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DEEP FOREST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酷企毛 alexiel0927@gmail.com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建議使用Gmail收信

 

 

 

銀色鑽石54回:明暗

 

「不要動,重華成重!」圓水。

重雪大人!!

 

成重非常意外竟然在這裡看到重雪。

 

為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

打算做什麼…

該不會,他們知道千艸受傷了…?!

 

「不要出聲,把刀放下!」圓水把槍指著成重。

重雪的手倒出了暗色液體,往地面上流。植物開始生長,包覆住三人。

 

「鑑蔓草…」成重。

 

圓水往成重的刀射出幾發子彈。

 

「!糟了,虹」成重。

 

(嘖,不會碎裂的刀嗎?算了,只要讓他無法使用…)圓水

 

「!…你不躲開嗎?」圓水把槍對準成重。

「咦?」成重。

 

(裡面微亮,在發光。空氣從裡面流出來,裡面是出口。連後退的意思也沒有…)圓水。

 

「-有什麼在你背後?有必須守著的東西嗎?是沙芽之子?」圓水。

「!」成重。

「果然」圓水。

「………」成重發現他們應該不知道千艸的事而來狙擊,既然這樣,就更必須讓千艸藏起來。

「-成重」重雪。

成重一聽到重雪叫他,似乎些許動搖。

「…把刀放下。如果你肯聽我接下來要說的事,就不會對沙芽之子出手哦」重雪。

「咦?」成重正思考重雪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聽得見皇子的聲音吧?」重雪。

「?…所以那又如何…?」成重。

「那是因為你是繼承了金弦血統的孩子啊」重雪就像若無其事般說出了這樣的事實。

「…啊?」成重。

「你的父親,是金弦金靜大人」重雪。

「…啊?」成重。

「金隸大人,理所當然就是你的兄長」重雪。

「什麼……」成重。

「你是很重要的血統…跟我們來。我也請金靜大人証明過,金隸大人也了解了。成為我們的同伴吧」重雪。

「什麼?你在說什麼…?」成重一臉訝異。

「把刀,放下」重雪。

成重一聽,手中的刀微微晃動。

 

 

『來交易吧』

 

啊…想起來了…

對了

我那時 做了約定。

 

『我的母親,雖然很少說話,但臉上總是堆滿笑容』

成重想起羅貫提起他的母親

跟自己的母親不一樣

 

 

「你可沒辦法待在這裡唷。因為你是金弦大人血統之子」重雪。

 

不要聽

這個人的話

…會讓人動搖

 

「這種事…」成重開始猶豫。

 

「…若他們知道你是『敵人』的弟弟,你也沒辦法像往常一樣跟著他們吧。他們會把你視為必要的嗎…?」重雪。

 

不要聽

 

「這種事…」成重。

 

 

『我要幫助千艸…!』羅貫

 

羅貫沒問題的

…就算他是一個人

就算我不在

 

「過來,你是必要之子哦」重雪對他伸出了手,就像對成重小時候的那時一樣,也伸出了手。

 

母親

 

成重手中的刀鬆開了。

 

圓水立即衝上去,讓成重的刀離手,往成重的脖子徒手一擊,把他打昏。

 

「…全身都是空隙啊。走吧,重雪大人」圓水扶住成重。

「恩」重雪。

「刀蛇,傳給千鋃和沙芽」圓水把刀子撿起,用力插入地面。

 

「南西微西,宮殿一段,金弦離屋…」圓水使用了金隸的布離開了。

 

…成重,成重!!

成重-!!

虹雖然變成刀,仍不斷呼喊。

 

「-……」虹哭著告訴大家這期間發生了這樣的事。

 

「…成重…」燈二。

「……」宮。

「是金隸的弟弟…?」主匪。

「……」三重則是驚訝地說不出話。

「咦?」

「咦?為什麼」

「他是重華一族的吧?」

 

「那裡只有女性…但卻必須生下孩子,就算不結婚,只要從外面的族選擇男性就可以了」千艸。

「咦,啊,對啊…」

「不對,可是也有『金弦』…?」

「『有』嗎?」

「不,應該『沒有』吧。金弦是不能混入外來血統」鬨志。

「咦?在外面不是比較好?」

「不對,不是說不能嗎?」

「增加外面血統會讓金弦的價值變得淡薄…」鬨志。

「…總而言之就是說『現在幾乎已經沒有繼承金弦血統的珍貴男性吧…』。而成重…」主匪。

「所以才帶走他嗎?讓他變成同伴?」秋市。

「為什麼成重這麼輕易就被帶走…」

 

『…大概成重認為如果他們知道在裡面的千艸倒下就糟了…不過成重…見到重雪大人就變的很奇怪…至少我也一起被帶走的話…!』虹說著說著又流淚了。

「虹…!」羅貫撫摸著虹的頭。

『圓水之男說了…』虹

 

刀蛇…會說話的蛇啊,傳話給千鋃和沙芽,皇子的口信。

『我在宮殿等著,戰鬥吧-』

 

「!」羅貫

 

另外重雪也留下訊息

 

『我們不會對成重怎麼樣,你們就當他是人質』

 

『這些-。圓水雖然拿著槍,不過沒有『攻擊的意思』…如果要攻擊,早就把成重帶走了』虹。

 

「金弦血統是很重要吧?」宮

「因為是優秀的血統,如果打算殺掉,就不會特意地帶他走…」主匪。

「雖然說是『人質』…但真的能保障他的安全嗎?」

「他們對羅貫說來宮殿…」鬨志。

「-既然母親這麼說…哥哥一定沒事」三重。

「三重」羅貫。

「之前母親…對於哥哥從宮殿消失的事…完全不擔心」三重。

「咦?」

「如果母親特意帶走他,我想她認為哥哥真的是必要的…母親是個把能有利用價值的東西視為重要的人,所以…」三重越說越傷心。她真的不想承認母親是這樣的人。

「妹妹」秋市。

「哥哥…真的很可憐。但在這樣的情況被視為重要,我實在高興不起來…真的…!」三重雙手蓋住了臉,悲傷地哭了起來。

「三重,對不起…!我不應該讓成重一個人去的」羅貫心裡對於成重非常感抱歉,偏偏那個時候讓他遇到重雪。

「皇子大人,可是…」三重。

「…對不起,三重。成重,我們一定會救出他…!」千艸。

「千艸大人…」三重。

「我也很抱歉…如果我能交代誰就好,就不會放著他一個人。…他,本性意外地陰沉,一個人這樣在宮殿…怎麼辦…」燈二。

「燈二大人」三重意外聽到燈二自己的眼睛已經這樣的遭遇,還擔心她的哥哥。

「燈二,還有羅貫…現在說這麼多也是沒用吧,就像千鋃說的…刻不容緩」主匪。

「主匪」燈二。

「前往宮殿,救出成重」主匪。

「…沒錯」鬨志。

「快點動身」

「恩!」

「……那個…哥哥。哥哥雖然現在是一個人…但我想他並不是孤單一人…」三重。

「咦?」不只燈二,大家也都愣住了。

「哥哥在宮殿一直都是一個人,一直被人稱為『毀滅之兆』…只有真珠大人和虹陪著他,沒有其它人。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有這麼擔心哥哥的的大家,真是太好了…。哥哥一定也是這麼想。…所以就算現在是一個人,我想他覺得不是孤單一人。他一定,想再見到大家…因為他相信大家。雖然一個人,但決不孤單,不要緊的…!」三重。

「恩…三重。我絕對會帶回成重…!」羅貫希望成重能相信他們,不要感到沮喪,等著他們。

 

「問題是」宮

「…要怎麼移動啊」鬨志。

「蛇紋們都被弄得支離破碎了…都在那邊」

「怎麼辦…」

「白琶,妖芽皇子的血還有嗎?」千艸。

「還有剩,不過…我打算試試看能不能讓他們恢復。啊…不過不要太期待。秋市你們來吧」白琶。

「恩」

「青也變得支離破碎了吧?」羅貫露出擔心的表情。

「是的,在這裡…你看一下」

「主匪和燈二一起,在這裡…休息一下」千艸。

「知道了,那邊就拜託了」主匪。

「靠著我的肩膀睡一下,你是傷患」主匪。

「…恩……」燈二。

 

「一燈…對不起」燈二。

「咦?」主匪

「……給你添不少麻煩了…對不起」燈二。

「不是添麻煩,是讓我擔心了,你!也讓大家擔心了。還好我有三隻眼!」主匪又從燈二頭上敲了一記。

「晤,是,對不起」燈二。

「……真是太好了。我有三隻眼。雖然因為第三隻眼,我被拋棄了…不過還好有你,我可以把眼睛分給你呢。實在太好了,有這隻眼…」主匪。

「一燈…」燈二。

 

 

 

「!這是…」羅貫。

「雪之葉?」千艸。

「啊…好不容易從黑色變回白色大蛇…」

「卻變成石頭了…」

 

『死神啊』

 

「對了,果然…」千艸帶著歉意,面對雪之葉,還有卯之花。如果他們不靠近自己,就不會這麼早變成石頭了…。

「千艸」羅貫助長了植物。

「羅貫」千艸。

「…待會我會造個墓,還有卯之花大人的」羅貫。

「啊…」千艸。

「………」

「嗚哇…青樁!」羅貫看見變得破碎的青樁。

「雖然說是『不死鳥』…但真的會恢復?」

「歌珞確實有念像咒文之類可以恢復…燈二他們說過」羅貫。

「我看一下-…」千艸看到也有像線路的東西在青身上。

「恩,可以看得見情報呢。這顆石頭是…心臟的功能。因為這條線路是送出言語的命令,言語一覽的記憶箱在這裡開啟…」千艸開始解讀這些線路。

「他在做什麼?」

「…就像在看說明書的感覺」羅貫。

「有了」千艸。

「是什麼?」

「咒文的言語…恩…『恢復吧』,『椿』,『你們是不死之鳥』,『不枯之葉乃不斷羽翼』」千艸。

「啊」

「浮起來了!」

「葉片在動了」

「『縫隙之線乃天之線』,『如蟬蛻殼般再現』…」千艸。

「青!沒事吧?!太好了…!」羅貫看見青椿恢復了,包緊在胸前。

「蛇紋們呢?」千艸。

「這邊」

 

「沒辦法…呼喚也動不了。這個石頭原本是金隸大人的人偶石頭,是第二次變成人偶,或許石頭的『力量』已經消失了…」白琶。

「似乎如此…沒有什麼『力量』了」千艸注視著蛇紋石。

「不能像青椿那樣恢復?」秋市。

「啊…蛇紋們的組成簡單,所以沒有像『恢復咒文』的設定。」千艸。

「如果真要移動怎麼辦…」宮。

「變得破散也只能用走的…」鬨志。

「妖芽皇子的『血』還有,只要有『力量的石頭』,我想應該還可以做出同樣的…」白琶。

「『力量的石頭』?」秋市。

「就是指有『名字的石頭』,像寶石一樣…」白琶。

「就像閃閃發亮那樣?」秋市。

「要找?」

「稍等一下…我找看看附近的地下」千艸。

「地下?」

「像KURO一樣,在岩石或土地裡應該有沉睡的野獸。喚醒他們,應該可以跟他們交涉」千艸。

「還有其它像KURO的動物?」羅貫

「恩,星示御言以前做了很多混種的野獸,有的分配在各處…有的做出來就野放,有的似乎就埋在地下」千艸。

「咦?星示御言大人?」

「以前,什麼時候?」秋市

「你連這個事都知道啊,千鋃…該不會你說的是你的記憶?」

「對了,你的記憶…」宮。

「以前的事都想起來了?」鬨志。

「全部?」宮。

「……啊啊」千艸。

「!」大家開始警覺。

「千艸,稍微再等一下好了…」羅貫。

「…羅貫」千艸。

 

「老實說,要從哪裡開始說起比較好?在這樣的情況下,要說到哪個程度較好?

星示御言的事,及千艸是最初的『千鋃』,並背負著『死神』的職責。

雖然說必須阻止妖芽皇子,不過我和千艸也要阻止星示御言,可是…有光之砂的地方,不管何處都會出現的『神』-根本就拿他沒辦法…。就算說了這些,只會刻意造成大家不安吧。想要阻止『神』…究竟要怎麼做,讓大家怎麼面對神才好?最其碼,在找到方法前,還是不要跟大家說比較好吧…」

羅貫腦中不斷思考著。

千艸也覺得不要讓大家捲入。

 

「羅貫,千鋃」秋市。

「…有不能對我們說的事嗎?」史瑩。

「也不是這樣…只是…或許會拖累你們…」羅貫。

「才不會呢!尤其是千鋃是『死神』…!」秋市。

「!」千艸。

「咦?『死神』?」羅貫。

「笨蛋秋市!」史瑩趕緊摀住秋市的嘴。

「咦?你們從哪裡知道的…?!」羅貫。

「咦?羅貫也知道了?千鋃也?」史瑩。

「恩,怎麼知道的…」

「…大蛇說了,千鋃的事。職責是『死神』…」

「大蛇死亡是依靠近千鋃的順序」

「他們說…『但是千鋃應該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大家說要怎麼做」秋市

「咦?」羅貫。

「…因為知道這件事後,可憐的是千鋃」秋市。

「大體上『死神是可以決定』…」

「就決定某人當死神吧,這種事」

「很奇怪吧」

「不過果然還是不能保持沉默…看到這個樣子要好好地談」

「雖然已經說出來了」

「…所以,這件事…」

「不要在意啊,千鋃!這種事…」

「我們也不在意。所以就別在意了,不會拖累我們的」鬨志。

「所以不管你們怎麼說都可以哦…!羅貫也是,千艸也是」

「夕吾」羅貫。

「…如果就算有什麼不愉快的話題,你們兩人可別佔著哦」

「因為我們是同伴啊!」

「大家…」羅貫聽到大家這麼說,覺得沒問題的,不管跟這些人說些什麼-…。

「…謝謝大家」千艸突然抱住了宮…。

「啊…突然地。」羅貫已經察覺大家開始警戒了。

 

 

『………』

『咦?』鈴蕾。

「怎麼了?」白琶。

「鈴蕾」羅貫。

『有呼喚的聲音…這是…『雪之葉』大人…?咦?大家聽不見嗎?連千鋃也是?』鈴蕾。

「恩」羅貫。

「啊啊」千艸。

『該不會只有死者才能聽得見…』鈴蕾懷疑自己聽到的是雖然軀體已完全死亡不過卻是心的聲音…。

「說了什麼?」羅貫。

『恩…『真珠之石』,似乎在說可以使用『真珠之石』…』鈴蕾。

「真珠大人的石頭?就是三重帶來的…?」羅貫。

「『石頭』?…難不成可以做成石之人偶?」白琶。

「對了…若那些珠子,或許就有『力量』」千艸。

「三重,讓我們看一下!」羅貫。

「啊,好!」三重。

「啊啊…沒問題。確實有『力量』」千艸。

「真的?那麼…」羅貫。

「這個應該可以做出石之人偶」千艸。

「……!」白琶。

「嘿-謝謝你,雪之葉大人…!」秋市。

「她已經死去了…吧?變成石頭了…」鬨志。

「啊啊」宮

「是要告訴我們吧…」

『…等一下,還有什麼要說…『雲的另一邊』…?千鋃,似乎是在對你說』鈴蕾。

「『雲的另一邊』?」千艸。

「剛剛大蛇也說沒辦法看見雲的另一邊」宮。

「感覺到像『神的領域』般的力量…。你之前也說過看不見吧。」鬨志。

「…啊啊…說不定…可以看見」千艸。

「咦?」

「眼睛的『力量』改變了。大概也分到了羅貫的沙芽之力…」千艸開始往某個方向移動。

 

沒有看過變為銀色的樹。

被星示御言創造出來的身體變化後,大概受星示御言的影響變得較弱…

到目前為止沒有看過的『線路』之光,就像設計圖…

該不會可以看見許多設計圖後

-這個世界是人工的

被創造出來的世界

若有這個世界的設計圖-

 

千艸停下腳步,發現天空有許多條線延申自同一個點。

 

「絲…線…?」千艸可以看見雲中有力量『流向』的線,就像星示御言所操縱線一樣。裡面的光,是從那邊向外流出。那個位置是某處…下方是…。

「…宮殿的『月亮』…!」千艸。

「宮殿的月亮?」宮。

「咦?可以看見什麼?」秋市。

「羅貫,我知道了…!星示御言的力量流向」千艸。

「咦?」羅貫

 

讓『光之砂』無效的方法-……!!

 

.....................

 

『…?…什麼?這裡是…哪裡?這裡…下方有『窗』…?這裡是-…我的意識中嗎?相當深的地方…。記憶的房間啊。』昏過去的皇子發現自己在自己的意識中。

透過窗,皇子可以看見在記憶的房間裡有過去的金隸,越往裡面,記憶就越來越早。皇子才想起被燈野燈二切斷了眼睛連結…倒下了。『力量』使用過度了。

『金隸待會又會生氣…』皇子想醒來後又會被碎碎念。

皇子感覺到身體稍微呈冬眠狀態,偏偏是在必須要調查『星示御言』的時點。

『被燈野燈二切斷『連結』,就沒辦法從別的線索調查…』

 

『…自己的記憶…簡直就像他人的圖繪記錄…。如果我被什麼操縱-…這些記憶圖可以看得更深的話,應該可以找到我所不知道的情報吧?…還是使用『眼睛』的力量吧…沒問題吧,身體…。不,如果是金隸,他絕對會叫沙芽女子讓我補充營養,他絕對會守護我…沒問題的。恩?』皇子發現裡面有一個門,似乎也是記憶的房間。相當深處的意識中…。

『…上鎖了?打不開……。咦?怎麼會,明明是自己的腦中啊!?這是怎麼回事?在我自己的腦中應該不會有上鎖的地方…。難道這就是『被操縱著』…?…總之這是我所不知道的記憶的房間。…若把鎖破壞掉後打開門,一定有我所不知道的情報-…!!』皇子。

 

.....................

 

「……晤……」成重警覺自己的雙手被綁起來。

「!這裡是……!?」成重一醒來發覺自己一身金弦的服裝。

「這裡是哪裡?」往窗外一看,看到的建築物,才發覺自己被帶到宮殿。

 

『你是金隸大人的弟弟喲』成重回想來重雪對他說了這件事。

 

…最差勁了。

 

『我給你刀蛇吧』成重回想起剛見到真珠時所說的話。

 

最差勁了

 

最差勁了…!

 

<SILVER DIAMOND 54回完, 55回待續>

 

恩…這回亦是有相當大的進展

也能說爆點相當大()

很多朋友都說成重不適合金弦的衣服…(因為沙芽警備隊曾說過穿身黑很難看)

 

下一回要揭開皇子上鎖的記憶之門

不知道會不會打擊到他?

 

這回彩頁&感想歡迎至:http://blog.yam.com/alexiel0927/article/22493075

 

 

銀色鑽石明信片接受預定中!

6/20冬水社發售了一系列作品集的明信片

除了有銀色鑽石,亦有八犬傳、GD007等系列:http://www.tosuisha.co.jp/item/goods/postcard/postcard.html

 

有些作品同時有(A)(B)組,一組有兩張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MAIL:alexiel0927@gmail.com詢問,7/20前接受訂定

在國外居住的朋友亦歡迎來詢問,付款方式Paypal