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人:酷企毛 /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 發行數量:1044 / 發行日期:2009/6/20

訂閱 DEEP FOREST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52回【告白】

 

我喜歡夕陽

從學校回家的路上

回頭看

那邊的山脊

越來越紅

沉下的夕陽

看見那樣的紅色

在胸口中稍微燃起熱度

這樣的心情

究竟是什麼…?

 

 

「千年來…這千年以來,你讓千艸做了什麼事…?」羅貫

『…羅貫…』千艸

「你說『死神』的職責,究竟是什麼…讓他的遭遇這麼殘酷,無數次、無數次這樣的殘酷記憶-千年以來,這樣是無法承受的…!!」羅貫

 

「我可以承受」星示御言

 

『這是夢…還是記憶…』千艸

 

「…現在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說那個人」羅貫

「這個不是人類」星示御言

「…不是在說這個!」羅貫

 

咦…怎麼…

 

沒有用的

話…

 

「不管是人還不是人,都有心!都會受傷啊…!」羅貫

「心本來就沒有創造出來」星示御言

 

他無法理解???

 

什…

『心』又不是你創造出來的東西…!

(和這個人談話,感覺不像與人在談話…為什麼?)

「這是我創造出來的東西」星示御言

「千艸不是你的東西」羅貫

「是我創的世界的一部分…」星示御言

 

「星示御言,是『神』嗎?」秋市

 

(正因為是『神』…?)

 

「-正因為是神…。不管怎麼樣,這一切都是你照自己的意思,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辯解罷了-!!」羅貫

 

羅貫!!

 星示御言將手伸往羅貫

 

 

「哈……!?這裡…是哪裡…?」千艸

「千艸…?」羅貫

「Chigusa?『千種』?…父親?」千艸

「咦?不是,是我,千艸!『羅貫』!」羅貫

「羅貫…」千艸

「你沒事吧!?千艸…知道我嗎?你有記憶嗎?還記得嗎?全部回想起來了嗎?!」羅貫

 

「…啊…我知道了…-那是…剛剛那是我的記憶,『記憶裡的星示御言』…不要緊,不會對羅貫造成影響…」千艸

「千艸!好可憐…!好可憐!你真的好可憐…!都沒有人可以分擔這些悲傷,就連『二等分』、『四等分』也沒辦法,。這一千年…一千年以來,都是獨自一個人戰鬥…」羅貫抱住千艸

 

-不能捲進來

 

「!星示御言…現在在旁邊嗎?」羅貫

「…沒有,暫時不會出現」千艸

「那個人為什麼會從光之砂出現?那他不是還會出現…?」羅貫

「光之砂是意識的媒介,如果遮住光,就不會出現在那裡…」千艸

「那麼只要完全包住就不會出現了吧?」羅貫

(抱歉了,秋市)

「…為什麼那個人是幻影?他已經死了嗎?」羅貫

「他沒有死」千艸

「咦?!」羅貫

「他自己切斷肉體和精神的連結」千艸

「咦?」羅貫

「為了永久環視這個世界的一切,並引導著,他讓自己『世界』同化了」千艸。

「咦…?」羅貫

(總之先點個燈…)

「這千年來,一直都贏不了。正因為 那是神…」千艸

 

 

 

「哇,會發光的花呢!真漂亮…!」

-距今離一千年還要更早之前,宛如突然變異般,出現了一位天才。

 

他不斷地創造出不可思議的植物,操縱岩石,讓岩石動起來,可看見、聽見遠方的事物,有著在人類之上的『力量』,為了人們,將力量用在人們身上

原先 為了幾乎養份不足的大地,作了各種努力,但是在這段時間有了這樣的想法。

 

「何不在天作個新的地基?為了人們-為了遙遠的未來」

 

比現在更接近太陽在充滿綠意肥沃的大地,以人工的方式試著創出新世界-之後

首先用植物來強化岩石。以『石疊之樹』作為地基的支柱。

?蔓成為枝幹,把目前的建築物向上推成長。

細枝成為登往天的石階。枝幹刺入石壁成為道路

寬廣茂盛的巨大葉片最後化為岩石與土,像在天空搭了屋頂,作出了新的大地。

於是構成了現在的『天處國』。

為了大地必要的水源,在許多岩石支幹的中心讓以水晶創造出的大蛇潛在其中並培育

為了儘快培育植物的『力量』,創造出人形的植物。

首先,讓目前所說的『宮殿』以綠意包覆。

人們便往上登。伴隨希望,前往新世界。

 

他為了完善保護世界,『職責分配』要調整,認為有『某人』的必要。

給予動身往新世界的人們? 作為職責的新名字 謀求世界的安定

他則是往地下,留在地下 以那身姿態消失了

-經時光流逝 人們世代交替? 天上的世界也安定下來時? 承繼他的血脈的『金弦』出現了。

金弦就像他,有著特別的力量,可聽見不知從何處傳來某人的聲音。金弦認為這是從天上傳來的聲音,遵照指示引導人們。

在那之後,某個時點,不知被誰引導般,被稱為『重華』的女子在森林裡,發現了在樹中沉眠的一個孩子。之後被稱為『紗芽』的少女。

在附近的岩山,被稱為『千銀』的怪物出現了-

…這些全部都是現在名為『星示後言』的他所播下的,『天處國』起始的種子。

他也犧性了自己的肉體,僅殘留精神,選擇為了人們而守護世界的職責。

 

-順道一提

 

作出石疊之樹與水之大蛇,是因為『源』的必要。為了培育材料的土、石、植物理所當然的『營養』,首先,他挑選年輕健康的人們及孩子並保護。

-其它的人們全部,成為為了作出世界基礎的『人柱』。對他而言從最初,這時也是,至今也是,發自內心,為了創造更好的世界,絲毫沒有動搖,完全的善意。

常竭盡所能…靈心靈力為人們,分享他的知識,不吝使用力量,溫柔地守護人們,引導人們,幫助人們。

對於失敗的芽 即刻摘除

『傳染病』 『會擴散』 『無法治癒』

『這個村子』? 『必須處理』? 『趁病還沒擴散前』

看守世界並調整 照著自己的意思

『那座森林深處』? 『有食人的樹』? 『這是必要的』

『為了淘汰不知何時增加的人類』 『要再種植一些』 『給予養份』

『千銀』的職責是死神?

「死神」是司掌這世界的死亡? 代替他,調整生命

是慢慢摘除 這個世界不必要的芽? 傀儡人偶

對他『善良的事』,即是對他順利的事

對他『邪惡的事』,即是對他不順利的事。

失敗或不需存在的東西,若全部從頭漸漸消除,他永遠都是『正義使者』。

這個世界也永遠地,依他的意思運行,成為『成功的世界』

需要的東西,不需要的東西,一切以他的基準決定的世界-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因為那個樹在這個世界是必要的』

「是你決定的?」

『因為這是我所創造的世界』

 

『為什麼我要一直殺人?』

『那是你的職責』

『我必需這種事嗎?』

『那是你的職責』

 

 

『為什麼我必須被你操縱?』

『那是你的職責』

『我討厭這樣』

『我赦免你』

『我不喜歡』

『我認為這樣很好』

「我不要這樣…!」

『我不在乎,所以沒有問題』

…這樣 是說不管我的心怎麼想?

你 並沒有被創造出心

那 現在 我 這個悲傷情緒究竟是什麼?

 

…沒有錯嗎?

沒有問題嗎?

 

如果個這世界一切 都是照你的意思

我的心 不是我的東西…?

那麼我到底是『什麼』…?

 

你是『死神』

那是你的『職責』

 

這樣

就像被絲線束縛 被洗腦 …總是如此

-感到絕望

對自己的生存意義-

 

…無法殺死

無法消滅

這是死不了的『神』

 

這樣的記憶? 永遠 重覆? 若變成某人的人偶-!

 

自殺了嗎?

又發狂了…

果然? 腦與身體無法承受過多的記憶? 叫紗芽來 再治好…

然後引導他到下一個地方-

 

「!痛…」千艸

「千艸,你沒事吧?!…頭在痛?!」羅貫

「-不是…還有留在深處的記憶浮現出來…只是亂章無序…正在…處理中。羅貫…你看過我…到現在的記憶了…?」千艸

「只有片斷的,還有最初的『千銀』也…」羅貫

「-抱歉」千艸

「咦?」羅貫

「我真的 殺害了 許許 多多的生命…」千艸

「千艸,那是…你一直被操縱著啊,不是千艸…!」羅貫

 

…我 到哪裡都是『我』吧…

『神的絲線』 從任何的地方連繫著…

若從最初開始? 就連心 一直都被操縱著…

…不行

腦中記憶過多

現在一片混亂

我的心在…

 

「那絕對不是千艸的意志!當你的心不明確時,只有你的『身體』被操縱…!」羅貫

「!」千艸

「就算沒有被操縱…我還是個『死神』…」千艸

「咦?」羅貫

「『大蛇』…我想起來,也了解了…水之大蛇變成石頭的事…。稱死去後變成地面上的水,對這個世界是有益的。大概當大地劣化時,接近我…接近『死神』就會變成石頭,這是早已『設定』的…最初的『青火』,接著『月白』,途中的『朝露』…還有『卯之花』,外面的『雪之葉』大概…也已經變成石頭了…。這樣被創造出來…也被『設定』好,我和大蛇都被星示御言…。不過,他是『同一陣線』的喲…。」千艸。

「咦?」羅貫。

「到目前為止,像是對羅貫有利般,引導了許多事吧」千艸。

「!」羅貫。

「…這樣對這個世界,是流向好的情況…所以…所以…大致對人們而言,是真正的幫助,畢竟『神』…真的…」千艸。

 

…對啊,那是『神』,對大部分的人而言…羅貫是些許贊同千艸的想法。

「對於照著自己意思的人而言,真的,很善良啊…所以就是我的…問題,只是我的問題罷了。什麼嘛,這個世界…」千艸想著,世界的流動幾乎依照那個男人的意思進行,千年以來一直如此。

「…我,覺得這樣很奇怪,但是對其它人而言並不奇怪。我必須戰鬥的對手,是『神』…無法戰勝的對手。我不想把你捲入…」千艸。

「……」羅貫。

「………………」千艸。

「沒關係的,千艸,你可以把我捲進來,你聽著…不要告訴其它人。…我一直覺得有種異樣感…」羅貫,總算知道,自己至今那種異樣的感覺。

 

-為什麼想要千艸呢?

總算完全了解了…

 

「羅貫…?」千艸

「女孩子」羅貫將頭微微靠在千艸的肩上。

「咦?」千艸。

「女孩子…經常在原本的世界被女孩子們告白,或是提出交往等很多事,事實上我都沒有選擇誰,我都拒絕了…」羅貫。

「咦?」千艸感到很意外。

「怎麼說才好…在那個世界,我一直覺得自己有著…異樣感。就是,覺得原本就沒有和那個世界有連結…這樣的感覺。總是想『如果』,『如果』有其它必須去做的事…例如,這邊的世界有什麼之類,這樣的我就必須來這裡,一直無意識的預感著…-如果變成這樣,我是一直這麼想。如果有了女朋友,就必須完全不在乎,拋棄對方來到這裡吧,一直…這麼想,所以我並沒有選擇誰,不過還是覺得…很不滿足,就交了一些朋友…」羅貫。

「!」千艸。

「鄰居都很溫柔,兒時玩伴也是有,學校的老師都很善良…都是好人,可是在那個世界,我還是沒辦法感到滿足…原本真的打算要過『普通』的生活,總是普通的生活,可是-…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心噗通噗通跳動著…」羅貫老實說出自己的感受了。

 

千艸,現在,我完全了解了

那時的預感,變成現在的真實感

 

「跟著這個人後,我一定就會變成不是一般人了,如果是這樣-說不定」羅貫。

「羅貫…」千艸。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想一起去…我喜歡? 這種心噗通噗通興奮不已的感覺…

」羅貫。

…一定? 一直在等待著? 讓心感到更雀躍的世界…

颳起…颳起暴風

 

『-我喜歡普通的生活』

『不想喚起內心的暴風』

啊,有必須戰鬥的對象

我想戰鬥

 

在羅貫遇到皇子時心裡其實萌生這樣的想法。

 

…如果說有值得掛心的人是完全沒有

要是有某人值得我拼命的話,我一定會盡心盡力

因為? 想試著盡全力

拼上性命? 想要某種事物

如果可以的話

可以用這雙手改變某種事物的話

可以幫助他人的話

我一定毫不猶豫? 捨棄這個世界前往另一個世界

 

「有這麼和平的世界,還有朋友,但我卻感到不滿足…!」羅貫

因為無法滿足

對普通的生活 感到厭倦

想戰鬥? 想戰鬥

就算對手是神? 若能燃燒生命

我想燃燒殆盡

 

…放學回家路上? 我喜歡看著天空,走路回去

-從最初,映照在眼裡的尉陽總是在天空中燃燒,宛如火炎之海-

遇見你後,可以感覺得的預感

…狂風的預感? 我想戰鬥的本性

 

「我想和你一起去…如果是千艸,一定可以一直在一起,就算你是這樣的人也無所謂,想和你一起戰鬥-…!」羅貫竭盡自己的力氣,將所有想法全部吐出來。

 

就算 或許會死去

 

「我一直無法壓抑自己,想要像你這樣的人…千艸,我,我…是不是哪裡很奇怪啊…」羅貫卻又雙手掩住自己的臉,開始流淚。

千艸抱住了羅貫。

…羅貫…這樣…這樣一直以來,都沒有屬於自己真正的場所-…

 

「…不會很奇怪啊…你不論什麼時候…都很堅強,我可以從你身上看見漂亮的火焰」千艸。

 

無法還逆…對手是『神』…

要怎麼做才能切斷這條命運絲線

我怎麼去對抗他才好

-要怎麼做?

操縱的絲線? 只有自己看得見?

不論誰都無法了解…?

一個人實在太過於沉重

整個世界對上一個人 ?根本毫無勝算

一個人? 無法獨自戰鬥

且對手? 是善意的神

…如果對手是『神』,那麼自己一直都是『邪惡』

…不想捲進來-不論是誰

到底可以拜託誰

到底誰可以幫我? 和『神』吵架-

 

…根本不是『情報過多,腦無法承受』

而是『記憶太過痛苦』,『心無法承受』

你這王八蛋-!!

 

那個…簡直就像火焰

 

「…不管什麼時候,你總是為他人感到憤怒,那個火焰,就是你的戰鬥本能」千艸想起自己剛遇到羅貫時就惹他生氣。

 

『…快讓開!』『花太可憐了』

 

那麼強勢的眼神,不是『沙芽的面貌』

-啊啊? 對啊

我…

我的心

不能連心都被操控

那個火焰實在太美麗了

我的心,是我的

連心也必須守著

 

「…羅貫,我也一直在尋找,我們彼此互相在尋找對方」千艸。

 

…千年

…這千年來能活下來真是在太好了。

 

彼此最想要對方,即使會死也能在一起,為對方而戰

你這麼想要我,真是太好了…!

 

「我就算會死,也會一直和你在一起。你可以把性命和人生交給我嗎…?」千艸

「你的人生已經交給我了,理所當然,我也要付出生命」羅貫以堅定的眼神直視千艸。

「千艸,要不要跟神大吵一架?會輸?還是會贏?不試試看怎麼知道?」羅貫拭去淚水,笑著問。

「…啊…謝謝你」千艸像放鬆了口氣般回答。

 

這回才是,要戰鬥了!

 

「被某人操縱人生或命運絕對很奇怪,依他人喜好而操縱人是絕對不行…!」羅貫再次告訴千艸這個道理。

 

對啊

我的身體是我在操控

這次就這樣,保持『自己』的意識,修復身體-

…我要變得更強,為了完全守護羅貫

把感覺全部打開? 超越『設定』

比以前更能隨心所欲使用身體

 

「咦?」千艸

「啊,又開始成長了…」羅貫碰到千艸胸前的葉子。

「…葉子的顏色,沒看過的顏色…」千艸。

「咦?我又作了什麼?沒問題吧!?這變色…」羅貫很緊張。

「不對,應該不是枯萎…有什麼成份在變化」千艸想起之前也碰過這樣的情形。

?

「花的顏色變了?」鈴蕾。

「毒花可以變為無毒花?」千艸。

「這…」鈴蕾。

 

…不是『變化』? 是『進化』…?

那個時候,羅貫的『力量』起了什麼作用?

-再加上我的意志…?

「!」千艸又感到一陣刺痛。

「又再痛了!?不要緊吧!?」羅貫。

「…不要緊,這情形總是這樣…還有少許留著…只是較鎖碎的記憶回想起來,再一下子就會結束了…」千艸。

「千艸…真的…全部回想起來?沒有問題?…真的不會…再忘了…?」羅貫很擔心。

「沒問題。心還沒被操縱…至今『忘掉』是我的意志。再也不會想去尋死,絕對。我不會再放棄,就連自己的未來也是」千艸。

 

因為你是我的戰友

再也不會想『要忘記』…!就連關於你的重要記憶,甚至曾給予我溫柔的人們的記憶。

 

「…至今令人厭惡的記憶,還有自己做過的事,全部-全部都要深烙在心裡,即使受也無所謂」千艸。

 

『就算失敗或受傷,這就是人類,因不斷累積而成長- 』

 

「這樣也無所謂,傷痕不斷重覆增加,會我變得更強」千艸的眼神變得更加堅定。

 

回想起所有的記憶,最後,我,將完成我的心。

這是我的意志,我的心。

誰都無法操縱-

從此刻起,我再也不會被操控!!

 

「!銀色…」羅貫看見在千艸周圍的植物一瞬間全都變成了銀色,千艸的頭髮也一瞬間變長了。

 

<52回完>

 

 

 

銀色鑽石53回【晨曦仍未到來】

 『預言浮現在腦中』

『總是』

『光之砂輪出現的時-』

 

『無意識地…光之輪』

 

「皇子…」

 

『…的確,我有呼喚光之砂並操縱它。只是光之輪出現時我沒有意識到…』皇子。

 

預言 真的是我的『力量』嗎?

從哪裡、如何得到?

-從哪裡…?

皇子心中不斷出現這樣的疑惑。

 

『透過燈二的眼聽到了…似乎從『光之砂出現』的『星示御言』,有著和我一樣的幻影…如果說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操縱著『光之砂』,說不定我的『光之輪』也是-…!?』皇子。

 

「…在地下植物園第一次見到皇子的時候,你也是操縱著光之砂…」金隸。

 

『我不記得有這樣的事…』金隸想起皇子這麼說過。

 

…第一次見到皇子…是發現了他。在我去地下之後。

我會去『地下』,因為在白綠之書裡記載著往地下的暗門。

…發現「白綠之書」,是因為外面的砂流進屋子裡。

混在光之砂中-

金隸越回想,發覺所有都與光之砂有關。

 

『…我不懂,至今的記憶,都是模糊不清的…』皇子。

 

「對了,皇子的感情變得這麼明確,也是最近的事。在這之前都是像人偶般的印象。」金隸

 

-那個時候,想說為了保護自己而自刎。

當金隸背叛我的時候,非常的火大

之前看到那個沙芽也是怒火中燒…

在之前見到弟弟時,看到他培育出樹槍,覺得『很漂亮』,也『很有趣』-

-……這以前的真實感?? 並沒有…?

-不,確實是有記憶…是有記憶的

但就像時間順序排列的『記錄』

感覺模糊不清

簡直就像別人的記憶-…

…我 從什麼時點才是『我』?

難不成我真的從一開始就一直被操縱著-…!?

 

『…情報不足』皇子。

「咦?」金隸。

『我要調過來看,從燈二腦中的情報。因為眼睛連繫著,若將更深感覺的根延伸的話,應該也可以讀取燈二的記憶,應該有我們的對手,星示御言的情報』皇子。

「皇子!如果你這樣使用『力量』,會造成身體的負擔…」金隸。

『少囉嗦!!』皇子。

 

從燈二的眼,進入記憶中

在那個方位

把意識集中-…

 

『…是皇子!!』

 

『…聲音?這個聲音…!』皇子的腦中浮現某人的聲音。

『!』皇子的頭感到疼痛。

「皇子!?」金隸。

『…糟糕…那個男子,區區一個低賤的數字之子,竟然敢對我…!!』皇子痛苦的暈過去。

「皇子…!!」金隸大喊著。

 

..............................

 

「葉子,全部變成銀色了…!」羅貫。

「-千年以來,沒見過這樣? 美麗銀色的樹…」千艸驚訝地看著四周。

「…對了,千艸,你的頭髮…!為什麼?變長了!!」羅貫。

「成長了…」千艸。

「咦?」羅貫。

「可以說頭髮吸收了多餘的營養吧,體力已經恢復了。」千艸。

「真的?」羅貫。

「血管與肉體也沒問題…眼睛感覺比以前看得更清楚」千艸。

「比以前更清楚?」羅貫。

「果然,與其說是變化,倒不如說像進化…」千艸。

「!」千艸發現連結與心臟部分的樹枝掉落。

「樹枝從傷口處漸漸脫落…」羅貫

「傷口也塞住了…」千艸。

「………!……呼…太好了…!」羅貫鬆了一口氣。

「…羅貫」千艸。

「…千艸,記憶呢?全部都想起來了嗎?沒問題吧?」羅貫。

「…恩 ,現在,全部的順序都很完全,感覺像是腦部深處有書櫃排列著,全部連結著自己。」千艸。

「…很辛苦…吧?」羅貫

「雖然覺得辛苦,不過這些記憶是『我』,我會背負著全部活下去…再也不會忘記」千艸。

「…恩」羅貫。

「…不過羅貫也一起擁有這些記憶,我就變得輕鬆多了。…真的,很謝謝你」千艸抱住了羅貫。

 

長久以來,模糊不明的自己因羅貫的存在而明確了。

 

「因為有你在,我成了現在的『我』」千艸。

「……彼此彼此啊,千艸」羅貫有著與千艸同樣的感受。如果沒有千艸,羅貫也不會是現在的『羅貫』。

兩人將彼此的手交給對方。

「…走吧,羅貫」千艸。

「恩」羅貫。

 

要一直一起走下去,直到最後-…

 

 

「必須告訴大家關於星示御言的事…」羅貫。

「恩」千艸。

「對了,成重…!」羅貫。

「咦?」千艸。

「他說他感覺到那邊裡面有人的氣息」羅貫。

「裡面?可是現在沒有任何氣息…。!」千艸。

「千艸?」羅貫。

「成重…!?」千艸發現只剩下刀。

「虹!為什麼!?成重…」羅貫們趕到裡面,只發現被樹槍子彈固定的刀插在地面。

「不在,也不在外面…刀被子彈包覆…!」千艸敲開子彈,將刀收進刀鞘。

「虹!」千艸叫了一聲,但沒有反應。

「怎麼?虹沒有恢復…?!」羅貫。

「難不成只有成重才能讓虹恢復…?」千艸盯著刀。

「咦?這是…什麼?」千艸發現在刀子上看見整齊的線條組成的圖樣。

「什麼?」羅貫。

「『設定』…」千艸。

「咦?」羅貫。

「…不是設定…『設計圖』?『線路』?可以看見像圖…的情報」千艸。

「『可以看見』?…『情報』」羅貫。

「第一次可以看見這樣的圖…」千艸似乎再次確定自己像是進化了…。

「可以看見字嗎?」羅貫

「從圖中直接傳達出資訊,也可以說字,或是構造的說明圖。…因為這裡連著這邊,所以這條線…這裡是變化信號的線路所以這裡…」千艸開始讀著這些資訊。

「!我知道了。變回虹的形態!」千艸的手照著像線路般的圖劃著,虹便恢復了。

 

「虹!」羅貫。

『…羅貫!千艸!』虹。

「虹,成重呢?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只有你在這裡?」千艸。

虹的眼眶泛著淚,流下來了。

「虹…?!」羅貫。

 

..............................

 

KURO沒事吧?」主匪。

「恩,她在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應該沒什麼,只是…」

「咦?」主匪。

「青樁被破壞了…。雖然千艸說『破散後也可以恢復』,但我們不知道要怎麼做…」

「蛇紋們…也可以恢復?都被弄碎了…」秋市。

「…沒試過所以不知道」白琶回想之前ZAKURO變化了一次…不過那些蛇紋石形成『人偶』算是第二次…。

「就算叫了他們的名字也不見得會恢復,應該是沒辦法…」白琶。

「這樣啊…」秋市與史瑩覺得有點失望。

「雪之葉大人也變成石頭了…」

 

『死神。千鋃的職責是司掌這世界的死亡,是死神。』大家回想起雪之葉臨終前所說的內容,露出無奈的表情。

 

「!什麼?!洞穴的葉子…」主匪。

「?紅色開始變色了?」鈴蕾。

「…銀色?變成銀色的樹了…!?」鬨志。

「啊!?突然可以看見『裡面』了…」主匪。

「咦?」

「…羅貫出來了!」主匪。

「大家…!都沒事吧!?」羅貫

「羅貫!」秋市。

「千…咦?!頭髮!?」

「抱歉,你們先待在這裡。千艸!周圍有光之砂嗎?」羅貫。

「這邊沒問題…蓋住對面的砂地!」千艸。

OK!骨編樹枝,拜託了!將砂中的『光之砂』,全部覆蓋住…!」羅貫培育出來的骨編樹枝一瞬間佈滿對面的砂地。

「好了」羅貫走回來。

「羅貫!為什麼突然…」秋市。

「千鋃,嗎!?」鬨志。

「你沒事吧!?你的頭髮…」主匪。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大家先集合,不要離開森林」千艸。

「咦?」每個人一臉疑惑的表情。

「有很多事必須要告訴大家-…」千艸。

「千鋃出來了!?」宮。

「他說有話要告訴大家」

「燈二呢…?」千艸。

「咦?你們不是一起在洞穴裡…」

 

..............................

 

『從燈二腦中的情報。因為眼睛連繫著,若將更深感覺的根延伸的話,應該也可以讀取燈二的記憶,應該有我們的對手,星示御言的情報-…』

「皇子!」

燈二從腦中看見這皇子與金隸談話的影像,也可以聽見聲音。

「-這個聲音…是皇子!!」燈二一聽到皇子的聲音,將手中的刀舉起。往臉部上方劃過。皇子突然間感到痛苦,倒下去了。

「皇子!?」金隸。

『…糟糕…那個男子,區區一個低賤的數字之子,竟然敢對我…!!』皇子痛苦的暈過去。燈二腦中浮現了這些影像。

「聽見了。大概…知道了。這種感覺,這樣應該就切斷了連結吧。是你自作自受啊,皇子-你說數字之子是吧?你太大意了。只是當成道具吧…可用完就捨棄。不管是數字之子或是什麼,我可不是你們的玩偶,是活著的人。我會思考,我也是有頭腦,有心,有個性的。是完整的人。別欺人太甚啊!為了守護羅貫,我會做到這樣的程度-」燈二雙眼流出了紅色液體,倒在地上。

 

當羅貫們趕到看到了這樣的情景。主匪更是驚訝地說不出話。

 

「燈二…!?怎麼…受傷了?!哪裡?!」羅貫。

「兩眼被劃傷了,拜託拿水來!」千艸。

「知道了!」

「千鋃!水!」

「先清洗傷口…」千艸。

「…呃…」燈二

「燈二!!」羅貫。

「羅…貫…?」燈二。

「燈二,忍耐一下」千艸嘴裡含住刀。

「…千艸」燈二覺得千艸的頭髮好像不太一樣。

千艸將口中的小刀劃開手掌,流出的血形成繃帶,將燈二的雙眼包紮。

「應該比一般的布較快治癒傷口」千艸。

「千艸…你是千艸…?」燈二。

「恩」千艸。

「…你沒事了!?太好了…」燈二。

「我沒事,倒是你…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是誰…?」千艸

「是我…」燈二。

「咦?」千艸。

「是我自己做的」燈二冷靜地回答。

「咦?」羅貫。

「對不起…我的眼睛,連結著妖芽皇子。…剛剛才注意到…抱歉,這麼晚才發現…。在腦中,可以看見金隸的影像,因為皇子的眼線…也可以聽見聲音。從一開始…當皇子治好了我的眼睛的時候,就一直連結著。…被拋到羅貫的世界後,一直是皇子們的替代『眼睛』…我…就是這樣的『使用方法』。一直都是,直到剛剛,皇子也可以看見這裡的狀況,透過我的眼睛…。對不起,我真的沒注意到,我…」燈二。

「燈…」

「夠了,竟然會這樣!!這樣的事,燈二…!」羅貫。

「羅貫」羅貫。

「他們竟然做出這樣的事…!!」羅貫很生氣。

「…燈二,很抱歉,我沒有察覺到…」千艸一臉歉意。

「千艸,沒關係,雖然我…我自己也沒發覺到,啊…不過最後我還是發現了」燈二。

「咦?」千艸。

「我割了眼睛,就把連結切斷了…最後感覺很痛,不過我知道也有移轉到那邊,那傢伙,妖芽的力量也受傷了。稍微報復一下。我的眼睛已沒有連結皇子了…沒問題…這樣就好。」燈二笑著回答。

 

「燈二,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努力了。可是…我說不出話來,我應該要說點什麼-…。」羅貫這麼想著。

 

咚!

 

「咦?!」燈二感覺到有人打了他一記。是主匪,在燈二頭上敲了一記。

「主匪!?」秋市。

「幹得好,燈二」主匪摸了他的頭。

「你把皇子保護得很好,真了不起,燈二」主匪。

「一燈」燈二的表情就像小孩子得到長輩的稱讚般高興。

「幹得…好…」主匪將頭靠在燈二的額頭,流下了眼淚。

「恩…!」獲得哥哥的肯定,燈二又露出高興的表情。

「嘖…!」主匪卻哭的很傷心。

「…可是,這次,像這種時候,你可以好好跟我說,笨蛋。明白了吧?」主匪。

「…明白了」燈二回答的很高興,但大家的心情都與主匪一樣。

「…啊」燈二好像感覺到了什麼。

「!」千艸。

「可以看見…影像」燈二。

「咦!?啊,原來如此,第三隻眼。」主匪。

「…燈二,讓我看一下…你的眼」千艸在想或許…。

「咦?」燈二。

「…千艸?」羅貫。

「…怎麼了?」燈二疑惑千艸一直看到他的眼。

「…千艸?」羅貫。

「…果然。妖芽皇子應該不是治好燈二的眼睛。他把自己『妖目』的感覺連結燈二的眼睛,變得跟實際上看得見一樣。」千艸。

「……咦?」一旁的秋市與白琶則聽得一頭霧水。

「…所以,如果燈二的眼連結著像我的『眼睛的感覺』,說不定就可以看見了」千艸。

「…咦?真的?」羅貫。

「如果妖芽皇子可以,說不定我也可以…我就試試看」千艸。

「…千鋃!這樣的話,可以把我的跟燈二的連結在一起吧?」主匪。

「主匪」千艸。

「如果是三隻眼,有著和妖芽一樣的『眼力』吧?」主匪。

「啊啊,不過…你自己可控制『力量』,不過就沒有控制他人的『力量』了,抱歉」千艸。

「啊,這樣啊…」主匪。

「……千艸」羅貫想到一件事。

「剛剛那個時候…星示御言說過把我和你腦中的影像…用線連結起來,所以就算其它人,也不能『連結』起來嗎?」羅貫。

「應該是有『方法』…對了,就像剛剛虹那樣…」千艸。

「恩,如果可以看見什麼線路的話,說不定…」羅貫說完,千艸集中注意力,看見兩人臉上也有像線路般的圖。

「人類的也可以看得到?」羅貫。

「…恩。每個人都有。主匪三隻眼看的線路,和燈二腦中出現影像的線路…」千艸。

「…看見了什麼?」其它人感到不解。

「可以看見像設計圖的東西」羅貫。

「『設計圖』?」

「-用這條線取得外面景像,通過這個線路後的右邊,這裡的線路原本不能使用,所以可以直通腦中,通過這條線的話…」千艸開始研究這些線路圖。

「怎麼像在看書!?不是設計圖嗎?」秋市。

「恩,應該就像情報以文字表達方式可以讀取?那個樣子…」羅貫。

「可以看得見文字?」宮。

「…這個嘛…」羅貫想,線路應該解釋成像電視和影音播放器配線的說明圖…就像現在點一下電腦螢幕上的線路圖後讀取顯示說明的情形…不過這樣解說他們應該無法理解…所以呈放棄狀態,說:總之,就是進化。

「嘿-好厲害」秋市。

 

「…這條『線』和這條『線』…」千艸拉出兩人臉上各一條的『線』,連結後打個結。

「像在打結一樣」

「雖然看不見」

「啊啊…」

從打結的部分,似乎有某種東西各回歸到各自的線路圖上。

「-……線路的結,還要稍微讓它習慣一下,才會一條同化…大概還要經過一些時間才會完全一體化。」千艸。

「就算離開也沒關係?這個結」燈二。

「啊,這個『線』跟距離沒有關係…燈二的腦中感覺如何?」千艸。

「…啊,正中間的黑色稍微漸漸變淡了。」燈二。

「這樣啊,微光會回來」千艸摸了燈二的頭部。

「…這樣,沒問題吧?」羅貫。

「…兩個人可能都會比之前稍微不方便…」千艸。

「沒關係,這樣也好」主匪與大家都鬆了口氣。

「…總之,太好了…可是…」羅貫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大家。

「燈二,你的眼睛受傷了,先暫時在主匪旁邊休息一下吧。」千艸。

「恩…」燈二。

「靠過來休邊吧」主匪。

「宮,不好意思,拜託你找些止痛的藥草」千艸。

ok」宮。

「咦…咦?」三重覺得不太對勁。

「!…千艸,羅貫…成重呢?」燈二也察覺了。

「咦?怎麼不在?」

「成重呢?不是在洞內裡嗎?」大家也都發現到了。

「………」三重有不祥的預感。

「…三重,大家…冷靜聽我說。成重,被金隸的同伴帶走了」羅貫宣布這個壞消息。

「…咦?」

「什麼?!」

「咦?」燈二。

「大家,先集合起來…接下來,有很多事必須告訴大家才行」羅貫要告訴大家,成重的事、千艸的事、星示御言的事,還有接下來的事-…。

 

羅貫們的四周,夜晚的黑暗變得模糊,就像以往般,被黑雲包覆著,開始轉變為黑暗的早晨。

 

「事情接踵而來……在這一整個晚上…!」羅貫不禁回想這一晚發生的事。

-最其碼,最其碼這個時候,倘若在太陽升起的早晨,還能稍微抱持著一點希望。

 

「…………」

 

<53回完>

 

 

 

 

 

第52回 裡羅貫總算將自己內心真正的話說出來。這樣的羅貫其實還蠻危險的…(比千艸還危險)

第53回總算內提到了成重與燈二了…(不然漫迷們會受不了)

燈二真的是很認真的孩子。

不知道接下來主匪們對羅貫說的事實會有什麼感受…?(只好等54回)

還有成重…

若對這回有任何意見,歡迎至 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article/21468811 發表^ ^

第53回的彩頁亦放在blog上

 

 

 

冬水社5/20新精品

電話卡:http://www.tosuisha.co.jp/item/goods/tel/standard_tel.html

這次有銀色鑽石的電話卡,有需要的話歡迎來信alexiel0927@gmail.com 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