「有個千鋃一族的少年」

「聽說殺了高來村的病人」

「還放火燒了他們」

「果然是怪物一族」

 

『怪物』

 

原來如此

千鋃原來是這樣一族的人啊…

 

從醒來後,不知為何非常地疲倦。

就像是已經思考過多的事。

反而不太想去思考。

想前往某個地方。

不管到哪裡,聽到的都是關於「千鋃一族」的流言。

自己是罪人一族,承繼了怪物的血脈。

 

『對面那座山』

『聽說有座鈴鳴森林』

『是罪人墓場』

『為什麼是罪人的?』

『鈴鳴果實可以淨化』

『犯罪的血、骨與肉』

 

…罪人墓場?

那麼就去那邊吧

被稱為罪人一族的話

到那裡應該可以平靜地生活

也可以就這樣死去-

 

「請問…你是誰…?」鈴蕾

 

「…在京,我被稱為「千鋃」。是罪人一族。因為我聽說來這裡,就可以讓罪人死去…。」千鋃

 

「咦?…罪人?」鈴蕾

 

「那是鈴鳴樹嗎?」千鋃

 

「恩…是的,這邊請」鈴蕾摘取一根樹枝下來。

「這果實可以吃,且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請」鈴蕾。

「咦?」千鋃接過果實,吃下了。

「真的…聲音很好聽…」千鋃像是若有所思,停頓了一下。

「你沒事吧?」鈴蕾感覺若放著這個千鋃不管,他可能會死的樣子…。

 

『你看到了嗎?』

『在鈴鳴森林裡的荒廢屋子裡』

『有個超帥的男子呢』

 

「…你到底想幹嘛啊?看到一個就搞一個,對村子裡的女孩子出手…。或許你覺得無所謂,但她們都在比看誰先得到你,你被當成玩具了,你知道嗎?」鈴蕾。

「…怎麼樣都好。如果能有什麼用處的話,就請隨意使用我的身體」千鋃。

 

「鈴蕾,你的身體情況如何…?」千鋃進了鈴蕾的屋子。

「啊,千鋃,你來探病嗎?」鈴蕾躺在床鋪上,呼吸似乎不太順暢。

「恩」千鋃。

「謝謝你。」鈴蕾。

「千鋃…我很擔心你呢。我可能活不久了…但我希望你最其碼稍微讓你自己,活得更快樂一點…」鈴蕾。

「-…對不起」千鋃。

「千鋃…」鈴蕾。

 

不久鈴蕾因病而去世。

 

「鈴蕾…你就在這裡安息吧…。早知道會變成這樣,其碼與你一起死去就好了,自己的身體也快不行了…但這樣說她會生氣…對不起。」千鋃。

 

 

『為什麼你要道歉,千鋃?就算你真的是千鋃一族,但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吧?』千鋃想起鈴蕾死前對他這麼說。

『就算是千鋃一族的孩子,也只是個這樣的小孩』千鋃腦海浮現之前收養他的父親所說過的話,在黃波村發生過的影像接二連三地浮現。

『果然是…怪物!』

 

「…咦…?」千鋃的記憶突然急速浮現在腦中,包括在高來村的時候的事。

「這是什麼…?自己的眼線…!!」千鋃發現腦中的記憶在回溯

 

 

『-是千鋃!』

『他跟以前那名千鋃的男子長的一模一樣,三十年前滅了見阪一族的傢伙』

『拿起刀子,殺了他!』

『放箭!』

『-不行,沒有用…他的傷治好了?』

『是怪物,他死不了。那就用砍的,把他的頭砍掉!』

 

『喂,不好了,聽說在那邊的千鋃男子狂暴起來了!』

『千鋃從岩山下來了』

『剛剛見阪的人都被殺了!』

『奶奶以前有看過千鋃的男子,跟那個千鋃長得一模一樣』

『千鋃的怪物!』

『千鋃的男子』

『是千鋃!』

『繼承千鋃血脈的怪物』

『千鋃…』

每個看到千鋃的村人都這麼喊他。

 

 

『千鋃!!』

『冷靜下來!千鋃』一名年輕金弦男子拿著弓已朝狂暴、已無人性的千鋃射了幾箭。

 

 

『非人者啊,讓你想起自己的心,你的出生,也是具有意義的…!』金弦。

『金弦大人!』

『請幫助我們,金弦大人!』

『神的使者,鎮住了千鋃』

 

 

 

 

 

突然間,植物瞬間生長,朝著千鋃,將千鋃圍繞,一名小女孩讓植物阻止千鋃繼續前進。

『那個少女是…?』

『是重華帶來的,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能操縱草木…』

『千鋃,你就靜靜待在那邊,償還你的罪行。並想起…你自己的心!』金弦對千鋃這麼說了。

 

 

 

 

 

 

「…!!」千鋃的記憶一下子回溯到這樣的景像,但這樣的記憶卻讓他有點承受不了,雙手緊緊靠在頭的兩側。

「…對了,我…我的名字是『千鋃』。最初的『千鋃』,從最初…-」

 

 

『聽說,金弦大人把名為『千鋃』的怪物,封在那座山了』

『被藤蔓鎖鍊綁著就這樣死去,過一段時間就會復活』

『不論什麼時候都和千鋃一樣的容貌…!』

『有個小孩?他又發狂逃走了』

『再次殺了他又復活』

『砍了他的頭後,他又復原』

『千鋃一族承繼了怪物血脈,是罪人一族』

『這樣不斷地,反反覆覆』

『所謂的『千鋃一族』,在人們的重覆的流言下所產生的一族名字』

『從最初,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一個人,只有一人的『一族』』

 

 

「每一次,想起來都是這樣的記憶…!這到底是什麼?這樣不斷地反覆到底是什麼?記憶愈來愈鮮明。為什麼?我會是這種生物?為什麼死不了?為什麼死了又復活?為什麼總是-!!」

 

『他殺了人!』

『是『千鋃的男子』!果然有著怪物血脈!』

『被稱之為罪人一族…!』

 

 

「為什麼?身體總是任意行動-必須排除認為是阻礙的事物-!」

 

 

『難不成,你是刻意的…?』千種的父親。

『不是的』千種。

 

『我要為我父母報仇!』一名高來村的村人。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千鋃。

 

 

不是”自己”。

 

 

「一直、一直有什麼東西迫使我行動,就像是被某種線操控著…!」千鋃的眼前突然看到一條看不見的線,可不斷的延伸到某處。

 

「這個,就像是操縱命運的一切,神之絲線」

「-根本就無法逃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啪啦」

雪之葉的身體突然發出這樣的聲音,身體漸漸變堅硬。

『真珠大人,該不會,我…』雪之葉。

『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真珠想起一小部分,那遙遠的記憶。

『真珠大人,我…也知道了,我們死亡的順序…』雪之葉。

「雪之葉大人!!」秋市。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個星見御言,是引導人們以避免災難…所以他也有預言的力量吧』皇子。

「如果真的是千年以前的人,在地底下發現的『預言』之書,說不定就是他寫的…若真是如此,那可就難對付了。同樣的,在地底下,如果有使用石頭力量的技術書知識,應該也有對石頭力量無效的方法…。這樣不只妨礙我們,說不定也會將這些知識傳授給人們,可以對抗預言的災害…。」金隸說著說著突然有某種不對勁感覺。

 

 

當時在地底下時,有個像研究室的房間。發現桌上一本書與皇子的預言一樣!宛如很久以前有預言者。而卷軸就跟白綠之書同類型,有石之人偶的作法。金隸看了之後認為有這個技術書後就可以造出人工的災害…。內心產生這樣的想法:儘管沒有皇子的「預言之力」,就算預言沒有成真,只要使用這「上一個世界」的技術,照著預言,讓這世界毀滅。只要皇子不在,我就可以操縱「預言」。只要有這個技術書,就算是我,也可以實行預言-。

 

 

『金隸?』皇子。

金隸回想起地底下的預言之書。同樣的地方,也有技術書。-可以實行。與其說是『預言』,倒不如說是『預定』…。

「皇子,你是怎麼得知預言?從哪裡?」金隸開始懷疑皇子的預言究竟是哪裡得知。

『你說怎麼知道…。就是浮現在腦中…隨著確信後就”這樣了”…。從一開始在沙漠遇到你也是這樣。』皇子。

「咦?」金隸。

『早已知道,天空會出現『月亮』,所以手指就這樣往上比,然後月亮就出現了』皇子。

「…皇子,我和你第一次見面時,是在地下植物園,你不記得了嗎?」金隸很訝異。

『咦?我是記得有待在地下過,但沒遇到你…』皇子也相當吃驚。

「…當時你在地下對我說『選擇我』」金隸。

『我不知道有這回事啊…』皇子。

金隸才發覺之前也是有同樣的情況…。到目前為止,皇子偶爾對自己說過的話:「我有說過嗎?」。或許那並非反覆無常。當時的皇子對自己說選擇「這邊」,就給予力量。說那句話的那個皇子…究竟是誰?

「皇子,預言是什麼時候浮現?」金隸。

皇子被這麼一問也愣了一下,才仔細想。

『光環…砂之光環出現在我頭上的時候-』皇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千鋃將眼睛集中後,到處都可以看到。延伸在這個世界縱橫無盡的命運之線。而抓住這些線的那一端,是操縱所有一切、創造這個世界的『神』-。

先前那個年輕的金弦對千鋃說過:「千鋃!想起自己的心,你的出生,也是具有意義的…!」

「金弦」…沒錯,你是「神之線絲」。神的替身。代理神的「活神」。…而我是…。

 

 

 

 

「混合得相當好…。一切的血、肉、骨、水、土、草、石,不死的種子,最後形成『人』的形狀了…新的地基孕育了天,包覆這世界的綠色之手、滋潤大地的水之大蛇,還有善良的人類都準備好了。『金弦』是代替我的引導者。你名為『千鋃』,是代替我收拾這世界『不需要』的事物,並整頓這個世界。你是超越人類的人偶,是這個世界的『死神』。這就是你的用途-你生存的意義。」星示御言看著這個完成好的『千鋃』這麼說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死神?』主匪。

「死神?」

皇子的預言第一句:死神終於降臨於這片土地了。

「我知道我們死亡的順序了」慢慢將變成石頭的雪之葉這麼說了。

「就是接近『千鋃』的順序。千鋃的『角色』,是司掌這世界死亡的死神。這是從一開始就這樣決定的事…」真珠。

 『死神?』主匪。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原來如此,那就是這個世界的神,從遙遠的千年以前,創造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引導者、這個世界所有一切的決定者、操縱者,『正義使者』。如果自己的是『死神』角色的話,自己永遠都是個死神。這是神早就決定好的『命運』。雖然對此存疑…但這就是『命運』。無法違逆-對方,對方是『神』…。一直總是回想起這些事…自己做過的事,自己的職責。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於是在最後,想起了祈禱。」

一群女子走向千鋃。

「千鋃,我們已經很累了」

「我們厭煩了」

「我們幾個同時跟你交往…」

「我們試著討論過,要怎麼做才好」

「但我們每個人都想得到你的」

「誰都不願意退讓、不願退讓」

「但我們都討厭這樣,所以就這樣想了」

「你必須消失」女子們每個人手上都握了刀。

千鋃已經絕望了。

 

忘掉吧

忘掉吧

忘掉吧

 

這次,要忘掉一切,不要再回想起來。

 

「你聽到了沒?」

「你根本沒聽進去吧?千鋃?你總是這樣,不管是我們的事,或是其它的…」

「只要你不出現在這個村莊,我們永遠都會是好朋友!」女子們將刀舉起。

 

希望就這樣死去

 

 

 

終歸都會肢離破碎,不要再讓我復活。

讓我身體粉碎

我已經不想再活下去了。

可是-可以向誰…

要向誰祈禱才好…

這裡一直 沒有…

沒有真正的神…。

 

星示御言的身影出現在被肢解的千鋃旁邊。

「又壞了嗎?果然,過多的情報,腦無法容納。」

「不是的」

「腦的容量還是不足嗎…」星示御言。

「不是的」千鋃悲傷地流下眼淚。

「不是這樣的,星示御言大人,我…」千鋃

「總是太多記憶進入腦中,就會消失」星示御言。

 

 

 

不是的!!

 

「不是這樣!!」羅貫。

「是誰…?」千鋃。

 

 

 

 

 

 

 

 

「…什麼『神』?什麼『職責』?為什麼決定這樣的事?為什麼是你決定?…為什麼你要做這些事?不是『情報過多,腦無法容納』,而是『記憶太過悲痛,心無法承受』!!這是兩回事!你這王八蛋!」羅貫。

 

『羅貫』千鋃。

 

星示御言的周圍突然出現不詳的氣息。

 

<銀色鑽石51回完>

 

 

 

 

 

這回轉折算是蠻大的,除了千鋃一族的祕密外,連所有一切,都早已被安排。

不過這樣下來…連皇子們都覺得異樣,羅貫也無法接受早已安排的命運,這兩方人馬的關係會有所變動嗎?(笑)

若對這回有任何意見,歡迎至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article/19848962

發表哦^ ^

 

 

 

[800x600] [1024x768] [1152X864]

桌布贈禮!

請僅個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